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纽约州长成“抗疫明星”,究竟是实干家还是大选前的博弈?

李锐嘉  2020-04-26 10:20:59

物资在哪里?总统说这是一场战争 那么就该表现的像场战争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我们需要的口罩来自中国,我们需要的防护服来自中国,我们需要的防护面罩来自中国,我们需要的呼吸机来自中国。我们需要的检测药剂也来自中国。”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眉头紧皱,大手一摊,苦笑着问,“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这一幕发生在4月17日的纽约州疫情通报新闻发布会上,科莫表示州政府派驻代表在中国处理采购事宜,但是需求已经大大超出他们能力范围。他提出,联邦政府必须帮忙向中国采购检测药剂。

 

  同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连发数条推特反击。特朗普表示联邦政府帮纽约州建了上千张病床,送去了上千台呼吸机,但纽约州的形势却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科莫州长应该多花点时间做事,少花点时间抱怨。”

 

  这不是纽约州长科莫与特朗普第一次就疫情防治针锋相对。

 

  3月10日,科莫要求特朗普向中国学习进行大规模检测,在中美两国媒体和社交平台引起广泛讨论。在那之后,科莫和特朗普又针对呼吸机、病床和封城等问题多次隔空喊话。

 

  这位此前并不高调的民主党人痛斥特朗普政府应对新冠疫情反应迟缓,支持率高涨,成为“抗疫明星”。但也有评论认为,科莫州长在纽约疫情暴发前的防控布局不力,导致纽约成为新冠重灾区。

 

  一错再错,纽约沦陷

 

  在纽约疫情的早期,科莫轻敌了。

 

  纽约从3月1日发现第一例新冠肺炎到确诊人数突破200人经历了两周。在这个布局防疫的黄金时间,科莫拒绝了纽约市长白思豪的封城提议,他甚至在3月2日表示80%新冠患者都可自愈,无需去医院治疗。

 

  大量纽约居民如常工作、社交,为疫情进一步传播埋下了隐患。

 

  无形之中,疫情的雪球越滚越大。

 

  3月17日,纽约州确诊超过1300例。

 

  3月19日,纽约州确诊数增至3000多人,此时科莫依然拒绝封城。

 

  3月20日,科莫签署了居家令要求非特殊行业员工在家办公。

 

  此举为时已晚,纽约新增确诊人数继续呈几何增长,确诊人数很快破万,医疗系统濒临崩溃。反观西海岸的旧金山,在确诊病例40人时就宣布封城,即时扼制了疫情在社区进一步传播。

 

  截至4月19日,纽约州确诊病例达到24.2万,死亡人数超过1.76万。科莫宣布强制行政指令,要求纽约州居民在公共场合必须佩戴口罩。

 

  这座美国最大城市带来的保障和安全感在疫情中被摧毁,纽约不少居民选择逃往其他州避难。

 

  靠近纽约的罗德岛州如临大敌,州长吉娜下令所有来自纽约的旅客必须在家隔离14天,否则将被罚款500美元或者监禁90天。罗德岛的警察和国民警卫队纷纷出动,挨家挨户排查纽约来客,并在州高速公路路口设置关卡,拦截纽约车牌的车辆。

 

  这不是特例,美国各州长的防疫或保守或激进,但在对纽约人的排查上却达成了一致。特朗普也加入了“隔离”纽约的队伍,他在推特上提议对纽约、新泽西、康涅狄格三个重灾区进行强制封锁,切断对外交通,由联邦政府接管纽约州的抗疫事务。

 

  科莫两头灭火,一边严词要求罗德岛州停止针对纽约居民的隔离举措,一边继续在媒体炮轰特朗普。在接受特朗普口中“最不喜欢”的媒体CNN采访时,他直言总统的提议并不合法,“这是联邦对州的宣战”。

 

  支持率不降反升

 

  疫情在纽约如火山爆发,昔日热闹的市中心陷入死寂,陷入恐慌的民众引发抢购潮,但科莫州长竟然更受欢迎了。

 

  根据纽约州锡耶纳学院研究所的民调显示,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上,州长科莫的民众满意度在4月1日达到87%,较3月份提高了27%。

 

  科莫深谙大众心理,通过几次公开亮相迅速“收买人心”。

 

  3月9日,科莫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纽约州新冠疫情情况,谈到防护用品问题时,向媒体展示了纽约州服刑人员自制的洗手液,表示将发往公共区域和社区供人使用。

 

  他甚至拿着洗手液现场带货,“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洗手液酒精含量60%,我们的含量是75%,而且我们还有花香。”

 

  说完往手上按了一泵,边闻边说,“嗯,有丁香的味道,还有点绣球花和郁金香的味道。”

 

  展示完生产能力,他还喊话亚马逊、ebay和洗手液生产商普瑞来停止涨价,否则他将把自制洗手液投入市场。

 

  3月24日,科莫就呼吸机问题怒怼特朗普,“物资在哪里?总统说这是一场战争,那么就该表现的像场战争。”科莫义正词严地表示,纽约州需要3万台呼吸机来应对新冠疫情,联邦政府却只送来400台。

 

  尽管纽约州的防护物资价格高企,医疗物资短缺,但是科莫接二连三地对外喊话,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民众对资源的焦虑。他公开诘问的举动相当于把自己和纽约市民划分在同一个阵营,同时巧妙指认了他们共同的“敌人”。

 

  而科莫和弟弟的争宠桥段让他真正“出圈”。

 

  3月17日,科莫参加弟弟克里斯在CNN的新闻节目,谈论纽约州接下来的防疫措施。在采访尾声,科莫和弟弟争宠,强调自己才是“妈妈最爱的儿子”。在铺天盖地的坏消息中,科莫兄弟斗嘴的片段像一股“清流”,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大众持续已久的焦虑情绪。

 

  尝到甜头的科莫州长和弟弟后来故技重施,在采访结束争论爸爸说谁更会打篮球。

 

  这些片段在中美社交媒体广为流传,收割了一波好评。无形中,科莫州长亲民幽默的政治形象变得立体起来。

 

  民主党的一盘棋?

 

  科莫兄弟的爸爸马里奥科莫也曾担任纽约州长,是个老牌的民主党人。任职期间,纽约正处于最暴力和动荡的年代,马里奥通过一系列经济和公共策略稳定住了纽约州的社会秩序。

 

  科莫是意大利移民的后代,他的爷爷奶奶来到美国后,开了一家杂货铺供马里奥科莫读大学。以高等教育和演讲天赋做敲门砖,马里奥从律师做起,在那个意大利移民备受歧视的年代一步步升为州长。科莫继承了父亲的雄辩能力和政治才能,2011年担任纽约州长以来,三次连任。

 

  有分析人士认为,对新冠疫情的处理将成为2020年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科莫在疫情中人气和支持率激增,让外界看好他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

 

  美国爆发新冠疫情前期,特朗普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但是随着美国疫情形势加剧,上百万人失业,他的支持率在本周跌至43%。

 

  目前,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是民主党唯一候选人。此前,原本参选的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和纽约前市长布隆伯均接连宣布退出,转而为拜登“背书”。桑德斯退选后表示,民主党人必须联合起来,“确保击退在我看来美国近代史上最危险的总统”。

 

  科莫弟弟克里斯在节目中多次追问他是否有计划参选总统,科莫明确表示当前和未来都不会考虑。

 

  联系到科莫此前在媒体、推特上一反常态地高调痛斥特朗普疫情措施,有评论家认为他是民主党制衡特朗普连任的一个策略。

 

  4月19日,纽约单日新增死亡病例为4月以来最低,科莫表示纽约州可能已经度过了疫情最严重的阶段,但是他驳斥了特朗普尽快复工的提议,将封城令延长至5月中旬。预计在大选结束前,特朗普和科莫之间的张力只会有增无减。

责任编辑:郭银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