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谁说板结?阶层下滑的通道永远是敞开的

  2020-08-31 14:56:43

  图/图虫创意

 

  前浪的奋斗和后浪的享受

 

  文/闫肖锋

 

  发于2020.8.31总第962期《中国新闻周刊》

 

  近日张朝阳在采访中声称自己“两年来每天只睡4小时,效果特别好,有很多时间做很多事”,遭到了年轻网友的集体嘲讽。

 

  张朝阳是我同龄人,还是清华校友。我印象中查尔斯·张至少是个励志的人,创办搜狐,是最早将互联网理念引入中国的IT精英,还曾在寒冬腊月光猪跑以示不老。这次称只睡4小时,甭管是励志还是实情,也甭管搜狐股票有多惨,反正人家在奋斗。

 

  但年轻人不这么看。谁是当今最大的既得利益人群?如果按年龄层来划分,当然是1962年~1975年出生的一代。他们赶上了改革开放、互联网、全球化,既享受到福利分房(至少是低房价),也享受到开放红利、人口红利、互联网红利,时代列车可以说趟趟不落。他们是成功者是领导是老板是家长,也是后浪反对或吐槽的前浪。

 

  是啊,在过去十几年,全球央行比赛量化宽松,包括2008年和2015年中国央行的降准,客观上都是一个效果,就是精英群体让自己的当期利益最大化,吹大泡沫,将风险转嫁给了后一代人。那时接盘侠们可能还是学生甚至刚刚出生,等他们进入职场、股市、楼市时,才豁然发现要接的盘有多重!在这种坚硬的现实下,你怎么让后浪继续奋斗呢?怎么能阻止后浪抱怨“拼爹”和“阶层固化”了呢?

 

  近年来,“996”“社畜”等话题讨论度渐高。不久前,一些从华为和阿里巴巴跳槽到微软的员工更是遭到了微软内部的抵制。微软苏州团队表示,由于华为和阿里来的员工时常“比赛加班”,甚至“半夜在工作群互发消息”,给团队带来了国内互联网企业的加班文化,破坏规则,恶性竞争。不少网友表示:“这种风气早该批判了!”

 

  从前被赞誉的奋斗者,如今怎么就成了遭人讨厌的“奋斗逼”了呢?因为时代变了,话语权至少网络话语权流转到了年轻世代手中,他们自然要对领导、老板们的既得利益奋起反抗。尤其在工薪阶层因住房、教育、医疗等问题而感到生活艰难时,这种反抗就变得尤其强烈。

 

  在以90后为主体的新一代职场人的词典里,奋斗=加班=被剥削。他们不当房价接盘侠,不当股市接盘侠,不愿无故加班,不愿为奋斗精神背书,因为他们终于觉醒了:你们这是一种阴谋,是让我们奋斗你们享受胜利果实。

 

  关于改革有个“公车效应”:上了车的喊“别挤了”,没上车的喊“等等我”。在今天,如何才能实现阶层跃升?

 

  网友说:别问了,板结了。我说:谁说板结了?阶层下滑的通道永远是敞开的。

 

  世代之争的背后,是代际传递的焦虑:老一代的期望与新一代的想法发生冲突。而新一代会说,一套房消灭了一代人的理想,让我们没有理想和奋斗精神的,恰恰是你们老一代!

 

  当然,后浪是少年,要有少年气,不能垂头丧气、暮气沉沉。少年气,是不羁,是张狂,是你在心性与现实之间的不断挣扎,是傲娇。但现在少年气只剩下吐槽。就像B站上前浪有心向后浪“致敬”,换来的只是吐槽。

 

  更重要的是,前浪要体谅后浪的困境,大家一起来推翻那一堵堵既得利益的墙,形成共识,而不是一味说教。否则,大家只有空抱怨这个社会“未富先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