“减了100斤”的贾玲,能创造票房奇迹吗?

徐鹏远  2024-01-19 16:02:52

倘若用一条线来描绘2023年的中国电影市场,那会是犹如水墨绘就的一笔山峦般模样:年初的春节档是第一个耸起的山峰,但随后海拔下降,山势走低,及至暑期档才跃上另一个高点,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纪录,再之后又是一段深邃的幽谷,直到年末的元旦档来临。

 

国家电影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12月30日至2024年1月1日,8部院线电影总共收获15.33亿元票房,刷新中国影史元旦档票房纪录。这一数字在假期结束后仍未停止增长,尤其是口碑之作《年会不能停!》,更是一路突破7亿,逆袭了原本排名第一的《一闪一闪亮星星》,登顶冠军。

 

 

2024年元旦档和春节档部分影片的海报。

 

而就在元旦档的热度还未完全消退之际,春节档的帷幕也接踵开启了。1月10日,《我们一起摇太阳》和《飞驰人生2》两部电影官宣2024大年初一上映;次日,贾玲在微博发文,宣布自己的新片《热辣滚烫》将于春节和观众见面;12日,张艺谋的电影《第二十条》在北京举行阵容发布会,并放出首支预告片。加上早前即已定档了的《熊出没·逆转时空》和宁浩导演的《红毯先生》,截至目前,一共有6部电影将会角逐春节档。此外在一些未确定的传言中,成龙电影《传说》和动画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守护》也有可能加入进来。

 

 

2024年元旦档和春节档部分影片的海报。

 

那么这个日益临近的春节档,将会呈现出一幅怎样的图景——在电影市场经历了一年的全面恢复之后,在2023年春节档凭借67.58亿票房拿下同期影史第二之后,在2024年元旦档重新焐热银幕之后,马上要到来的春节档会乘势起飞、再创辉煌吗?同时,以此为开端的2024年电影市场,又会在整体上迎来一个怎样的发展态势?

 

春节档重回喜剧

 

“我觉得春节档会好过元旦档。”距离春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几部定档影片尚未开始具体的宣发工作,因此即使是全国各大院线的经理们目前也都还没看过片子。尽管如此,北京某集团影城中心店的林佳依然对春节档抱有乐观预期。在她看来,2024年的春节档实际上回归了某种传统:“这几部电影基本以喜剧为主,还有一个主打温情,再加上动画片,其实有点像以前的春节档,全家老小合家欢。”

 

对中国电影市场而言,春节档其实不过十年的历史。2013 年,周星驰导演作品《西游·降魔篇》大年初一上映,七天之内揽下 5.3 亿票房,打破 20 多项国内华语片的纪录,并将整个档期的总票房拔高至 7.8亿元,同比增幅达89.7%,一举将这个传统节日推动成为可资开发的电影商业蓝海。此后几年,春节档基本以喜剧、动画以及综艺大电影为基本格局,直到2022年《长津湖之水门桥》《狙击手》《奇迹·笨小孩》的加入才被打破。

 

2023年的春节档,多元化的特征尤其明显,7部电影各执一种类型,几乎没有任何重叠。但最终《满江红》票房称冠的结果,证明喜剧元素在一派祥和的假日氛围中仍旧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因此林佳觉得,2024年春节档浓重的喜剧色彩将会是一个重要的市场保证。“而且疫情之后,大家的家庭和亲情观念更强了,领着家人一起走进电影院去看看喜剧是过年回家的一个不错选择。” 另一家连锁院线的排片经理康乐也认为,喜剧为2024年春节档铸造了一个稳定的底盘。在此基础上,他有一个预判:相比去年,今年的总体票房将只高不低,甚至有可能超过90亿元,成为历史新高。

 

他为《中国新闻周刊》做出这样的解释:“一方面,中国电影的市场体量还在增大,2023年的银幕数已经8.6万块了,全球第一。另一方面,去年春节档的平均电影时长是147分钟,历史上最高的一次,时长会影响场次周转率,时长越长能放的场次就越少,今年基本都在120分钟左右,周转率肯定更高,我估计总场次数至少得增加10%以上,甚至能到15%。”

 

在这种基本期待中,康乐尤其看好《热辣滚烫》和《第二十条》两部电影,一个出自跨界转型的新晋导演贾玲,一个出自第五代大导张艺谋。“《热辣滚烫》这次的营销我认为做得非常好,它以贾玲减肥为卖点,但无论预告片还是海报都始终不给你放出来,相当于饥渴营销。然后它改编自日本的《百元之恋》,女性题材,展现独立女性光芒的。而且从预告片可以看出来,贾玲的风格非常明显。《第二十条》从预告片来看风格非常另类,张艺谋自从《悬崖之上》开始,凡是商业题材几乎都没有让大家失望,他已经把握住了当代观众的审美取向和价值取向。另外,它也有一些社会焦点话题,去年几部卖座电影都是现实主义题材。”

 

 

《热辣滚烫》剧照。

 

林佳也看好《热辣滚烫》,同时认为《飞驰人生2》也有可能进入头部序列:“当然这仅代表我个人意见,韩寒、沈腾也许年龄小的观众热衷度比较低,因为我们店本身是一个写字楼型的影院,来我们这边看电影的观众,年龄段会比其他影城大一点。”康乐觉得,如果韩寒这一次能进一步拥抱市场,《飞驰人生2》应该是问题不大的:“韩寒之前的片子走向上有点喜中有悲,他一直认为喜剧的内核是悲剧,但是事实上对中国观众来说,悲剧这一块不能走得太深,所以《四海》把这个东西的比例一加大就造成了观众不理解。”

 

在导演宁浩的新作《红毯先生》上,林佳和康乐却都给予了相对保守的看法。林佳说自己有点吃不准,康乐则认为比较于其他影片,这一部的阵容稍显单薄,而且作为讽刺型喜剧,难以确定其受众认可度,毕竟去年有一部类似的《二手杰作》就没有太被市场接受。

 

 

《第二十条》和《红毯先生》海报。

 

与此相似,《我们一起摇太阳》也非常依赖于观众届时的接受能力。导演韩延此前的几部作品,表现都没有问题,只是一部演绎绝症病人的催泪电影与节日气氛未必融洽,片方反其道而行的这步险棋,说到底要看有多少人愿意在过年的时候坐在影院里热泪盈眶。

 

至于《熊出没·逆转时空》,两人则都做出了不必猜测的判断,因为该系列已经连续九年登陆春节档,闷声发财,无一失手,属于发挥最稳定的常青树。“相当于春节档电影只有超过它才算是真正成功。”康乐说。

 

谨慎的乐观

 

不过,2023年的春节档之所以能够爆火,或多或少还受到了一些现实因素的影响。去年的春节是一个流动性不高的假期,据交通运输部公布数据,整个节日期间全国铁路、公路、水路、民航累计发送旅客2.26亿人次,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46.4%。鉴于此,观影作为一种更容易获得的娱乐方式自然成为了人们度假的重要内容。

 

 

《第二十条》主创团队。

 

显然这种情况在今年已经发生了变化。1月12日,交通运输部联合多个部委、机关联合印发了《2024年综合运输春运服务保障和安全生产总体方案》,指出今年春节的全社会跨区域人员流动量、自驾出行、营业性客运量都将全面增长。而且,这一次的假期时间相较往年也有所延长。这就意味着,今年春节的度假方式和内容会更为多样,电影市场有可能面临来自外部的强力竞争。正是考虑到这一层面,林佳虽然对春节档不无信心,却也不敢做过高期望:“毕竟大家的选择多了。”

 

康乐要比林佳乐观得多,在他看来,这样的担忧没有多大必要。“大家的出行不外乎两个,一是回家,二是旅游。回家是不影响观影的,顶多就是把票房从一线城市转移到三四线城市,之前那些年都是回流城市的票房表现出明显提升。那旅游是不是会造成影响呢?我拿国庆档做一个例子,2019年国庆假期的出游人次比去年国庆假期还要多,但是2019年的国庆档票房可是刷新纪录的,说明旅游不会必然影响票房。”

 

除此以外,2023年春节档的另一个特殊性在于,它在电影市场一段时间的冷清之后,一定程度上承接了释放观影热情的集体需求。而全年两段较长时间的回落又进一步表明,这种需求不可持续并且似乎利用殆尽。

 

在这个意义上,林佳认为新的现实已经不只关乎春节档,而是整个2024年都需要面对的。“经历了2023年井喷式的票房增长,2024年的电影市场会逐渐回归正常。总体票房我觉得不会太高,除非一些话题性的影片,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会受到很大的追捧。”

 

 

《红毯先生》剧照。

 

而在与多个电影发行公司的接触中,林佳还发觉到一个很可能在2024年成为流行操作的市场行为,那便是由这一次元旦档开始出现的诸如下雪场、啤酒场、橙子场等花式营销。她觉得,这是一把双刃剑,对于片方还好,但对院线而言,增加了成本,却未必能换来更多的收益。“就像下雪场增加了买造雪机的成本和保洁成本,现场营运压力也比较大,做不好的话又伤银幕又毁座椅,反而很多投诉,还有退票的。”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观众变得愈发理性,好片子才是吸引观众入场的最重要前提,而其他诸如宣发时的话题引导、造势的新鲜手段不过是锦上添花。在排片经理康乐的分析中,去年的两段低谷,除了好莱坞罢工导致11月12月缺少进口大片供货,其余不过是常规性淡季而已。暑期档和元旦档两次再创新高,恰恰证明观众没有放弃电影和影院。“只要电影好,观众还是非常乐意进电影院的。2023年一个挺大的变化是,观众的审美要求更高了,不是到了节假日就去看一看电影,不管什么片子,而是只有好电影才去看。国庆档的低迷是因为影片本身的问题,从元旦档几个片子来看,真正撑腰票房的也就是《年会不能停!》。而且各种群体化的需求也更明显了,这部分人以前可能不是院线的消费者,但通过去年他们都被动员起来了。”

 

 

 

当然,这不代表他全然没有谨慎的观望。虽然他觉得未来一年的票房体量会稳中有升,但升的幅度他不敢做太大的判断。“因为中国电影市场跟全球电影市场不是完全脱钩的,目前对2024年全球电影市场的预测都是下滑趋势。中国要在这个基础上实现增长,的确是一个考验。”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佳为化名)

 

发于2024.1.22总第1126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杂志标题:我们会迎来怎样的2024春节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