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只要觉得“不舒服”便可报警,山东邹平发文整治恶俗婚闹

  2021-04-02 10:15:51

  文/顾鸿儒

 

  近日,山东邹平市发布的一则打击恶俗婚闹的公告,在网上引发热议。

 

  一直以来,对于恶俗婚闹行为,始终缺少必要的法纪手段来遏止。一些地区的“婚闹”脱离了文明和适度的前提,由“婚闹”变为“胡闹”,对新人或伴郎伴娘造成人格侮辱甚至人身侵害,不仅影响恶劣,甚至还会发生刑事案件。

 

  最近几年,一些地方政府陆续严正声明,严禁在婚庆活动中,实施相关低俗的恶俗婚闹行为,违者由公安机关视情节依法予以治安处罚,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但专家表示,恶俗婚闹之所以发展至今,与相关部门对婚俗文化管理的缺失有很大关系。民俗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良好习俗的形成,离不开正面的宣传和引导。

 

只要觉得“不舒服”便可报警,山东邹平发文整治恶俗婚闹

  一对新婚夫妇在街头“被”闹婚。图/中国新闻图片网

 

  邹平打击恶俗婚闹

 

  日前,山东邹平市文明办、妇联、公安局、民政局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打击恶俗婚闹的公告》。公告称,严禁在婚庆活动中实施“强行亲吻、搂抱或采取其他方式侮辱、猥亵新娘、伴娘”“强行在新郎、新娘及其他人员身上涂抹、撒泼异物”等低俗、恶俗婚闹行为。

 

只要觉得“不舒服”便可报警,山东邹平发文整治恶俗婚闹

  邹平市关于打击恶俗婚闹的公告。图/邹平民政公众号截图

 

  对于“婚闹”程度的把控,邹平市相关工作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只要觉得“不舒服”,便可以拨打报警电话,违者将由公安机关视情节依法予以治安处罚,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山东邹平市婚姻登记处主任钱小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6月,邹平市被评为山东婚俗改革市级试点单位之一,试点时间为两年,为了推动试点工作顺利开展,以及精神文明城市建设,邹平市推出打击“恶俗婚闹”的相关政策,严禁在婚庆活动中实施低俗、恶俗婚闹行为。

 

  对于邹平打击恶俗婚闹,各方都给予积极评价。

 

  “山东邹平打击婚闹的政府公告,除了对本地产生一定效果外,也会通过网络,在全国得到大力宣传。人们通过网络接收到此类信息,这对各地频繁出现的恶俗婚闹,会起到一定的提醒和威慑作用。”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刁统菊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据钱小滨介绍,邹平是山东省16个婚俗改革试点县(市、区)之一,各试点可将治理经验随时报送,试点工作结束后,将评选出优秀试点案例,将经验做法在山东全省进行推广。

 

只要觉得“不舒服”便可报警,山东邹平发文整治恶俗婚闹

  山东省民政厅关于印发《婚俗改革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

 

  这不是山东省首次整治“恶俗婚闹”。

 

  2019年,山东省莘县七部门联合发出的通告,严明禁止在城区道路、广场等公共场所进行任何形式的不文明婚闹行为,并对违反规定者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

 

  2018年,山东省日照市也曾召开工作会议,推出《日照市组织开展遏制恶俗婚闹专项整治行动的工作方案》,安排民政系统关口前移,在领证过程中,向新人宣传和讲解不文明闹婚行为对社会和家庭的影响和危害,逐一与新人签订《抵制恶俗婚闹承诺书》。

 

  与之前不同的是,邹平此次的相关规定更加细化。据钱小滨介绍,为了打击一切可能存在的恶俗婚闹行为,邹平在去年就开始调研,结合群众意见与网友观点,尽可能的将各种低俗、恶俗婚闹行为列在本次公告中。

 

  此外,钱小滨还透露,这次是山东省首次举全省之力,推动婚俗改革试点工作,“之前,都是地方自己根据本地具体情况进行管理”。

 

  据了解,2020年国家民政部印发《关于开展婚俗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开展对天价彩礼、低俗婚闹等不正之风的整治,推进社会风气好转。自《意见》发布以来,各省市、自治区纷纷跟进。

 

  “婚闹与一个地方整体的文明程度有关系。在不同的文化层面,例如高等大学与偏僻农村,对婚闹的接受程度肯定不一样。”山东省民俗学会常务理事王庆安表示,婚闹习俗与文化程度有很大关系,从历史沿袭来看,婚闹由古代“抢婚”习俗发展而来。

 

  据相关文献记载,“抢婚”盛行于以男性为中心的游牧时代,当时因女子被看作男子的“所有物”,成为部落与部落间发生斗争时的掠夺对象。

 

  王庆安表示,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抢婚”逐渐被淡化,慢慢发展成今日的“婚闹”。

 

  整治效果有待检验

 

  恶俗婚闹一直广受人们关注,却屡禁不止。近年来,恶俗婚闹频上热搜,不良婚俗理念,在一些地区根深蒂固。

 

  据人民网报道,婚闹时,曾有新郎被绑在灯柱上,身后挂满鞭炮,点燃后被炸伤送往医院就诊,“红事”险变“白事”。

 

  另据新京报报道,河北秦皇岛一处婚礼现场,新人遭亲友团用灭火器狂喷,现场瞬间被白色粉末笼罩。专家称,过分吸入灭火器干粉,会对肺部带来不可逆损伤甚至致人死亡。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因“闹伴娘”的尺度越来越大,伴娘竟然作为一种“职业”应运而生。据济南都市频道报道,郑州某婚庆工作室,就有租伴娘的业务,相关服务费用因“婚闹尺度大小”而有所差别,从业人员多为一些从事特殊行业的女性。

 

  此外,一些恶俗婚闹花样繁多。例如,新郎被捆绑在树上,浇啤酒、倒酱油、砸鸡蛋,以及扮演种种不雅角色;或将新人涂满墨汁,打扮成某种讽刺类造型;或接亲团暴力打砸,沿袭“砸门”风俗。各种各样的奇葩方法恶搞甚至骚扰,不仅将婚礼搞得一地鸡毛,还对当事人造成实质性的身体或精神伤害。

 

  王庆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编撰《山东省志·民俗志》婚嫁习俗和民间文学部分时,他曾采访过一名已婚50多年的女性,虽然过去多年,但当时“婚闹”给当事人留下的心理阴影,始终无法消除。

 

  虽然2020年国家民政局印发《意见》对不良风气进行整治,但一直以来,很少有相关明确的规范意见或法律条文对恶俗婚闹进行约束。最多在一些乡规民约中,提出文明倡议,但也只提到“禁止过度混乱”,关于混乱的“界限”却不明确,难以起到真正约束作用。

 

  “山东邹平出台公告,打击恶俗婚闹,是刑法以外的相关调整,属于地方政府作出的条例。”北京市海淀区婚姻家事委员会副秘书长、律师刘疆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一般来说,政府鼓励对恶俗婚闹进行报警,这仅属于一种指导方式,很难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

 

  “但是,类似猥亵新娘等行为,在司法中很容易界定。只要违背妇女意志对其进行侮辱,就可根据相关司法条令对其进行犯罪界定。”刘疆说。

 

  目前,山东等地先后发布公告,言明惩治办法,但均属于近期措施,相关效果有待时间检验。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目前中国法律中没有对此作出专门规定,各地也没有针对婚闹出台过任何地方性的行政规章,更没有全国性的统一规定,这为有关部门依法执法带来了不小的难度。

 

  刘俊海认为,治理婚闹乱象,既要有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与信念,更要有法律的保障和支撑。他建议,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中增加婚俗的内容,对婚闹行为作出禁止性规定,为管制婚闹恶习提供明确的法律依据。

 

  除了政府在法律、制度层面的深化细化相关规范,王庆安认为,遏止恶俗婚闹,各地政府还应加强重视。“恶俗婚闹虽然淡化了‘抢婚’,但这块文化一直被忽视,没有被纳入到认真管理的范围中,才导致它的蔓延,催生了很多不文明的行为。”

 

  此外,王庆安表示,民俗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现代文明因素的注入需要一定的时间;良好习俗的形成,需要政府引导宣传,再经过每个人的推动和努力,才能步入文明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