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到底有没有假唱?

伯丁  2023-12-06 11:15:05

11月30日,音乐博主“麦田农夫”发布自制视频表示,五月天乐队涉嫌在演唱会中假唱,一石激起千层浪。

 

12月3日,五月天经纪公司相信音乐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在即将举行的巴黎站演唱会上,“全程热唱3小时,真正唱到天亮”,但该声明被指转移话题,避重就轻。

 

12月4日,上海市文旅局执法总队公开表示,高度重视此次涉嫌“假唱”舆情,已按照《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要求主办方配合调查,待有关情况依法核实后,将及时回应网友关切。据悉,演唱会原始视频、音频等材料已提交属地文化市场稽查部门。

 

当日傍晚,五月天经纪公司再次发文表示,不存在任何假唱行为,正积极配合相关执法部门开展调查工作。

 

五月天究竟有没有假唱?

 

五月天经纪公司声明否认假唱 图/相信音乐Bin-music

 

有关假唱,仍需科学鉴定

 

在刚过去的11月,五月天在上海连续举办了8场演唱会。在“风波”发酵前,五月天的演唱会一如既往火爆。

 

官方售票平台大麦网上,点击“想看”的观众就有多达264.3万人之众。据相关媒体报道,最终观众累计超36万人次,最高发售价1855元的门票一票难求。

 

“麦田农夫”是一位音乐博主,擅长演奏吉他,时常针对演唱会发表评论。据其视频透露,自己收到粉丝发来的11月16日五月天演唱会12首歌曲相对清晰完整的直拍素材投稿后,用录音软件对这12首歌曲进行了提取人声“分析鉴定”。他根据声波音准推断,12首歌曲中,7首歌曲的音准或多或少都有起伏、瑕疵,属于现场真人演唱,但包括《恋爱ING》在内的5首歌曲大部分音准异常平稳,可以推断为“假唱”。

 

音乐博主麦田农夫用软件分析五月天音准稳定性 图/视频截图

 

北京现代音乐学院教授、流行演唱学院副院长尤静波也曾用录音软件鉴定过歌手音准,他随后在社交媒体公开表示“麦田农夫”用软件进行的音准鉴定分析具有一定合理性,自己是认同的。

 

“该博主鉴定的一首《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不论是用软件,还是用耳朵听,音准的瑕疵都是非常明显的,但另一首歌《恋爱ING》,音准非常准,音乐的波形几近完美,从耳朵的听觉分辨,也几乎分辨不出太大的瑕疵。”尤静波说。

 

“人在演出中,如果现场不修音,基本上都是存在相对的音准偏差,不可能完全没有瑕疵。有些人声音准的微差,在和音乐同时出现的情况下,人耳是不太容易分辨的,但是修音软件可以监测到,部分歌曲的音准确实准到离谱。”

 

社交媒体上,部分五月天的歌迷对于“麦田农夫”的“鉴定”表达了质疑。他们认为,“麦田农夫”没有听完整首歌曲,且音档是他人提供,鉴定不一定准确。甚至,有实际现场购票的歌迷给“麦田农夫”留言:“重新翻了一遍当时录的(演唱会)视频,没觉得是假唱,有的歌唱几个字还会停下来让现场接。”

 

据央视新闻报道,“五月天”上海演唱会的原始视频、音频,目前已提交属地文化市场稽查部门,有关部门将对提供的音视频内容进行科学的测评分析,并公布调查结果。

 

“按目前情形,从法理角度看,‘麦田农夫’的鉴定的确只能说是‘一面之词’,或者是一种特定形式下的鉴定结论。”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文娱体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丁涛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关于假唱的鉴定,软件的确能通过声音的波形和频率来判断是否与原唱相符,但不能完全排除现场音效和歌手状态的影响。因此,虽然现在种种声音都指向五月天,但我个人认为还需要结合其他证据进行全面、综合的分析,构建完整证据链并得出结论。”丁涛说。

 

关于假唱的定义,业界有争论

 

歌手在演唱会中假唱的行为,在我国相关规定中,是明令禁止的违规行为。

 

文化和旅游部在2022年4月27日审核修订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26条中规定,“营业性演出不得以假唱、假演奏等手段欺骗观众。前款所称假唱、假演奏是指演员在演出过程中,使用事先录制好的歌曲、乐曲代替现场演唱、演奏的行为。”

 

但近年来,音乐领域中混音、特效方面的科技进步,让假唱的“定性”存在争议。

 

“现在假唱有其难以界定的一面。”一位接近相信音乐的业内人士吴青(化名)表示,观众普遍认知的假唱是“对嘴式假唱”,“简言之就是并非歌手本身发出声音,而是以背景音乐播放方式,假装是歌手自己发出,但歌手会做出精确的嘴形动作,让观众以为是歌手本人的声音。这种方式其实很容易被识破,现在几乎没有哪个歌手这么干了。”

 

一些网友根据“麦田农夫”短视频指出,五月天演唱会中的部分歌曲,比如《干杯》开头几句是真唱,但过程中间大部分疑似是在假唱。“这不是传统意义上从头到尾在运用‘对嘴式’,是一种更高级的‘似真似假’,更接近真唱效果。”

 

吴青指出,各方比较有争议的是“半开麦”、“垫音”、“合音”。“所谓‘半开麦’,是指背景音乐一边放原唱,歌手一边跟唱。例如日韩某些偶像组合,过往有很多‘半开麦’案例。但特殊性在于,因为偶像团体普遍需要一边唱,一边跳舞,为了保证在剧烈的舞蹈动作中音色稳定,出于确保舞台效果的考虑,需要进行‘半开麦’。现场只开大约不到50%,甚至20%左右的麦克风音量,垫音比例达到50%-80%左右。而如果原唱背景音的音量很小,大约低于20%,还有个学名叫‘合音’。”

 

五月天演唱会现场 图/相信音乐Bin-music

 

在部分音乐爱好者眼中,无论“半开麦”、“垫音”、“合音”都属于“假唱”,尤静波也持同样意见:“在商演中,如果出现整首歌的半开麦,也属于假唱。这好比卖假酒,即便兑了20%的水,也是假酒。”

 

在尤静波看来,合音需要进行特殊说明,音乐演唱会现场设置有伴唱,合音组确实是常态。“但是‘半开麦垫音’和‘合音’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和形态。合音一般是为了衬托主唱,或者是为了达到渲染气氛、情绪的目的,设置的声部和演唱形式,在歌曲中的设置一般是间断性、局部性的。但如果一首歌从头到尾都有‘垫音’、‘合音’,就形成了偷工减料。因为有垫音,唱起来当然就很轻松,张个嘴轻轻哼哼就可以。”

 

视频中,“麦田农夫”并未对五月天究竟是“对嘴式假唱”还是“垫音假唱”进行定性。

 

丁涛律师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如果最后经过官方调查,坐实了假唱行为,则是一种欺骗消费者的违法行为。消费者可以将相关调查结果及购买的门票等相关证据提交至12315平台进行举报、投诉,并可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主张进行门票价格3倍的索赔。”

 

如果最终被确定为假唱,根据《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47条规定,以假唱欺骗观众的行为需承担民事责任以及行政责任,由县级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

 

半年40场演唱会

 

在本次风波中,部分五月天的歌迷似乎默许了假唱的合理性,甚至还有部分歌迷非常同情五月天的遭遇。  

 

据不完全统计,从今年6月至今,五月天连续“高强度、高密度”进行了近40场演唱会:其中包括6月在杭州、武汉演出的6场;7月在深圳、沈阳演出的7场;8月在泉州演出的3场;9月在西安、南京、成都演出的9场,以及11月上海连开的8场。

 

被博主质疑假唱的演唱会中,五月天算上返场曲目一共演唱了33首歌曲。

 

有五月天的歌迷在社交媒体中表示,“因为连开太多场了,不假唱或者垫音,没人的嗓子受得了”。该言论受到了大量歌迷的支持。

 

7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了《2023上半年全国演出市场简报》。《简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全国营业性演出(不含娱乐场所演出)场次达19.33万场,同比增长400.86%;演出票房收入167.93亿元,同比增长673.49%;观众人数6223.66万人次,同比增长超10倍……

 

在市场火热的情形下,演出公司、经纪公司要最大限度安排歌手进行商演。不可避免地,超出了不少歌手所能承载的负荷。

 

五月天巡回演唱会海报 图/相信音乐Bin-music

 

虽然部分歌迷表示理解,但音乐业内普遍认为,涉嫌在营业性商演假唱已属于违法违规行为,欺骗观众和消费者,已经是关乎行业风气的严肃问题,没有任何可以被理解或谅解的理由,也由不得歌迷“一厢情愿”。

 

在尤静波看来,“既然岁数大了,唱不动了,那完全可以不唱,或者减少演唱会数量。”

 

尤静波认为,这起争议发酵,表面上看仅仅只是涉及演唱会的问题,但背后考验着整个音乐和演出行业的成熟度。

 

“一个好的经纪人或者经纪公司,绝对不能把歌手当机器,超负荷地运行接单,我们的音乐经纪公司,究竟有没有做到‘以人为本’进行运营。这里面既有艺人本身的问题,也有公司过度高压的问题。目前出现的这些问题,一方面考验歌手实力,也考验歌手的从业资格是否成熟,甚至考验着整个音乐行业。”尤静波说。

 

作者:伯丁

编辑:胡克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