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刑满释放后又被监委调查,鲜见的官员“二进宫”

周群峰  2020-04-20 11:38:07

官员因违法犯罪被开除公职、刑满释放后 又发现有漏罪的情况 监察机关该如何调查处理

  图/IC

 

  湖南规划系统前官员的漏罪追责

  本刊记者/周群峰

  发于2020.4.20总第944期《中国新闻周刊》

 

  4月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刊发《三堂会审:刑满释放后为何又被监委调查》一文,剖析了湖南省长沙市规划局原副局长、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原常务副主任周江案。

 

  现年60岁的周江,曾是一名副处级官员,却被当做典型案例上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2014年5月,周江因违纪违法问题被长沙市纪委立案审查,后因受贿罪获刑3年。2019年3月,出狱仅1年多后,他再次被查。2020年2月13日,湖南省永兴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周江有期徒刑5年。

 

  判决书显示,这名长期任职于规划系统的官员,因手握建设项目的选址、下达规划要点、对总平面图的审批和用地规划许可证的发放等大权,成为众多开发商围猎的对象。

 

  他出狱后被发现涉高官案,并被深挖漏罪,也是官员“二进宫”案件的典型。这样的案例比较少见,官员因违法犯罪被开除公职、刑满释放后,又发现有漏罪的情况,监察机关该如何调查处理,也备受关注。

 

  女商人群发短信举报

 

  周江,1960年10月 30日生于广东省广州市,硕士学历。其履历显示,自1994年起,他长期在长沙市和郴州市规划系统任职。

 

  2010年,周江借调郴州期间,曾被长沙女商人、时任长沙市天心区政协委员林昔珍实名举报。林昔珍的养生会所曾被十几人连续打砸了一个星期,损失巨大,她怀疑幕后指使者是周江之妻薛琼。

 

  2010年12月12日凌晨,有发帖人将《私家侦探“探”出规划局长千万资产》一文发出。帖子称: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周江一家,在长沙有9套房产。这些房子的具体地址、面积、所有权人、发证时间都写得非常具体。在房屋所有权人中,有8套为薛琼、1套为周江。发帖者还称,周江在担任长沙市规划局、房管局领导时,将妻子薛琼推上商业舞台。薛琼还是长沙市明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明阳公司)和长沙华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华都公司”)的法人代表。

 

  长沙一位当地资深媒体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面对网帖中的质疑,他曾向周江本人求证。

 

  周江当时称,1992年,妻子薛琼和长沙市规划设计院同事下海经商,他在1994年底通过公开考试进入长沙市规划局。妻子只占明阳公司很小的一部分股份,也不是公司法人代表。华都公司原来的法人代表和大股东是一位姓阳的人,这名阳姓股东去世后,另外3个股东将股份转到妻子薛琼名下,其公司名义上注册资金1000万元,其实已没什么资产。

 

  接近明阳公司的知情者提供给《中国新闻周刊》一份薛琼手写的个人履历表显示,薛琼履历与周江所言存在出入。在该履历表中,薛琼生于1962年6月,本科。其主要工作经历是:1981年9月至1995年8月在长沙市规划设计院规划室工作;1995年8月至2001年5月在长沙市华银建筑设计公司工作。

 

  “这充分说明,1994年周江到长沙市规划局做副局长时,其妻子薛琼并未下海。2001年5月,明阳公司成立时,法定代表人即是薛琼。”该知情人称。

 

  2011年年底至2012年年初,长沙公布了5268名领导干部的联系方式。2013年11月20日,林昔珍向1000多名领导干部群发短信,实名举报周江。举报内容包括2010年的网帖内容,还增加了新时空大厦存在容积率调整、消防不规范,规划中“道路用地”变“商业用地”等问题。

 

  面对举报,周江向媒体回应称,他属于长沙市管干部,借调到郴州工作。对于林所反映的问题,“不是什么新情况,三年前长沙市纪委就知道,湖南的报纸都报道过。”

 

  2014年2月26日下午,林昔珍再次群发短信至千名领导。2014年5月,周江被宣布接受纪委调查。同年9月4日被批捕。同年11月4日被长沙市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2015年9月15日上午9点,周江案在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起诉书指控:周江自1995年至2008年担任长沙市规划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期间,在审批相关房地产开发项目用地规划手续时,接受了湖南美联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等12家房地产开发商和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原院长的请托,利用职务为其谋取利益,于2000年至2011年期间,先后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44.3561万元、美元2.3万元。

 

  坐在旁听席上的林昔珍发现,起诉书中并无自己举报涉及的内容,她不满意,认为周江不只是受贿,还涉嫌贪污罪。庭审结束后当日下午,她便前往长沙市检察院继续举报。

 

  2016年6月6日,岳麓区法院作出的判决中,认定周江接到通知后主动到纪委接受调查,系自动投案;周到案后,如实交代自己收受他人贿赂的事实,系自首。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案发前后,周江退出了绝大部分赃款,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

 

  长沙岳麓区法院以受贿罪判刑3年。刑期自2014年8月22日至2017年8月21日止。值得注意的是,周江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并未被送往监狱,而是在看守所服刑。

 

  《中国新闻周刊》从长沙中院在2017年8月14日作出的一份刑事裁定书中看到,法院认为周江确有悔改表现,符合法定减刑条件,裁定减去有期徒刑七天,刑期至2017年8月14日止。

 

  这份刑事裁定书作出当天,周江刑满释放。

 

  2019年12月27日,长沙市规划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周江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在湖南省永兴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图/永兴县人民法院

 

  涉落马副省长案再被查

 

  周江释放后,仅过了一年多自由生活。

 

  2019年3月20日,周江因涉嫌受贿犯罪,再被郴州市监委立案调查。经湖南省监委批准,次日被郴州市监委留置。此时,距离他第一次刑满释放,仅仅过去一年半左右。

 

  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的文章中,郴州市纪委监委第六审查调查室副主任刘洪峰透露:2019年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初核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向力力案时,发现周江在郴州工作期间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刘洪峰说,周江与向力力关系密切。据公开履历显示,向力力生于1962年,比周江还年轻两岁。在周江担任长沙市规划局副局长期间,向力力是长沙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2008年,向力力任郴州代市长,后任市长、市委书记,在郴州任职长达7年时间。2009年2月,时任郴州市市长的向力力将周江从长沙借调至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任常务副主任。

 

  2015年,向力力调任湖南省政府秘书长,后任副省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19年5月落马。同年9月23日,被批捕。2019年12月12日,柳州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向力力受贿一案。向力力被指控受贿6667万元。向当庭表示认罪、悔罪。目前,向案尚未宣判。

 

  2019年9月18日,周江被永兴县公安局刑事拘留,一周后被逮捕。2019年11月,永兴县人民检察院以周江受贿、滥用职权罪,向永兴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周江“二进宫”的犯罪事实,牵涉两个罪名: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永兴县法院此次查明,在2009年至2014年,周江被借调至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任常务副主任兼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张某、马某、邓某、何某、陈某、侯某等人在承揽工程、项目选址、规划审批等方面提供帮助,并以干股分红、低价购房、借款收息等方式收受上述人员财物等共计人民币104万余元,港币10万元。

 

  其涉及的滥用职权罪,则与妻子薛琼有关。《中国新闻周刊》从永兴法院作出的判决书中看到,法院认定:2006年3月,薛琼及阳中印等人投资的明阳公司与另外两家公司共同开发长沙市星典时代项目。

 

  该项目设计住户1322户,按照《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3.2人/户的规定,居住人口应为4230人。为规避《长沙市城市中小学校幼儿园规划建设管理条例》规定的“每4000居民以上住宅区应按标准规划配置小学、幼儿园”等规定,设计公司和开发商对住户人数造假,设计居住人数为3966人。

 

  2006年8月17日,阳中印向周江提交《请求缓签教委意见的报告》,请求先行办理总图审批。同年8月21日,周江在报告上签署“同意在单体报建时签署教委意见”,致使星典时代项目在总图审批环节未征求教育部门的意见,导致开发商规避承担建设小学或缴纳增容费的责任。经湖南盛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损失价值为人民币2282.7499万元。

 

  《中国新闻周刊》从判决书中看到,周江的多个犯罪事实上,都有其妻子或女儿的身影。

 

  判决书显示:2010年,周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郴州市华尔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某开发的华尔星城项目提供帮助,使该项目顺利通过一期建筑方案调整和二期容积率调整。为了感谢周江的关照和帮助,该公司董事长将已由湖南建筑设计院设计好的华尔星城一期项目规划设计方案交给薛琼占股的华银公司设计。华银公司对原设计方案只稍作改动,华尔公司便支付华银公司设计费21万元,薛琼以业务提成的方式从中提取6.4万元据为己有,事后,薛琼将此事告知了周江。

 

  2013年4月,周江、薛琼和广东省中山市华雅家具公司何某等人到云南腾冲旅游时,何某为感谢周江对其承揽温德姆酒店家具采购业务给予关照和帮助,送给薛琼价值1.5万元的玉石戒面一枚。事后,薛琼告知了周江。

 

  判决书显示,薛琼是周江共同受贿人。但至今,未见官方公布薛琼是否因涉案被查的相关信息。

 

  漏罪如何追责

 

  2020年2月13日,永兴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周江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获刑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40万元;追缴被告人周江犯罪所得人民币104万余元,港币10万元,上缴国库。周江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接受司法机关判罚。判决书显示,这次周江的服刑期限到2024年3月20日止。

 

  永兴法院认为,周江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受贿罪的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在未被监察机关宣布采取调查措施前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滥用职权罪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予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周江自愿认罪认罚,可对其从轻处罚。退缴赃款及违法所得1900万元,亦可酌情从轻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2月,周江接受审查时已经如实供述滥用职权事实,为何当时,岳麓区人民法院仅以受贿罪判处其刑罚?

 

  对此,郴州市纪委监委第六审查调查室副主任刘洪峰解释称,根据当时查实的证据,没有足够证据证实其滥用职权罪成立,仅有被告人供述不能定罪,因此对该问题仅作违纪问题进行处理。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只对有证据证实的涉嫌受贿事实进行判决。在2019年的调查启动后,“我们对周江立案后,把反映强烈的星典时代项目问题作为调查重点,进行了全面调查,证据确实充分,周江涉嫌滥用职权罪”。

 

  国家公职人员因违法犯罪被开除公职、判处刑罚后,又发现有遗漏的职务犯罪未调查处理,监察机关对其是否还有管辖权?成为此案件中的一个关键问题。

 

  刘洪峰说,监察机关仍有权进行调查处理。因为该对象曾经是公职人员,并且其涉嫌的职务犯罪行为也是在行使公权力过程中发生的,对象当前的身份状态不影响监察管辖。如果在刑法规定的追诉时效范围内,对于已因犯罪被开除公职的人员,监察机关应对其遗漏的职务犯罪进行调查处理。具体到本案,周江虽然已被开除公职、刑满释放,但他还有一些违纪违法犯罪问题没有被调查清楚,监委应当依法对他进行调查处理。

 

  周江案的另一层典型性,在于规划领域的系统性腐败。2015年2月2日,新华社报道称,2010年以来,长沙市城乡规划系统有近20人违纪违法被查处,其中包括市规划局原副局长顾湘陵、原副局长周江、市规划局建管处处长及副总工程师易卫平等。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教授杨伟东曾撰文称,近年来查处的一系列违纪违法案件表明,规划领域已成为腐败案件易发多发的领域之一,改变或调整容积率、建筑密度和绿化率,都是腐败者惯用的手段。

 

  他认为,治理规划腐败,必须打破规划封闭运行的模式,实行阳光规划、透明规划,大大提高规划的公众参与度,充分保护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必须切断与官员关系密切的人,特别是家庭成员与官员权力及其影响力的联系。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