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买的从来就不是性价比啊

MO生活志 阿嬷
女人买的从来就不是性价比啊




通勤地铁的灯箱招贴

办公大楼的电梯显示屏

社交媒体软件的弹窗邮件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被提醒消费

“我得买什么”逐渐被“我总该买点什么吧”

双十一逼近

到底买不买买什么

或许我们该聊聊什么是好的消费观了

依旧感谢两位知友的分享


01

一定要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不要相信有性价比更高的替代品

来自知友\同名微信号@eastendmi的一条分享


我的朋友Chang姐前段时间大费周章从美国代购了一双匡威。我在朋友圈兼微博看连续剧一样看她代购过程,以为她代购了什么宝贝。结果一问,一双匡威。


我的白眼已经翻到后脑勺了,透过手机屏幕掐着脖子问她:“Seriously?a pair of sneakers?还是最普通的那种?你可以直接walk-in到任何店铺里买啊。”


她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认真的回答说,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款匡威。虽然看起来和普通款一样,但其实,真的有差别。而且这款中国又买不到。


我就立刻闭嘴了。


因为我知道,我们自己喜欢的东西,哪怕只有些微的差别,我们都不喜欢了。


差一点点都不行,差一点点就不是了。要买就要买自己心尖上最喜欢的。


在买东西这件事情上,男性似乎的确比女性理智。可是可是,男性思维的购物指导,对女孩子真的没有什么帮助呢。


有人认为,好的消费观就是“分清楚‘我需要’和‘我想要’”或“我花这笔钱,从长远来看能得到什么?”


这在女孩子的包包护肤品问题上,要说需要,我看很多都能不需要了。从长远来看,可能还真的都得不到什么。


也有人认为:“当数量受到约束时,性价比让位于品质是更合理的选择。”


可是,具有审美属性的女性用品,性价比又该怎么判断呢?


一条你好喜欢的裙子,你穿上它去约会,你的开心程度,怎么算在性价比里?


你们是真的崇尚这样的消费观吗?如果我们人类,在花钱上都要保持这么理智,我们是不是也会失去很多乐趣呢。


我们做太多太多事情,都在考虑将来、考虑以后。为此我们辛苦的读书、工作。


那么在花钱这件事情上,我们能不能暂且只考虑眼前的快乐?否则我们的辛苦究竟为了什么?


我觉得,女生闲来买东西,最看重的一点就该是“我真的喜欢吗?”


鞋子,一两双就够穿了。包,一个就够背了。衣服几件忍着也能换换出门了。再多买,理论上就都是“我不需要”。


既然都是锦上添花,那我们就要做到“一定要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并且“不要相信有性价比更高的替代品”。


替代什么替代。你喜欢的人不能替代,你喜欢的东西就能替代了吗?


不要再说性价比了。如果你和只是觉得合适的男生在一起过,也和自己没有原因就爱上的男生在一起过。那你一定明白,“最喜欢的”带给你的快乐,是性价比永远、永远都没有办法给你的。


现在揭晓一下chang姐那双“ 我喜欢所以不能被替代的 ”的鞋子。


图下方的那双鞋,是匡威1970年生产于日本的vintage Chuck Taylor,作为匡威Chuck Taylor鞋款的死忠粉,Chang姐姐从泰国淘到了它。


经过几十年,Chuck Taylor的鞋型已经有了改变(右边那双),70年代的CT鞋头相对来说尖一点现在的款就看起来就大一些笨一些。


Chang姐说:“我就不想笨这一些。”


这么多年来,CT出了很多版本,比如图左那双就是安迪沃霍尔的合作款。而今年,匡威又出了1970CT的复刻款。这款鞋在上海的匡威店没有,她在上海的买手店里找也只找到了男士的尺码,所以只能专程拜托朋友从美国买。而且这次的复刻CT有各种材质,她买的这双不是帆布,而是suede。因为“我就喜欢这种茸茸的翻毛感。”


大家可能会问:这三双鞋有差别吗?绝对有啊你们看仔细点。可是差别大吗?的确不大,很小。那么为了一双Converse值得费那么大周折吗?当然值得。


要知道,最喜欢的东西,从来都没有替代品啊。


很多年长的人说:年纪越大、购物欲越下降、真正喜欢的东西越来越少。


年轻时,没多少钱,但有时间有心情去旅游。年纪大了,钱是有了,但是却没心情了。真的有钱了后,享受钱所带来的快乐的能力已经下降。所谓及时行乐,想必说的便是如此。


那么,年少时真正喜欢的东西,就让我们努力工作甚至节衣缩食,先把它拥有好不好。


02

数量做减法,质量做加法

和自己拥有的东西建立联系

来自知友@刘小敏的一条分享

故事是这样的。


从2014年年初年开始,我进入了频繁更换居住地点的生活。不是出差、不是旅行,是整个人连根拔起卷了全部家当超远程搬家的那种。

到今天为止,我两年时间里被拔了七八次,北京到深圳,深圳到上海,上海到北京,北京又到伦敦,在伦敦又先后搬了三次,Liverpool到Victoria再到Bromley。

俗话说三次搬家等于一次失火,我这种分分钟要把全部家当打打包塞进一个旅行箱的选手,大概是已然看破天灾人祸。

这段神奇的经历让我整个人都重塑了一次。最显著的就是消费观:因为我每次要伸手买一样东西,不止是买下一个物件,更是选择一个战友。我时刻在想,今天我买了它,明天我就要拎箱子走人,在我的箱子里有它的地方吗?

你们一定觉得,对于一个以买买买为乐的女生来说,岂不是痛苦至极,“我恨不得在家里建一个博物馆好吗?!”“天呐,我光是鞋子就要塞满三个旅行箱!”

确实。


刚开始我简直超不适应,每次换地方,都要满含热泪的舍弃掉一大堆我的小宝贝,送人的还好,二手卖掉的也还好,最可怜的是那些活活被扔掉的小精灵们,恨不得给它们全都拍张照片,假装它们并未离去…然而渐渐的,我身上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

因为扔东西很痛,我克制了自己买东西的数量。


因为数量有限,我只能逼自己去买那些款式质量都超级棒的经典款。


又因为买的都是经典并且不多,我发现我开始有能力消费以前觉得好贵的“大牌”。


又因为大牌结实耐用持久续长,我也变得并不需要经常更新补给。

我发现我跟我所用的东西,渐渐的都产生了一种联系:它们不再是扔在衣柜里的一堆杂物,而成了我能“叫得上名字”的“资产”。

说资产严重了些,所以我加了引号。类似于“嗯,我有一双5050的过膝靴,搭配冬天的大衣和春秋的短裤都是好手”“嗯,还有一只MK的铆钉包,每次拿出来都称心如意,接下来不用再买类似风格的啦”“深色系的衣裤我都有鞋子cover,这次再买双浅色通勤就好”的这种感觉。

当然很多时候会买错,买错了就咬牙丢掉,衣柜里只留下超满意的作品。久而久之,人的品味都会蹿升一大截。开始的纠结变成了现在的轻松和通畅。


大概是“减少生活中自己稀里糊涂的部分”这件事,给我带来了一种“我能掌控我的生活”的感觉吧。

当然另一个结果就是,我愿意“囤”下来的东西都很好,也都很贵,每次穿出门都很自信,每次拿起来都好开心~

当然另另一个结果就是,我发现我越来越买得起自己喜欢的东西了,大笔花钱也不喊着剁手了:我就买这一两件,而且超高利用率,很理直气壮好嘛~

这些“搬家也不扔”的新资产成了我的好伙伴,我们定期扩招严格审核,分工明确合作愉快,大家互相搭配,谁都不掉链子,这感觉真的是太棒啦——并且它们加起来,跟一柜子又一柜子过季就不想穿的淘宝款相比,也并没有多花多少钱。

偶尔有当季流行,就招聘个“临时工”,买来就是这个心理,所以过季了扔掉一点都不觉得可惜。再也不会再有囤一堆衣服无力整理的苦恼,每次打开箱子下决心清理,拿来拿去总嘀咕“还好好的呢”“万一再穿呢”,然而你大部分时间穿出门的,都是些“无奈的妥协”。

所以我的体验是:在购买之前,问问自己,如果明天要搬家,带着旅行箱去另一个城市生活,我会带着它吗?

——很多时候,你的那些买还是不买的纠结,根本经不住这个问题的考验。

数量做减法,质量做加法,和自己拥有的东西建立联系,从而更好掌控自己的生活。让自己的每一天,都跟一些美好的东西在一起。

我觉得,这应该是个不错的消费观。


看完文章

是不是该去购物车扔扔扔了呢


©整理编辑 | 阿嬷,引文内容及图片已获知友@eastendmi@刘小敏授权,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商用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