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生来什么都不缺的人还真是讨厌啊

MO生活志 阿嬷
那些生来什么都不缺的人还真是讨厌啊



賢者の愛

written by Amo


嫉妒是对一个人拥有的不可剥夺的优越品质所产生的憎恨。由嫉妒产生出来的恨意常常比一般的仇恨更难消除,因为仇恨有可能是出于误解,但嫉妒里面没有误解。所以当一个人嫉妒另一个人的时候,他对这个人做出任何不可理喻的残忍事,都不需要理由。


日剧 《贤者之爱》便是一朵由嫉妒之心催生出的复仇之花。全剧可以一分为二地去看,它由嫉妒与复仇两部分组成,你可以看到一个女人是如何因嫉妒之心一步步让另一个女人一无所有的,你也可以看到一个女人是如何因复仇之恨苦心孤诣二十年让另一个女人付出惨痛代价的。


说到底,这是两个女人的战争。


嫉 妒 之 心


这世上只存在一种关系,剥削者与被剥削者。我们生命中不论亲情、友情或是爱情,这些以爱为名的关系本质上都是剥削与被剥削,所谓一物降一物。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百合便开始了对真由子长达三十几年的剥夺,而给这种剥夺持续提供动力的,便是她的嫉妒之心,她嫉妒真由子的命好。


真由子属于那种生来什么都不缺的人:家境优渥,父慈母爱,自己心善貌美,初恋谅哥哥前途不可限量且温柔体贴就在身边。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像真由子这样的人,大多完美又无聊地过完一生了。


百合就是真由子命中的意外,克星。


“ O 型血的人要照顾B型血的人 ” 、“ 给我 ” 这两句毫不客气的话是她作为剥削者对她的 “奴隶” 真由子行使主权的开始,初次见面的她便不容分说地要走了真由子脖子上的宝石项链。


在后来的人生里,真由子的耳环、洋娃娃,只要是百合看上的,统统都被掠走。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真由子拥有的优越人生才是百合的嫉妒之源,真由子的独生女身份,她的幸福家庭和完美初恋,她都好想要。


她闯入真由子初恋谅哥哥住的房间,热情地介绍自己套近乎,在成年之后成功将其夺为己有。


假期出游的时候,她在雷雨之夜闯进真由子父亲的书房,上演洛丽塔的诱惑。被真由子撞见后,心怀愧疚的父亲最终自杀,真由子失去了最爱的父亲。


而在许多年后,在得知真由子的母亲欲将别墅售卖的消息,百合又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气势。


“那些生来什么都不缺的人还真是讨厌啊!”


这恐怕是百合面对生来幸运的真由子时,内心深处最常响起的独白吧。


事实上,她并不真正需要真由子的东西,她嫉妒的是真由子与生俱来的优越,就像暴发户在贵族面前,永远少那么一些底气。所以,她选择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掠夺,或者说毁灭这种优越。


“给我!”这是百合对真由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复 仇 之 恨


对百合而言,生来什么都不缺就是最大的罪恶,对真由子来说,生来什么都不缺也是她人生的悲剧之源。


通常情况下,比起那些什么都要努力争取的人,生来就什么都有的人好胜心相对要淡薄,只有从未拥有或是失去了才会想得到,如果一个人生来就什么都有了何来「得到」一说。


内向敏感的性格,加上生来什么都不缺的优越,真由子面对百合的欺压,一直容忍退让。项链拿走就拿走了吧,洋娃娃拿走就拿走了吧,哪怕心里不舒服,但总得来说都不是紧要的事情。


真正让真由子感到愤怒的,是百合对自己至爱之人的掠夺。她夺走了自己的初恋,甚至间接害死了自己敬重的父亲,这不可原谅。


真由子开始了苦心孤诣的二十年复仇计划。


在百合生下与初恋谅哥哥的孩子时,她的复仇之花便播种了。她给孩子取名直巳,然后按照谷崎润一郎的小说《痴人之爱》的变态套路,将直巳调教成“自己喜欢的男性伴侣”的模样。


经过二十年的调教,直巳最终长成了真由子期待男性的样子,他有教养和品味,并且忠心于她一人。此时的她已经不是二十几年前任百合宰割的富家少女,她已经是个可以面不红心不跳地当着百合夫妇的面暗下与他们的儿子调情的成年女性。


她精挑选时机,最终占有了一手圈养的少年,完成了她的复仇计划,一切看起来很完美。


虽然该片噱头在中年女性圈养少男的禁忌之恋,但无论是画面尺度还是角色表演都没有超出预期,类似题材像韩剧《密会》或是电影《毕业生》都有更经典出色的演绎。


不过,嫉妒、复仇与女性主题算是意外之喜。而作为只有四集的迷你日剧,后两集里角色们在真相到来之前的失控与真相揭示后的人生走向也让人期待。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