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18最大“惨剧”:上了大学才发现根本毕不了业

俞杨  2018-12-20 09:53:01

图片来源:全景网

 

  “原本打算先上完大学,没想到先被大学给上了。”网友调侃中带着一丝无奈。

 

  大学的天,2018年突变,各种各样的“威胁”,让学生毕不了业。

 

  眼下,大学生一脸懵逼:不是说上大学就跟玩儿似的么?

 

  一

 

  学生嘛,学业为主,成绩不过关,毕业老大难。

 

  2018年云南大学共有4119名毕业生,有220人因为学分未修满等原因无法按时毕业,还有6名学生被要求退学。

 

  云南大学还要求,学生总平均分必须达到70分,才能拿到学位证。大学,已不再是60分万岁了。

 

  纵使毕业了,也不见得就能拿到该有的学历,不少大学生享受了本科的待遇,最后却拿着大专的文凭。

 

  华中科技大学2018届有18名学生,因学分不达标,从985本科淘汰成了专科。这源于华中科技大学2017年7月20日出台的一项新政,自2018年起施行。

 

图片来源:华中科技大学微信公众号

 

  毕业时卡人也就罢了,平时放松放纵放浪一点可不可以?哭到绝望。

 

  上了12年的语文课,大学生还被逼着写作文,谁让写论文时逻辑不通、复制粘贴、东抄西抄。

 

  2018年秋季入学的清华大学新生,面临首次开设的“写作与沟通”课。2018年浙江农林大学《大学写作》课程也正式开讲,被教务处列入学校重点建设的通识课程。

 

  不上行不行呢?对不起,这些都是自带学分的必修课程,不学完毕不了业。

 

图片来源:浙江农林大学微信公众号

 

  跨过了写作这道坎,又一座大山——体育课轰然压顶。

 

  学生如果体测不合格,安庆师范大学就不予颁发毕业证书。跑步、坐位体前屈、立定跳远,每个项目都能挂掉一批学生。

 

  这是动真格的。安庆师范大学官方微博称,不信,明年6月见分晓。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大学四年严格的不仅仅是学业,生活管理也是事无巨细。

 

  酒是放松神器,学生一上大学,全面解禁。然而多所高校的“禁酒令”,在2018年接连上热搜。

 

  西安翻译学院不仅禁止学生在校内喝酒,而且校外喝酒也被禁止。学校不仅在校门口设门卫检查,周末或节假日还会不定期到街道巡查,带回那些醉酒的学生。

 

  永远不要低估大学禁酒的决心。在西安翻译学院的校规里,还清楚载明了“给予警告直至开除学籍处分”的条例,喝酒是真有可能毕不了业。

 

图片提供:西安翻译学院

 

  禁酒还只是冰山一角,南国的深圳大学有给家长寄成绩单的王炸操作,北国的齐齐哈尔工程学院则有封寝室不让学生睡懒觉的大招……

 

  盘点2018年的案例,就到这吧,反正也说不完。

 

  都说忍一忍,上了大学就轻松了,现在来看,真是信了个邪。

 

  二

 

  时间倒推几年,躺着上完大学。

 

  大学时班里有个哥么,整天宅在宿舍通宵打魔兽,也不来上课,各科成绩红灯高挂,辅导员不来劝学,也不来劝退。

 

  临到补考,和哥么一样挂科的同学们,早早就拿到了试卷答案。对他们来说,能毕业就行,反正又不争什么奖学金。

 

  那时候上大学,写论文还是一件挺水的事儿。

 

  无非东抄西摘,冷饭热炒,一夜速成。2014年《劳动报》做了一份关于《大学生会花多少时间写毕业论文?》的研究调查报告,结果显示超过90%的本科生用不足30天完成论文,有47%的学生甚至只用了不足10天。

 

  那些年的大学操场,跑步的都是附近小区的大爷,大学生都在宿舍蜗居。

 

  男生别说跑1000米了,去食堂打个饭都觉得远,这门“带饭”的技能同样被运用到“代测”上,花上几顿饭钱,就有人帮你去跑1000米。

 

  没人代测也没关系,学校测试时大都睁只眼闭只眼能放即放,1000米测试“走下来”,照样合格。

 

  那时候的大学理想,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喝酒喝到胃抽筋,学校不会管,家长也不知情。

 

  三

 

  风,起于青萍之末。

 

  2018年6月21日,在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长陈宝生发话了:中国教育“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应该扭转。

 

  2018年8月22日,教育部印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通知》,要求淘汰掉大学课程设置中的“水课”,并取消“清考”制度。

 

图片来源:教育部官网

 

  2018年10月17日,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表示,适度增加学生不能按时毕业是应该的,本科生有一定的淘汰率也是必然。

 

  2018年11月1日,2018-2022年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正式成立。教育部表示,要全面振兴本科教育,狠抓本科教学秩序整顿。

 

  不过,教育部的政策能否落实到位,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对周刊君表示质疑。

 

  葛剑雄分析,教育部能管的是教育部直属的那些高校,其它大量高校都是归地方政府管的,而且,大学招生、毕业、就业不是高校自己就可以决定的,很多都要受到社会特别是地方政府的影响和引领,所以教育部未必能够真正落实下去。

 

  葛剑雄说,“教育部这几年好多事情有头无尾无疾而终,所以大家先看看明年的情况再说。”

 

  此外,各大高校能否合理地将政策落地,清华大学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史静寰也给周刊君画了一个问号。

 

  史静寰说,“高校急于应付,而且习惯了的这种自上而下的行政推进方式,上面一说加速,马上增加课时量,一说严格要求,马上整齐划一。这是非常错误的一种理解。”

 

  史静寰分析,中国高等教育发展速度太快,规模太大,导致学生的异质性或者说多样性增强。管理其实是为了维护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但是学校在面临比较复杂的多样性时,显然缺乏足够的准备,只好采取单一化、特别简单粗暴、或者几乎不用太过脑子的方法。

 

  再者,真正承受这个转变重量的,其实是大学生。大学生既然承受重量,大学就应该给学生提供更优质的教育。

 

  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李江跟周刊君表示,如果要严的话,方向应该是朝向大学教育的本质。大学不应该像高中那样唯分数论,也不该是中小学教育模式的延续。

 

  大学生快活的日子,真的会一去不复返。

责任编辑:郭银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