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特朗普首次访印:他肯定是要“拿到东西”的

曹然  2020-03-11 11:16:28

“特朗普来,他肯定是要‘拿到东西’的”

  2月24日,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莫特拉体育场,印度总理莫迪(中左)与到访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握手。图/新华

 

  特朗普首次访印:华丽场面与“交易关系”

  本刊记者/曹然

  发于2020.3.2总第937期《中国新闻周刊》

 

  2020年2月24日,站在自己故乡所在的古吉拉特邦第一大城市艾哈迈达巴德的莫特拉体育场中心,印度总理莫迪面向现场11万名观众介绍:“下面有请我的朋友、印度的朋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在全场欢呼的声浪中,莫迪和特朗普握手、拥抱。美国总统随后发表演讲称:“我和第一夫人从千里之外赶到这里,就是为了传递一个信号:美国爱印度,美国尊敬印度,美国永远是印度忠诚的朋友。”

 

  不过,在一些美国媒体看来,作为历史上第二位在首个任期访问印度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这趟访问主要是为了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取悦印度裔选民。

 

  “这是一个选举驱动的事件,就像莫迪在美国的大秀满足了他连任的目的,现在莫迪用丰富多彩的表演来回报特朗普。”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高级研究员包道格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

 

  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特朗普访印期间,推进反恐合作、深化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接触、加强防务和贸易关系等议题都会在印美双方的谈判中出现。场外,印美官员们正就关于知识产权、贸易便利化和安全领域的合作协议进行谈判。

 

  “对莫迪来说,他在特朗普访印上的最大诉求,是战略层面上的。”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南亚问题学者林民旺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

 

  英国广播公司(BBC)分析称,尽管特朗普的访问行程中将充满华丽的场面,但在政策上并不太引人注目。

 

  美印关系正处于历史上的高位

 

  当特朗普一行从甘地故居乘车前往莫特拉体育场时,路边围观的人群绵延不绝。他们高呼口号,向美国总统的专车挥手致意。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宣称,莫迪动员了超过1000万人夹道欢迎他。但事实上,艾哈迈达巴德全市人口不到600万。

 

  特朗普此行,几乎复刻了艾森豪威尔1959年访问印度时“万人夹道欢迎”的场面和行程安排。61年前,作为首位访问印度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也在圣雄甘地纪念馆献花,参观了泰姬陵,并在另一座印度知名大型建筑德里拉姆利拉广场发表讲话。

 

  但随后的60年间,共计只有5位美国总统在任内踏上印度的土地。从1971年到1991年的20年间,奉行不结盟运动的印度政府与前苏联关系密切,与印度冲突频繁的巴基斯坦则是美国在南亚的军事伙伴。

 

  “美印关系一直是磕磕绊绊的,”林民旺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直到克林顿2000年访问印度。这是冷战后美国总统第一次访问印度,实际上意味着美国对印度的看法在慢慢发生变化。”

 

  不过,美印关系并未立刻转暖。印度的不结盟立场、印巴冲突、印度的“有核国家”地位等问题都成为阻碍美印关系发展的绊脚石。

 

  2006年3月,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访问印度。他没有参观泰姬陵,也没有在印度国会发表演讲,但和时任印度总理辛格签署了关于印度核问题的协议。印度以开放核设施接受检查为条件,获得了美国的民用核技术。《福布斯》杂志后来将小布什评为“印度历史上最好的美国总统”。

 

  “小布什的协议破除了美印关系一个很大的障碍。”林民旺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之后的奥巴马和特朗普时期,美印关系实际上一直处于不断往上走的趋势。”

 

  林民旺认为,美印关系的转暖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印度国力不断增强,“自己让自己变得重要”;二是中国崛起。“因为中国崛起,美国需要盟友来分担制衡中国的成本⋯⋯最主要的一点是,中印关系也一直磕磕绊绊。正因为关系不稳定,所以可以作为制衡的要素。”林民旺说。

 

  2015年1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应莫迪邀请,成为第一位出席印度共和国日活动的美国总统。这趟访问中,中国南海问题成为美印领导人会谈的焦点问题之一,由美印等国防务力量联手打造“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概念也被奥巴马提及。

 

  2019年6月,美国国防部正式发布《美国印太战略报告》,指出为实现印太地区的“自由开放”,美国需要认识到经济、治理和安全之间的关键联系,在外交、商业、军事等层面应对中俄等国的挑战,因此要加强和印度等国的军售合作。报告还提出“寻求与印度建立防务关系”。

 

  “美印关系现在处于历史上的高位。”林民旺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

 

  “印度下了很大的赌注”

 

  在莫特拉的万人体育场,特朗普高调公布了印太战略的新进展。“美印刚刚进行了历史上第一次三军联合军事演习⋯⋯我们要出售给印度最先进的武器,飞机,火箭,导弹。我们会签署30亿美元的直升机合同。”他还表示,美国将致力于成为印度最大的防务伙伴,双方共同建设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

 

  2019年10月,美国国防部曾发布数据称,美国对印军售从2008年的几乎为零,到2019年增长到将近180亿美元。

 

  “正是印度答应在贸易谈判上作出让步,或者在军售上下了‘大单’,才让特朗普最后决定访问印度,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林民旺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特朗普来,他肯定是要‘拿到东西’的。”

 

  2017年以来,莫迪一直邀请特朗普访问印度。美国总统多次表示“非常喜欢莫迪”,但对于访印未予积极回应。“实际上印度挺受羞辱的,莫迪本人也被特朗普在各种场合笑话过。”林民旺说,“印度可以说是忍辱负重,因为对他而言,美国的战略重要性是排在第一位的。”

 

  “印度一直在猛烈攻击我们。”就在出访前夕的2月20日,特朗普在科罗拉多州的选举集会上指出,他“真的很喜欢莫迪”,但“我们得谈谈,印度给我们很高的关税,他们对我们的打击很大。”因为难以解决目前的贸易逆差问题,与印度的贸易谈判可能会放缓,“我们只做好的交易”。

 

  半年前,美国政府以印度设置贸易壁垒为由取消了对印度进口商品的普惠制待遇。印度予以反击,宣布对美国29项商品加征关税。

 

  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副国务卿的伯恩斯回忆道,虽然莫迪和奥巴马建立了友好关系,美印在安全等领域的合作令他印象深刻,但双方在“贸易和投资上的进展不是那么多”。

 

  美国援外合作署(CARE)的数据显示,美国是印度最大的出口贸易伙伴,印度对美出口占2019财年印度出口总额的15.9%;美国也是印度第二大进口贸易伙伴,印度2019财年从美进口额占进口总额的6.9%。印度对美出口的增长率,也远高于对美进口。

 

  针对特朗普在关税问题上对印度的指控,印方官员表示,印度是发展中国家,关税“并不比其他发展中国家高”。他们同时表示,随着印度更多地从美国油气行业进口能源以及大量购买民用客机,美印间的贸易逆差将在未来几年缩小。

 

  30亿美元的军售订单,被外界认为是印度的另一种回应。“他们未能达成贸易协议,因此莫迪作出额外的努力,向特朗普总统提供其他的东西。”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印度中心主任马丹(Tanvi Madan)指出。

 

  马丹认为,印度在国防预算“严重吃紧”的背景下作出订购,“是希望美印关系恢复到某种平衡状态。它下了很大的赌注,期待特朗普成为实现这一目标的人。”

 

  不能仅仅是交易关系

 

  “我告诉巴基斯坦,要消灭他们边境的恐怖分子。”特朗普在莫特拉体育场的发言激起了全场热烈而持久的掌声。他随即又说:“我们和巴基斯坦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没有人鼓掌。

 

  “特朗普在访问印度推进美印关系发展,但是他实际上也懂得巴基斯坦的重要性。”林民旺对《中国新闻周刊》推测,特朗普访印结束后,“可能美国国务院会发一个声明,称特朗普跟莫迪谈判的过程中,谈了克什米尔问题。他会给巴基斯坦这么一个说法。”

 

  巴基斯坦问题是美印关系复杂困境的一个缩影。“美国政府必须始终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平衡利益。尽管各方有强烈的不同意愿,但谁也不能改变这种联结。”包道格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

 

  印度经济学家夏尔马(Mihir Sharma)观察到,在小布什和辛格签署核协议后的几年里,“对双边关系的真正乐观情绪占了上风,但后来这些期望落空了。”奥巴马曾致力于和印度共建“21世纪的伙伴关系”,但伯恩斯回忆,“双方的言辞往往超过了实际行动,不可能复制核协议的巨大突破。”

 

  针对特朗普此番访问期间再次提出的“防务伙伴关系”,林民旺指出,至少在短期和中长期内,印度成为美国的军事盟友的概率非常之低,甚至基本不可能。

 

  “最主要的是美印之间的战略互信实际上并不高。历史上美国有多次对印度防务安全利益的损害,比如印巴战争期间对印度进行的武器禁运。”林民旺说,“印度外交强调多头平衡,不会轻易跟哪个国家形成正式的同盟。”

 

  被特朗普搁置的美印贸易关系,则更不被两国的舆论所看好。此前,美国和印度之间的贸易额从2008年的660亿美元增至2018年的1426亿美元。但乔杜里指出,这样的增长是在印度GDP每年以超过7%到8%的速度增长时双方加强战略联系的结果。

 

  “2019年到2020年,印度经济增长数据大幅下降到5%,加上特朗普专注于平衡目前有利于印度的贸易赤字,两国贸易关系拓展的可能空间已经耗尽。” 乔杜里说。

 

  2月20日,印度股票市场当周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孟买证券交易所SENSEX指数下跌0.37%。2月24日开盘后,SENSEX指数暴跌800点,所有行业指数全部受挫。“特朗普带来的希望远不如新冠病毒疫情对投资者造成的担忧。”印度《经济时报》评论道。

 

  在2月中旬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格雷厄姆和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曾就克什米尔问题进行了异常激烈的交锋。夏尔马在专栏文章中披露,目前印度在华盛顿的“盟友”不是很多。莫迪对特朗普的支持使他疏远了许多民主党人,一些共和党人则因内政问题对印度政府失去信任。

 

  在此背景下,特朗普访印有可能提升印度政府在华盛顿决策圈的影响力。2月20日,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发言人帕特拉表示,与白宫的密切合作确保了印度仍处于特朗普战略蓝图的前沿和中心。

 

  “在任何情况下,印度对美国的态度总是建立在两国关系的基础上,而不能仅仅是交易关系的假设之上。”夏尔马指出。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