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部电影看香港

MO生活志 阿嬷
八部香港电影,八个她
文 | 阿嬷

香港是俗气的香港,香港是欲望的香港。分享八部香港电影,里面的八个女人把香港演出了八种模样:小情小爱的,俗气市井的,暴力欲望的,安身立命的...每一种都是香港,每一种又不尽是香港。

甜蜜蜜


“我去五星级酒店呢人家跟我说英文。我去买衣服售货员也不会给我白眼。上个月呢我回老家盖房子,他们都不认识我了。我跟老妈说,我终于做了香港人。”

电影《甜蜜蜜》从来都不是一个爱情故事,而是一个女人的个人史。电影里的李翘打好几份工,炒股,卖唱片,开花店,赚黎小军的佣金,流利转变粤语英语普通话,活得目标明确,粗糙利落。她来香港的目的不是为了爱情,爱情对她来说是奢侈品,她要忙着存钱,忙着安身立命,忙着做成一个香港人。

等到她真的做成了香港人的时候,回头又发现,移民浪潮又回流了。从大陆到香港,再从香港到海外,最后又回到大陆,李翘在不断的否定与内省中完成了对自我的认知。


香港有个荷里活


香港是俗气的,这种俗是大俗大艳,是好食好色之后的自我满足。它不同于上海俗得柴米油盐,也不同于北京俗得大气豪爽,香港的俗更接近人欲,荤气。电影《香港有个荷里活》是陈果“妓女三部曲”的第二部,将这种俗气用一种荒诞、直接的手法表现出来了:粗糙的、肥腻的,又带着梦幻。

周迅扮演的北姑(东东\芳芳\红红)出现在了香港最后一条穷街陋巷——大磡村,出现在朱家父子开的烧腊店,她的到来打破了朱家父子的平静生活,她勾起了他们禁锢已久的男性情欲。他们将幻想与欲望投射在她身上,妄想她能带给他们新的希望,但迷失的他们最终走向绝望。


踏血寻梅


2008年,16岁的湖南少女王嘉梅,因母亲改嫁而移居香港。本来成绩不错的她因与继父不和,离家辍学援交卖淫,遇上变态嫖客,被杀害后遭残忍肢解,港媒还语调耸动报道过“其部分人骨被混入街市的肉档出售”。这一轰动一时的案件后来被改编成了电影《踏血寻梅》。

与《甜蜜蜜》《香港有个荷里活》一样,主角是进入香港谋生的大陆女性,但与李翘或是东东的主动选择不同,王佳梅几乎是被动来到香港的,所以,她对香港始终存在着一种无所适从,她对这座城市没有欲望,甚至还不清楚生活的意义。所以,她在虚拟世界寻求安慰,在陌生人那里找寻解脱。

导演试图找寻出人为什么要杀人的原因,可是,最终却拍出了人的孤独,香港这座城市的孤独。


亲密


在这部电影里,爱情故事需要的激烈瞬间,从头到尾都没有。影片运用回溯的手法,一块块拼图般贴出了一场什么也没发生的暧昧。

“这真是爱情吗?”阿佩左思右想,忐忑不安。汤少即或对她有感觉,却从不表态,疑幻疑真。原本普通的同事关系,究竟是如何开始变质了?如今她该怎么办?这太磨人了。出乎意外地,她的疑难被汤少大刀阔斧地解决掉:他推荐阿佩去其他公司,他意识到事情在向不妙的方向发展,所以及时掐灭了一切可能。

愈是像香港这样的城市,愈是盛产这种暧昧,无数憋仄又狭小的办公室装填着这座城市,大爱大恨的成本太高,高压之下的现代人只能借由暧昧这一解压阀舒缓身心,但也只是出口而已,绝对没有要走远的意思。就像在缺氧格子间枯坐了一下午,起身去阳台或是楼道透口气,抽根烟。


志明与春娇


想要我的电话号码啊? ——神经病,想要电话号码我就直接问你了。

这一部已经不用再多讲,港男港女的爱情故事,每一句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每一句认真话都借着玩笑的外衣。随时准备着奋勇上前的同时,随时准备着拒人千里之外。


重庆森林


快餐店新来的女招待阿菲爱上了时常光顾快餐店的编号为633 的警察,因拆了他的女友留在快餐店给他的分手信,阿菲知晓了他的心情,偷拿到他的钥匙趁他不在时常潜入他家,一边梦游,一边悄悄地改变他的生活。

电影《重庆森林》里的阿菲,带出了另一个不同的香港,它是嘈杂市井、各种小食店参差而立的香港,是更烟火气更世俗的香港,店里的女招待态度散漫,不着急赶路,也不着急赚钱,但指不定哪天就不见了。


分手说爱你


不过是没什么上进心的港男与努力奋斗的港女之间的小情小爱,吵吵闹闹,这样的爱情故事香港遍地都是,这部电影的可爱之处在于它真实生动地还原了这种不起眼的爱情。

“BB,我今日有咩唔同啊?!你要睇得出,知唔知啊!!”

影片大篇幅落脚在日常生活中小情侣之间的情爱互动,这种弄不好就容易假,让人起腻、犯恶心,可电影里的薛凯琪撒娇闹气是那么真实自然。我想,每一个真正恋爱过的人,看过都会在心里暗自感叹:这不就是我么?


十二夜


第一夜,只有恋爱中的人才认为,他们的相遇不是偶然的。第二夜,小心那些热恋中的人,因为他们都是疯的。第三夜,像蜜一样甜!第四夜,男人的尊严都放在女人的其他男人身上。第五夜,女人的尊严都放在她们的脸上。第六夜,你了解我吗?第七夜,你快乐,所以我快乐?第八夜,分手。第九夜,我想你!第十夜,继续还是放弃?第十一夜,尾声,轮回?第十二夜,爱情就如一场大病,过了,就好。

电影几乎给出了一个爱情范本,用十二夜的时间将都市速食爱情说了彻底。相识、相恋、分手、复合又分手,开始另一次循环。爱情就像香港的夜灯,人群,车流,明明灭灭,人来人往,往复不息。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