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需要那么多致郁系吗?

MO生活志 阿嬷
这一切,不过是生活所迫。

Horace and Pete

written by Amo


如果你喜欢马男,那你也会喜欢这部只有10集的晦涩喜剧《百年酒馆》。


但看多了太多类似的东西,反而不知道要如何去讲述它。无非就是那些东西,那些感伤啊、困惑啊、混乱啊、孤独啊、爱啊以及现实讽刺什么的,人们过着咬文嚼字的口舌干瘾,世界不会因此有任何改变,自己的人生也不会有任何起色。


表达是暴露自身局限的行为,偏见、愚蠢、狂妄或是浅薄,统统在你表达的那一刻暴露无遗。那些自以为是的见解,那些牵强附会的想象,在曝光于众的瞬间便显得无比可笑。几乎每次发送文章我都会感到无比惶恐,为自己浅薄无知的卖弄被人知道而惶恐。


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是不需要别人指导他该怎么去生活、做人以及爱的,他只要去做就好了,想吃什么立刻去吃,想见什么人马上去见,这才是对的事。


大部分时间我都觉得自己在做无意义的事,发表一些无意义的感慨,我真的那么热衷这些表达吗?我对男女关系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不是个乐于同人分享的温暖的人,对与他人产生所谓的联结毫无想法,我一点都不在意有没有人感同身受。


这一切,不过是生活所迫。


有一天黄昏,我搭乘通勤地铁回家,然后看着周围的人,几乎每个人都在看手机,他们用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表情在盯着各自手中那块发光的长条块,我突然就觉得悲从中来,这一列车的人,我们大家其实和丧尸没有区别啊。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推送了太多类似气质的作品,颓丧、抑郁、格格不入、孤独的氛围。当然,它们都是很好的东西,但其实连自己都想吐了。


所以,关于这部剧,我只有文前的一句话:如果你喜欢马男,那你会喜欢它。


假期准备去看小丸子,这才是我需要的。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