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演员整容失败致鼻尖坏死,当事人:医生曾说没有任何风险

王春晓  2021-02-08 15:43:25

发出来也是想让别的女生注意安全

  2月2日,演员高溜发文称,自己在广州一家美容医院整形失败,导致自己的职业生涯就此结束。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事发后,医院只支持1.98万元的医疗赔付,拒绝承担其他责任。

 

  此事引发关注后,当地卫健部门介入调查。该医院回应媒体称,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且术前已经提示过当事人。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认为,如果认定手术失败造成伤残,当事人可以到法院起诉,可以要求医疗机构赔偿医疗费、已产生的后续修复费、误工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各项费用。

 

  整形失败后鼻尖发黑坏死

  

  2月2日下午,演员高溜在社交平台发文称,自己在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做鼻子整形失败后,出现鼻尖发黑坏死的情况。

 

  高溜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先前她并没有想过要做鼻子手术,有两个朋友认为,她的鼻子稍有欠缺,建议做一个微整。得知已有朋友在熙施美容做过鼻子手术,术后十分美观,自己也有点动心,便通过介绍认识了手术医生,“医生说没有任何风险,加上有朋友也做了手术,还有在医院入股,我也没多想。”

 

  2020年10月29日,高溜在朋友陪同下前往熙施美容。手术开始前,她曾向医生表明12月要拍戏,医生回复半个月即可恢复,拍戏不受影响。随后,医生又向她推荐了做鼻子耳软骨、肋软骨和膨体手术,需要从自己身上取下肋软骨,再移植到鼻部。因有熟人介绍,医院将手术费打了5折,她只花费了4万多元。 

 

  在体检确定没有问题后,高溜在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字,当天下午2点多,她被推进手术室,进行了4个多小时的手术。高溜回忆,术后当晚,她的鼻头泛红出现积血,上嘴唇也肿得厉害,吃东西基本不能动,她向医生咨询,被告知系碘伏过敏造成。

 

  图/受访者提供 

 

  出现上述状况后,该医院建议高溜留院观察3天,但输了3天的消炎水后,整个鼻子发炎感染。这时,医生告诉她需要二次手术,即将之前的假体取出来,“院长说是为了保住我的鼻子,而且不会耽误我的工作。” 

 

  高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自己也很害怕,但还是选择相信医院。4天内进行两次手术后,她的鼻尖和鼻小柱的皮肤颜色越来越黑,出现鼻头坏死。最终,11月5日,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决定将其转院至广州南方医院接受治疗。

 

  美容医院不但没有实现“半个月就康复”的承诺,反而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高溜称,转院之后,有专家告诉她可能要毁容,她在手术过程中就已经出现感染问题,“知道情况后,我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

 

  在南方医院的61天里,美容医院共为高溜支付了4.5万元的治疗费。期间,除了吃药、输液,高溜每天需进行数小时的高压氧治疗,“打抗生素和消炎药打到最后,两只手臂和手能扎针的地方都扎了针,感觉血管都打硬了。”

 

  高溜称,经过治疗后,她的鼻子看上去“没那么恐怖”,但鼻尖坏死的后续治疗依是未知数。她咨询多个专家医生得知,后续治疗可能长达一年半左右,目前还不能保证完全恢复。

 

  图/受访者提供 

 

  1月23日,高溜出院后,到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协商后续治疗事宜,并希望院方能承担后期治疗费用及误工费。在手术失败后,她签约的多个拍戏合同无法执行,由此产生的违约赔偿费用等多达200多万元。

 

  不过,医院拒绝了高溜的要求,并称3个月最多给予1.98万元的赔偿,如果不同意,支持走司法程序。

 

  高溜表示,出院后她回到老家养伤,犹豫了半个月,才最终鼓起勇气发布相关微博,“每个女孩都是爱美的,我发出来也是想让别的女生注意安全,如果有问题一定第一时间治疗。”

 

  律师:知情同意书不等同于免责声明

  

  2月4日,高溜整容失败导致鼻尖坏死一事登上微博热搜后,中国新闻周刊联系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对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据上游新闻报道,该院工作人员称,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而且整形前已告知对方手术风险。对此,高溜再次予以否认,并称美容医院态度十分强硬,她只能考虑请律师走司法程序。“他们毁的不仅是我的鼻子,而且毁了我的一辈子”。

 

  图/受访者提供 

 

  根据高溜提供的相关资料,她进行的首场手术名称为“熙施隆鼻术+鼻翼缩小术(未做)+鼻基底填充术”,麻醉方式为局部麻醉。第二场隆鼻术后假体取出手术,医生又诊断其为“鼻基底不对称”。高溜表示,这两个说法均与实际不符,已向相关部门进行投诉。

 

  针对此事,广州市天河区卫生健康局回应媒体称,已经收到投诉,正对涉事医院进行调查。该机构有隆鼻术备案,至于手术是否失败,要通过医疗鉴定来明确责任方。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医疗美容服务本身具有一定的风险性,普通美容机构仅能进行生活美容的范畴,并不能从事医疗美容行为,从事医疗美容的单位或个人需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并按照核准登记的项目开展医疗美容活动;从业人员需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并依法注册在执业地点。

 

  付建称,如果未取得相关资格而从事医疗美容服务,医美机构需承担行政责任,即由县级以上卫计委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得及药品、器械,并处10万元以下罚款。

 

  付建还提到,未取得相应资格,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行为无效,行为无效的话手术费用应当返还。若其行为已构成犯罪的,还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另外,高溜签订的“熙施医学整形美容手术知情同意书”提到,手术采用的组织代用品,有可能出现手感变硬、局部发红、破溃等排斥反应,术前难以预料,若发生应及时到院处理,但不退款,“此系顾客个体差异所致,与手术本身无关”。

 

  付建认为,知情同意书只是一种风险告知,且后续医院是否承担侵权责任与该知情同意书无必然的因果关系。“知情同意书的签署只是让家属了解了手术存在的风险,不等同于医生免责声明。同样的,手术同意书虽然是一种授权行为,但并不意味着它有免责的效力。”

 

  “如果认定手术失败造成伤残,受害者可以到法院起诉,可以要求医疗机构赔偿医疗费、已产生的后续修复费、误工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各项费用。”付建称。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