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句都很丧,却道出了人性卑劣

MO生活志 阿嬷
丧失为人的资格


丧失为人的资格

written by Amo


感到悲伤和痛苦的时候就会想读太宰治,于是愈发地灰暗,那种自戕般的隐含着快感的灰暗 。我一直怀有一个疑问,有没有人会因为读他的东西而自杀?或许没有吧,如果有的话,应该会被人知晓。当然,有也不一定。


在他的文字里,对人类的失望与畏葸无处不在,那些撕破人性卑劣面具的句子,哪怕是短短几十个字,也能让你延绵出无数活生生的经历和感触。太宰治就像是一只用来实验人类恶本能的小白鼠,被投放在人群之间,历经众生相,饱尝其苦,而后写出了那些触目惊心的体验。


他大多数时候是懦弱的、混账的、自我厌恶的,无论是在最为人熟知的「人间失格」里,还是其他像「女生徒」「斜阳」「奔跑吧,梅勒斯」基调上都是自我贬责的,生而为人由衷的自我厌弃,对人群的睥睨也多含恐惧。唯独在「如是我闻」中表现出坚硬的对抗姿态,那种对自己文字的捍卫,容不得任何惺惺作态的人指手画脚的强悍,是可以死相拼的。


大多数人对太宰治或是「人间失格」的印象都只是那句「生而为人,对不起」,它被用在了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而被更多人知道。片子里那个如草芥般顽强生长的女孩子,任何时候都对世界报以鬼脸的人,我好爱她。


似乎人们已经脆弱到无法阅读沉重的东西了,人们谈论美食来替代生死,用表面美好来麻痹自我,我们已经无法直面深切的痛苦了吗?


下面是一些我极喜欢的话,关于人性的阴暗面、自我厌恶以及自我毁灭的句子,每一句读起来都好丧,但是却极其痛快,就着松子的鬼脸享用吧。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


▸人啊,明明一点儿也不了解对方,错看对方,却视彼此为独一无二的挚友,一生不解对方的真性情,待一方撒手西去,还要为其哭泣,念诵悼词。


▸相互轻蔑却又彼此来往,并一起自我作贱,这就是世上所谓朋友的真面目。


▸你长得不漂亮,所以得学会招人喜爱。你身子骨弱,所以至少要做到心肠善良;你好说空话,所以要尽量多做一些。


▸我自负的谦让、谨慎、顺从都是捏造的假装。我不过是个单凭知觉、 感触而喜悦,像个盲人般在生活的可怜的女人,不管知觉、感触是多么敏锐,但那还是属于动物的本能,与睿智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清楚地明白自己是个愚蠢的白痴。


▸只有观念的生活,故作无意义的高傲, 真是让人轻蔑。你没有生活目标,实在该对生活更积极些;老是摆出一副思索、烦恼、自我矛盾的样子,其实一切只是自己太过伤感罢了。只是一味地怜惜自己、安慰自己而已。是你把自己给高估了!


▸一旦被问到想要些什么东西,顿时变得什么都不想要了。什么都好,反正也没什么东西可以让自己感到开怀的,这样的想法在心中闪动着。


别人给予自己的东西就算再怎么不合意,又无法拒绝得了。对讨厌的事说不出讨厌,对喜欢的事也像偷偷摸摸似的,感觉极不愉快,我整个人闷在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中。


▸这世界上每个人的说话方式都如此拐弯抹角、闪烁其词,如此不负责任、如此微妙复杂。


他们总是徒劳无功地严加防范,无时无刻不在费尽心机,这让我困惑不解,最终只得随波逐流,用搞笑的办法蒙混过关,抑或默默颔首,任凭对方行事,即采取败北者的消极态度。


▸不具有敏感这种东西的人,总是会深深刺痛别人而不自知。我一心只想着自己的苦恼, 完全没有意识到其他人也在努力的活着。


▸他仅是为了自己的快乐在最大限度利用我罢了。


▸相互欺骗却又令人惊奇地不受到任何伤害,甚至于就好像没有察觉到彼此在欺骗似的,这种不加掩饰从而显得清冽、霍达的互不信任的例子,在人类生活中比比皆是。


▸只要与人见面,一说出“近来可好?”或是“天气又变冷了!”之类的问候,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痛苦地觉得自己像个世上仅有的骗子,好想就此死去。最后,对方也对我戒慎恐惧地不痛不痒地寒暄、说些净是谎言的感想。


一听到这些,不但会因对方吝于关心而感到悲伤,自己也越来越讨厌这个世界。世人,难道就是彼此这样呆板地招呼、虚伪地关怀,双方都精疲力竭为止,就此度过一生吗?


大多数小说都是在通勤地铁里读完,于是书里的情绪又更深了一层。你知道,如果你想要一窥人类的可怖面孔,去挤挤北京早高峰地铁就感受深切了。哪怕我每天都坐着来回,仍旧会平白无故承受来自陌生人之间操来操去的语言强奸。


密闭空间里肆意争吵撕脸皮的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争谁更有素质,那模样真是可笑至极。我想,他们强悍得如此心安理得,大概是不读太宰治的。


 ©引文来自太宰治小说,图片来自电影《被嫌弃的松子一生》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