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美国史上最漫长战争宣告结束,阿富汗走上“高风险和平”

李静  2020-03-11 13:48:53

“该地区没有哪个国家希望美军永远留在阿富汗 也没有哪个国家希望美军不负责任地骤然撤出”

  2月29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美国阿富汗事务特使扎尔梅·哈利勒扎德(左二)和阿富汗塔利班创始人之一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右二)参加和平协议签署仪式。图/美联

 

  阿富汗的“高风险和平”

  本刊记者/李静

  发于2020.3.9总第938期《中国新闻周刊》

 

  历经长达十年的谈判后,美国历史上最漫长的战争、历时近19年的阿富汗战争宣告结束,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竞选连任的关键时刻,兑现了他四年前作出的让美军回家的承诺。

 

  当地时间2月29日,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见证下,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哈利勒扎德与塔利班政治领导人巴拉达尔作为双方代表,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了一份历史性的和平协议。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协议的主要内容包括:签署协议后的135天内,美国驻阿富汗总兵力将由目前的1.3万人减少到8600人,美国及其盟国将在14个月内从阿富汗撤出剩下军队;塔利班则承诺不再让阿富汗成为恐怖分子攻击美国的基地,3月10日前启动阿富汗内部谈判,以实现永久并全面地停火。

 

  “我们认为谈判最终会取得成功。”特朗普2月29日下午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还表示,他本人将在不久的将来亲自与塔利班领导人举行会见。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已有超过3500名北约联军成员在阿富汗丧生,其中2300多名是美国人。而阿富汗平民、武装分子和政府军的伤亡数字则难以准确估测。从2009年联合国开始系统地记录战争对平民的影响以来,已有超过3.5万人死亡和6.5万人受伤。

 

  另一方面,美国国防部的报告显示,自2001年10月至2019年9月,阿富汗战争的军费总额为7780亿美元。如果再把战争老兵的医疗费用、其他政府部门用于战争相关活动的费用、为支付冲突而产生的债务利息等附加费用都算进去,成本接近2万亿美元。

 

  但北约联军的巨大投入并没有对塔利班起到遏制作用。相反,塔利班目前已经控制、影响或争夺了阿富汗一半以上的领土。美联社2019年的报道称,塔利班的势力达自阿富汗战争开始以来的最强阶段。

 

  美国史汀生中心南亚项目副主任、高级研究员伊丽莎白·雷尔克德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在战场上赢得战争是不可能的了,谈判才是结束美国最长战争、保护国家安全利益唯一且现实的选择。

 

  BBC则评论称,对阿富汗来说,美军的撤离是一个高风险的举动,这个国家的政治前途可能岌岌可危。

 

  艰难走上和平协议的签字台

 

  2018年9月,美国与塔利班代表曾在9轮谈判后已经接近达成协议,哈利勒扎德宣布,作为与塔利班 “原则上”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将在20周内从阿富汗撤军5400人。但几天后,塔利班接连在喀布尔制造两起汽车炸弹袭击,造成1名美军士兵死亡。特朗普随即表示,谈判“死亡”。

 

  据《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报道,真实原因是美国特使与塔利班代表在第9轮会谈之后达成的“原则性协议”被白宫推翻,在这份“原则性协议”里,塔利班不会确保喀布尔亲美当局的生存,也不会保证停火。在9月4日,9名美国驻阿富汗前任大使联名发表公开信,批评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的撤军谈判的方式。

 

  据美国媒体报道,双方最大的分歧点在于美军的撤军时间。塔利班希望美军在三到五个月内撤出阿富汗,美国则认为最短需要18个月到两年。

 

  2019年11月,特朗普突访阿富汗,这是他就任美国总统后首次访问该国。次月,双方重启谈判,并在2020年2月取得重要进展,达成暂时停战协议。随后,在“减少暴力活动”7天后,双方走上了和平协议的签字台。饱受战争创伤的阿富汗,也艰难走出迈向持久和平的第一步。

 

  签约当天,在职时就反对特朗普同塔利班进行和平谈判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这项协议给美国平民带来了无法接受的风险,“将塔利班合法化是向IS(“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恐怖分子以及美国的敌人发出了错误的信号。”

 

  2月26日,一些共和党议员联名致信国防部长埃斯珀和国务卿蓬佩奥,称美国全面撤军将使阿富汗境内的恐怖组织更加强大,建立安全庇护所,“策划针对我们的袭击”。

 

  在多哈,蓬佩奥对塔利班领导人说,他将密切关注塔利班遵守承诺的情况,并根据对方的行动调整撤军的步伐。“这就是我们如何确保阿富汗不再成为国际恐怖分子的基地”。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也表示, 撤军是“有条件的”,如果塔利班不履行承诺,他们将失去与阿富汗相关方面坐下来讨论其国家未来的机会。“此外,美国将毫不犹豫地废除该协议。”埃斯珀还对媒体说,美国已经在当地建立了一个“监督和核查程序”,以确保塔利班履行其承诺。

 

  不过,塔利班目前并没有完全控制政府控制之外的所有地区,包括从塔利班分裂出去的组织和其他声称效忠IS的组织,在阿富汗各地都有据点,失去美军的制约后,它们可能会变得更加强大。外界担心,美军全部撤离将留下一个真空,可能被寻求策划对西方发动袭击的武装组织填补。

 

  曾与塔利班组织成员进行过上百次对话的国际危机组织阿富汗问题高级分析师伯翰·奥斯曼撰文指出,在过去的20年里,基地组织在阿富汗南部和东部的势力逐渐减弱,并将注意力转向中东。随着塔利班的扩张并形成近乎垄断的地位,阿富汗其他武装组织也日渐衰落,塔利班已在该国的叛乱活动中确立近乎垄断的地位。

 

  伯翰·奥斯曼还曾实地考察过塔利班与跨国恐怖组织之间关系的演变。在他看来,在阿富汗,塔利班持续与IS分支组织全力作战。此外,一个承诺打击恐怖主义并加入阿富汗政府的塔利班,可能比北约在阿驻军去打一场永无休止的战争更能有效地防范针对西方的恐怖袭击。

 

  伊丽莎白·雷尔克德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塔利班和美国已经在打击IS呼罗珊省分支的反恐行动上进行了默契的合作,并将继续这样做。更有挑战性的问题是塔利班与基地组织的联系,但目前尚不清楚他们将在多大程度上有能力和意愿执行打击恐怖分子的承诺。

 

  “政客之间的明争暗斗”

 

  “阿富汗的未来由阿富汗人决定。”蓬佩奥在多哈出席签约仪式时指出,美国与塔利班达成的协议为阿富汗人这样做创造了条件。

 

  根据和平协议,阿富汗内部谈判会于3月10日启动,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以及阿社会各阶层代表,会就在阿富汗实现完全和永久停火的时间表、未来的政治路线图等议题进行磋商。

 

  美联社分析认为,内部对话可能比美国与塔利班之间的谈判更艰难、复杂,阿富汗政权内部已经严重分裂。

 

  2020年2月18日,阿富汗总统加尼宣布以50.64%的得票率获得连任,但其对手、政府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认为选举存在欺诈,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也宣称自己获选总统,计划组建政府并与加尼同时举办就职典礼。

 

  2月29日,和平协议签署当天,加尼在首都喀布尔会见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并发表联合声明。声明表示,双方致力于达成全面可持续的和平协议,结束阿富汗战争。但在3月1日,加尼又表示拒绝塔利班提出的在10天内释放5000名塔利班囚犯的要求,称无法接受塔利班为开启阿人内部对话设定先决条件。加尼还说:“释放塔利班囚犯属于阿富汗政府而非美国政府的职权范围,我们与美方在这一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

 

  塔利班则一直都没有承认阿富汗政府的合法性,因此历来拒绝与阿富汗政府谈判,称其为西方势力的非法傀儡政府。此前塔利班发言人曾说,只有与美方达成协议后,塔利班才会参加阿富汗内部对话,但阿富汗政府代表只能以个人身份参加。阿富汗官员也曾多次批评,美国把他们排除在与塔利班的谈判之外。

 

  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让双方坐下来谈判本身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更何况谈判还会涉及一些关键议题,包括如何将塔利班纳入政府以及如何修改宪法等。

 

  美国中东研究所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项目主任马尔文·威因鲍姆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阿富汗政府军的实力无法保障阿富汗的和平,美军撤出后恐怕会造成政治动荡,引发内战,而且是一片混乱的那种内战,交战方将会非常多,这对阿富汗、区域乃至美国都会非常糟糕。“该地区没有哪个国家希望美军永远留在阿富汗,同样也没有哪个国家希望美军不负责任地骤然撤出。”

 

  在威因鲍姆看来,是否在未来一段时间,比如几年之内,在阿富汗留下一部分数量的美军军力,是个应该认真考虑的重要问题。

 

  2019年10月,布鲁金斯学会21世纪安全与情报中心高级研究员费尔巴布-布朗在阿富汗实地调查后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报告认为,和平可能要在美军撤出很久之后、在阿富汗国内发生多次内战之后才能实现。

 

  她指出,阿富汗政府希望效仿哥伦比亚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达成的和平协议那样:作为解除武装的交换,叛乱分子将基本免于监禁,并将获得一些重新融入社会的帮助。政府和塔利班会努力推动农村发展,可能还会一定程度给地方放权,而塔利班则将组建一个政党,参与到选举的竞争中来。

 

  但包括阿卜杜拉和前总统卡尔扎伊在内的许多阿富汗反对派政治家设想了一种不同的模式。他们希望与塔利班进行闭门谈判,也许会绕过加尼总统,这可能包括与塔利班建立一个临时联合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权力将在喀布尔和各省分配。即使塔利班将建立一个宗教政权,会严控社会,但许多阿富汗政治家还是认为,他们的智识胜过塔利班,至少塔利班治国需要他们的专业技能。

 

  从塔利班的角度来看,这种模式也可能让他们更加满意,因为塔利班明显倾向于在掌权后再去决定一些实质性的问题,例如是否选举、如何选举、女性是否参政、是否需要戴面纱等等。此外,塔利班不愿意遣散他们的战斗人员,也不愿意让他们单独服役,而是希望他们加入阿富汗安全部队。

 

  在雷尔克德看来,政客之间的明争暗斗是下一阶段对阿富汗和平的重大挑战。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代表之间的谈判即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将是非常困难的。

 

  BBC评论称,很大程度上,真正的和平,或者通往和平的道路,似乎比战争更为艰难。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