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傻子”秋菊之死:被丈夫怂恿服药,生前曾遭多次家暴

陈威敬   2021-11-21 19:35:49

婚后双方渐生嫌隙

在镇上的人看来,秋菊是镇里三个“莽子”(指傻子)中最勤快的一个。

 

2021年正月初十的早晨,她因过量服用精神类药品氯氮平不治身亡。事后经调查,秋菊的丈夫杨某被指控涉嫌故意杀人罪。

 

要命的不仅是氯氮平,还有她的婆家关系。秋菊的母亲陈女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女儿秋菊嫁给杨某后与杨家人相处并不融洽,她被认为应为生下的两个儿子的体质问题负责,曾遭遇过多次家暴。

 

2021年11月18日,这起备受关注的“四川男子怂恿患癫痫妻子服药自杀”案在四川南充市顺庆区法院开庭审理,将择日宣判。

 

积怨颇深

 

秋菊,实名为曾某荣。小时候,家里人给她取了这个小名。

 

李家镇的人们,之所以叫她“莽子”,是因为秋菊的智力低下。陈女士坦言,秋菊的智力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小孩的水平,这是她小时候一次发高烧落下的病根。此外,秋菊还患有癫痫。尽管经过多次治疗后发病率已经显著下降,但作为母亲她也不得不承认,癫痫是很难完全治好的病。

 

陈女士称,她和秋菊的父亲早年就离了婚,秋菊从小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帮着干农活。

 

当地结婚普遍较早。2015年,经媒人介绍,刚成年的秋菊和杨某相识。不久后,杨某带着秋菊外出打工。不到半年,秋菊就怀孕了。

 

陈女士称,结婚前,他们就已经向杨家交代过秋菊的情况。但在婚后,双方的生活仍然出现了嫌隙,并最终升级成惨剧。

 

顺庆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今年30岁的杨某与曾某荣是夫妻关系,二人在共同生活的过程中,杨某因家庭矛盾,对妻子曾某荣积怨颇深。

 

2021年2月20日18时许,杨某与曾某荣再次因家庭矛盾在顺庆区的家中大吵大闹。期间,杨某在明知曾某荣智力低下,患有癫痫且过量服用精神类药品氯氮平会导致其休克甚至死亡的情况下,仍然在吵架的过程中言语刺激,怂恿曾某荣以服用氯氮平的方式自杀。

 

曾某荣一气之下服用十余颗氯氮平后出现呕吐、头晕等药物排斥反应。在长达一夜的时间内,杨某仍旧因日常琐事怀恨在心,在明知曾某荣服用药物已经产生死亡前兆的情况下,仍对其放任不管。

 

次日早晨八时许,杨某因害怕曾某荣服药死于家中,会被娘家人打击报复,遂同其弟将曾某荣带至医院抢救,但最终因抢救不及时,曾某荣仍因中毒死亡,殁年24岁。

 

随后,杨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

 

2021年11月18日下午,该案一审在南充市顺庆区法院开庭审理。

 

陈女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因没有主张死亡赔偿金,他们本次开庭并无聘请律师。

 

在庭上,杨某及其辩护人始终以有两个孩子要照顾为由,请求法院予以轻判。而检方则建议量刑十年左右。

 

身为母亲的陈女士认为,“秋菊之死”没有得到对方应有的重视,她仍然希望法院予以严惩。

 

婚后曾遭多次家暴

 

24岁的秋菊,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大的6岁,小的3岁。

 

“说实话,自己女儿有缺陷,肯定也懂”,在陈女士的印象中,杨某是个看起来还比较灵活,“可以过日子的人”。结婚时,他们只让对方安排个婚礼,没有提出彩礼。

 

但婚后,秋菊和她的婆家相处得并不那么融洽。

 

“因为丫头比较笨,又赚不到钱,他们就不太喜欢她”,陈女士说,秋菊也不是纯粹的傻子,只是像小孩子一样,别人叫她干嘛就干嘛,在婆家时,她帮忙洗衣服,还在外边捡垃圾废品卖钱。

 

矛盾的激化出现在第二个孩子出生后。陈女士称,秋菊的小儿子嘴唇经常发紫,疑似患有心脏疾病,杨家人认为是被她遗传的。大儿子出现经常感冒、耻骨囊肿的情况,也被认为与秋菊有关。

 

陈女士称,秋菊在婆家被限制外出,还经常被家暴。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三年前,秋菊在挨打后跑回了自己的外婆家,“她身上全是脏的,还有很多伤口和淤青”。那一次,秋菊的外婆报了警,警方对杨家人作了警告,之后对方收敛了一些。

 

得知秋菊的遭遇后,陈女士也曾向杨某提出,让双方分开。陈女士出具的聊天记录显示,2020年12月26日,她告诉杨某“如果你真的想离婚,我觉得你可以和我说,不要不把她当人”,杨某则回应道“只是恨铁不成钢,一时气话,希望她能有所改变”。“只有大人说小孩才是恨铁不成钢,对不对?哪有老公说老婆恨铁不成钢的了”。

 

陈女士提供的聊天记录

悲剧来得让人始料未及。当天上午9时56分,陈女士接到杨某的电话,说秋菊吃药了,吃了十几颗氯氮平。9分钟后,第二个电话传来,秋菊已经不行了。

 

陈女士事后得知,氯氮平是杨某父亲因为失眠等原因到医院开的药。正常人吃了没问题,但癫痫病患者吃了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开庭当日上午,杨家人事发后第一次主动联系他们,给秋菊父亲打去电话,表达了歉意。“只希望犯人能受到相应的惩罚,对得起丫头,还她一个公道。”身为母亲的陈女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