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巴西总统感染新冠病毒,他的国家因持续大流行而成为疫苗试验绝佳地

曹然  2020-07-13 14:26:25

宣称疫情只是一场“小感冒” 要求不戴口罩、不采取隔离措施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本刊记者/曹然

 

  第四次新冠病毒检测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结果呈阳性。7月6日,他成为继英国首相约翰逊、几内亚比索首相纳比安和洪都拉斯总统埃尔南德斯之后,第四位感染新冠病毒的现任国家领导人。考虑到65岁的他已经出现高热、咳嗽等症状,美联社将他定性为“高危病患”。

 

  同样危险的还有博索纳罗治下的国家。截至7月7日,巴西新冠确诊患者累计确诊突破167万,仅次于美国;死亡病例超过6.6万;每日新增病例连续50天破万,一度日增5万确诊,为全球最多。

 

  与严峻局势相对照的是,一直以来,博索纳罗一边宣称疫情只是一场“小感冒”,一边不理会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要求各地不采取隔离封锁措施。

 

  在博索纳罗确诊后,世界卫生组织高级官员迈克·瑞安对媒体回应道:“我想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任何人在病毒面前都是脆弱的。”

 

  不专业与短视政策的苦果

 

  得知自己确诊新冠后的博索纳罗表现淡然。当地时间7月6日,在向记者们宣布自己第四次核酸检测呈阳性后,他摘下口罩,宣称:“看看我的脸,我现在感觉很好。爱批评我的人就继续批评吧。”

 

  疫情爆发以来,博索纳罗很少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确诊前一周,他前往美国大使馆聚餐,并和内阁阁员一起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地出席公共活动。与此同时,他坚持反对各地程度不一的隔离政策,甚至对“竟然有州政府禁止民众到海滨游玩”感到震惊。

 

  博索纳罗有自己的逻辑。巴西利亚大学政治科学研究所主任Lucio Renn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巴西,在非正规经济领域就业和没有固定工作的人每天都需要走上街头,以获得当天的收入维系最基本的生活保,大多数人不能忍受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

 

  英国利物浦热带病医学院院长David Lalloo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巴西面临的困难是发展中国家在新冠疫情中普遍面临的社会治理危机,“封锁隔离措施确实无法避免这些问题”。“非正规经济”的从业者在巴西约有3800万,博索纳罗反对社会隔离措施的立场引起了他们的共鸣。

 

  在南大西洋的另一边,与巴西一样在4月面临疫情扩散的南非采取了与巴西相反的严格的封锁隔离措施,目前已封锁一百天,现累计确诊21万例,死亡3000例,远低于南非政府最初的模型预估。

 

  这一定程度上佐证了一些专家的观点。伦敦卫生与热带病医学院新冠疫情团队4月选择三个不同的发展中国家进行分析预判,结论是,封锁并不总是适宜,但合适的社会疏离政策在任何国家都能大幅降低病毒的传播和致死。

 

  “防疫最重要的原则就是隔离。事实上,如果采取有效的政策,第三世界国家可以迅速控制疫情,这至少可以将社会危机的影响降到最低。另外,坚持社会疏离政策还可以避免第二次大流行。”David Lalloo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在他看来,这才能真正能为底层民众谋福利。

 

  然而,正如巴西政坛普遍指出的,博索纳罗从疫情一开始就“不相信专家,只相信自己的直觉”。问题在于,这位以铁腕和平民路线著称的总统,并不懂流行病。

 

  早在4月本国病例突破千例时,博索纳罗就宣称外部专家警告的五六月可能迎来疫情爆发不可能,因为“巴西是热带气候,新冠病毒在这里传播缓慢”。然而,一项对全球144个地理区域的前瞻性队列研究随后显示:温度和湿度都和新冠病毒的传播强弱无关,真正有用的是强有力的防疫措施。

 

  “依我看,公共卫生措施比天气的影响可要大多了。”参与该项目的意大利医学专家雷蒙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此后,巴西疫情果然在春夏之交日趋严重。

 

  博索纳罗对自己的错误无动于衷。7月4日,就在自己确诊新冠前两天,巴西总统采取了他最新的防疫措施:动用自己的行政权修改了国会的口罩防疫法案,将要求民众在商业、工业和宗教场所佩戴口罩的条款移除。他的理由是该条款涉嫌侵犯公民的私人空间,违背巴西宪法。

 

  不发口罩,可能发疫苗

 

  除了反对隔离,博索纳罗也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应对社会危机,并在7月否决了授权政府向贫困人群发放口罩的议案。

 

  博索纳罗的一意孤行遭到了巴西政坛左右两翼的一致抵制。巴西27位州长中,有26位公开表达了对其防疫领导力的担忧。两任卫生部长在一个月内先后辞职,以抗议总统发出与卫生部隔离建议不同的指令。戈亚斯州州长卡亚多(Caiado)近日再次公开呼吁“总统应该将位置留给那些真正懂行的人。”

 

  不过,博索纳罗并非完全失去了在2022年大选中再次获胜的机会,因为他可能为巴西争取到最早一批新冠疫苗投放。

 

  截至7月初,全球有三款疫苗研发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的第三期实验,其中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和一款来自中国的疫苗目前都选择巴西进行第三期实验。

 

  “巴西是绝佳的第三期临床试验国家,因为新冠依然在这个国家流行着。”一位牛津疫苗团队成员对美联社表示,“只有在这里,我们能收集到大量的、多样的流行病学特征。”目前已经有至少1.4万名巴西民众参与了相关疫苗的实验。

 

  两项疫苗的研发方都和巴西政府签订了技术转让协议。实验期间,牛津疫苗的生产厂家将在巴西生产3000万份疫苗试剂;疫苗通过临床验收后,巴西还将有资格继续生产另外7000万份疫苗试剂,以应对本国和其他拉美国家的需求。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