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毕业五年,我还是应届生

  2021-03-18 10:47:32

毕业五年,我还是应届生

 

  文/俞杨

 

  即使毕业五年,依然拥有应届生身份,可行吗?

 

  全国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建议,将应届生身份保留年限延长到5年。提议一出,支持的呼声高涨,舆论持续性地沸腾。

 

  对毕业生来说,就业是最大的事儿。有无应届生身份,有时结果大不相同。

 

  便利

 

  对毕业时尚未就业的毕业生来说,有无应届生身份,直接关系到落户、是否有资格报考公务员、参加事业单位招录等重要事宜。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孙洁与其他委员联名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取消部分地区落户和招聘中对应届生的硬性规定,将应届生身份保留年限延长到5年甚至取消。

 

  能不能在一座城市落户,是很多大学生就业时着重考虑的因素。不过,即使达到了落户的学历要求,应届与否又成了一道槛。

 

  2020年9月23日,《2020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申请本市户籍评分办法》正式发布,将之前“以清北为试点,探索建立对本科阶段为国内高水平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可直接落户”的政策,范围扩大至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

 

  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包括上海交大、复旦、同济、华东师范,即四校应届本科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即可直接落户。

 

  落户在现阶段影响到毕业生的就业、安家,没有户籍的人会缺乏归属感。不是年轻人在乎户籍,而是有被户籍束缚、限制的感觉。

 

  大学生就业比较青睐体制内单位,而国考、省考等招聘考试,很多职位只有应届生可以报考。尤其是公务员,在每年的国家公务员考试中,都有许多职位专门限定应届生报考。

 

  对女大学生来说,“毕业-就业-结婚”是普遍现象。两会这份联名提交的提案建议,应届生身份保留延长至5年,促进有生育安排的女大学生就业,打破当前“毕业-就业-结婚”的模式。

 

  因为女大学生毕业后先就业,特别是在大城市里打拼几年,大概率会延缓生育。如果毕业后先结婚生育,又可能失去应届身份,也就错失了很多就业机会。

 

  尤其是在就业形势不太明朗的情况下,很多女青年为了抓住工作机会,断不敢贸然婚育。

  就业

 

  其实在去年,为缓解受疫情冲击的高校毕业生就业难,教育部把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延长了两年。

 

  2020年2月28日,教育部发布通知:毕业还未落实工作单位的高校毕业生,可以按规定在学校留档两年,两年内落实单位,高校统一按应届生身份帮助其办理就业手续。

 

  疫情下稳就业被摆在重要位置,其中高校毕业生就业尤为引人注目。今年的就业形势会更加严峻复杂,2021届高校毕业生总规模预计909万人。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檀传宝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应届生身份保留延长可以是权宜之计,长远看,应在淡化身份意识的前提下,建立对应届生就业的引导、一次性政策支持等常规机制建设。

 

  应届生身份的某种便利,使其与往届生在就业市场、公务员考试等诸方面形成差异,延长应届生身份保留年限,更深层次的是淡化身份观念,是否应由国家、高校层面引导就业单位、相关招考部门不再强调应届身份?

 

  檀传宝指出,就业问题无法由政府、学校包揽承担,但是两个方向的工作是要做的:

 

  其一,尊重高等教育办学规律,不要一味追求入学率的升高。因为高教规模取决于国家承担能力、就业市场发育等客观条件,一味因为教育以外的原因扩招,肯定会有人才、资源的浪费。

 

  其二,认真对待高等职业教育质量的提升工作,实现高教结构优化。目前国家急需的高层次技工人才许多高等教育单位无能力培育,需通过强身健体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职业教育直接与就业市场对接,往往会在就业提升上有效发力。

 

  大学生就业的更大问题,其实在于当前的教育模式,庞大的毕业生并未与劳动力市场需求结合。在就业结构性矛盾下,就业市场同时出现有人无岗、有岗无人的情况。

 

  檀传宝认为,歧视职业教育的传统思维要不得,应该鼓励更多孩子报考高等职业教育,努力成为“大国工匠”,投身解决“卡脖子”问题的事业。

 

  观念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大学生的就业观念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就业不急了。

 

  部分大学生在毕业之后,并不急着就业,而是留出一大段时间来休整和思考,寻找个人与社会需求的契合点,择业期有时以年为单位,等就业时早已不是应届生了。

 

  这代大学生的成长环境,让他们从小更加重视个人的兴趣和价值。他们的家庭也大多富有余力和宽容氛围,尊重孩子的选择并为孩子的慢就业提供一定的支撑。

 

  檀传宝认为,社会教育观念的转变也很重要。社会大众不仅要尊重教育规律,还要在尊重、鼓励学生有个性地成长、有个性地创业、就业等方面实现观念变革,理解、支持高校毕业生就业的个性、灵活性。

 

  随着应届毕业生就业的灵活化,高等教育自身也需进化,比如第二学士学位。

 

  2020年5月29日,教育部官网公布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在普通高校继续开展第二学士学位教育的通知。作为大学本科后教育,第二学士学位学制两年,实施全日制学习,主要招收当年的应届毕业生或者近三年暂未就业的往届生。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研究员卢晓东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放开应届生身份保留年限,对那些毕业多年需要第二学士学位进修的学生来说,无疑打开了多重可能性,学位的更加开放,有助于形成终身学习的社会氛围。

 

  另外,卢晓东认为,继应届生身份保留年限延长后,保研“唯应届生”的格局今后也应有所扩展。在劳动教育的视野下,那些既有学术潜能又有社会经验的学生不该更多被保研么?特别是一些实操性的学科,比如工程学、教育学等。

 

  诚如提案引发舆论沸腾后,很多网友高呼支持:人生可以有很多种模式!没有对错!

 

  切勿忘记,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檀传宝指出,虽然就业十分重要,但教育最根本的任务是人的培育,就业等工具性指标是第二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