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舒兰样本:疫情的“拖尾”会相当长,重点是不要让小的聚集性病例扩大

彭丹妮  2020-05-25 11:08:26

“这是持久战, 压力应由我们防控与医疗专业人员来承担, 让老百姓能够解除紧张的情绪, 轻松地工作生活。”

  5月17日,吉林省吉林市,疫情防控人员在防疫卡点值守。当前,吉林市积极加强疫情防控工作。中新社记者 苍雁 摄

 

  5月7日,吉林省吉林市下辖县级市舒兰市公安局一名洗衣女工的确诊,打破了该省连续73日无本地新增新冠患者的平静。从当日至5月16日的10天里,吉林市已有确诊病例32例,无症状感染者2例,其传播链还跨省延伸至辽宁。

 

  目前,吉林市的新冠肺炎病人都收治在该市传染病医院。正在舒兰参与防控工作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感染控制中心教授吴安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病人的病情比较稳定,也在陆续治愈出院,再加上密切接触者都做了隔离,疫情整体来说是可控的。

 

  16日下午,吉林市有5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其中包括首例感染的洗衣女工。 

 

  “聚集性病例找不到源头,是社区传播的一个重要信号”

 

  5月10日,就在舒兰被宣布为高风险地区的当天,吴安华与湘雅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潘频华加入国家卫健委赴东北三省疫情防控指导组,并于当天抵达吉林市。国家疾控中心也于同日派出5名流调人员。截至目前,共有来自国家和省的8支队伍、共计500余人在吉林市参加防疫工作。

 

  5月13日6时起,吉林市城区开始封闭管理,已复学的高三、初三学生转为网上授课。此后几天,当地每日都有新增关联确诊病例的报告。5月17日,按照国家新冠疫情分区分级标准,继舒兰市之后,吉林市丰满区风险等级由中风险调至高风险。吉林的传播链条还扩散至辽宁省。5月10日,沈阳市新增确诊患者郝某某是舒兰市疫情的关联病例,沈阳随即调整了应对策略。

 

  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5月13日结束在黑龙江的调研后,当晚赶赴吉林,调研指导疫情防控工作。另一方面,因疫情防控不力,目前已有 6名吉林当地官员被问责,其中包括被免职的舒兰市委书记李鹏飞。

 

  5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舒兰首例诊断的洗衣工是不是源头病人,还不好判断。

 

  舒兰市地处黑龙江与吉林省交界处,这次疫情是否与境外输入病例有关仍未可知。为提供追溯传染源所必需的核酸检测相关数据,舒兰市根据确诊病例的活动轨迹,已将流行病学调查和核酸检测范围扩大至本地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次密切接触者及一般接触者。 

 

  “聚集性病例找不到源头,是社区传播的一个重要信号,这是最令人担心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教授卢洪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这并不影响防控,因为通过发现就诊的其他感染者,顺藤摸瓜,可以及时发现并控制疫情,再加上人们高度警惕,卢洪洲认为,不会像武汉那样发生大规模流行。

 

  第一例感染者无法找到源头,是否意味着人群中存在着一定规模的无症状感染者?卢洪洲说,前述这种在流调中寻找感染链条的方式,也适用于无症状感染者的发现,因此,并不必要过分担心无症状感染者的威胁。

 

  疫情的“拖尾”会相当长,防疫要常态化

 

  对于不断涌现的散发确诊病例,吴尊友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这种情况在预料当中。他曾在接受《新闻1+1》节目采访时指出,疫情的“拖尾”会相当长。

 

  卢洪洲指出,当国内的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以后,现在主要精力要放在输入性病例上,包括港口和陆路口岸入境者。从流行病学来看,由于核酸检测灵敏度并非100%、口岸过多等原因,彻底杜绝输入性病例可能很难。

 

  卢洪洲说,现阶段的重点工作是不要让小的聚集性病例扩大,这依赖于常态化防疫。他解释说,要加强通过检测网络发现病例,加强医院发热门诊监管,加强老百姓的防控意识,并且因地因时采取对应的常态化措施。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中华预防医学会新冠肺炎防控专家组成员姜庆五说,虽然从舒兰疫情中能看到防控工作还没有做得足够细,但疫情整体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尽管第一例没有发现,但是第二例、第三例被发现了,这也体现了现在新冠监测系统的敏感性。”

 

  吴尊友比较乐观地认为,此前三个多月的防控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不会让零星病例再造成一定规模的流行。“因为我们的监测系统,只要发现病例,及时排查,及时追踪,很快就能把疫情扑灭。”

 

  对于吉林市按照高风险地区的防控分级进行严格管理,卢洪洲认为,因为国内疫情控制得较好,因此当有疫情发生时,短期内投入人力、物力和财力将疫情强力“摁下去”是可行的,因为这样可以短时间解除疫情,继而不影响复工复产。他说,“全球疫情不控制,输入性病例难避免,这是持久战,压力应由我们防控与医疗专业人员来承担,让老百姓能够解除紧张的情绪,轻松地工作生活。”

 

  不过,钟南山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目前阶段,中国的抗疫形势并不比国外一些地方更乐观。大部分中国人仍然是新冠病毒的易感人群,因为没有获得足够的免疫。”

 

  据正在吉林支援抗疫的吴安华介绍,目前,吉林市还有两位重症患者,但病情在好转。在医护力量上,除了来自湖南湘雅的他与潘频华,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邱海波等经验丰富的武汉抗疫名将目前也在现场。

责任编辑:郭银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