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禁止初三复读,一刀切为哪般?

俞杨  2019-09-02 10:16:22

学生为什么宁愿选择复读 也不愿意读中职

  复读不分年龄,大学生在二战考研,高中生选择高分复读,初中生蹲班回炉重造。

 

  只不过,跟大学生、高中生相比,初中生的复读路布满荆棘。这不,近日陕西省宝鸡市教育局紧急发布中考复读禁令。这就意味着,如果当地初三学生考砸了,就再也无法蹲班回炉重造。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宝鸡这个做法,实际上就是要堵住复读这条路,希望这些学生进职业学校。”宝鸡市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确实有将没考上高中的初三毕业生向中职分流的用意。”

 

  禁令

 

  这一击“封杀”,似釜底抽薪。

 

  宝鸡发布的中考复读禁令要求,全市所有公立中学、民办初中学校、普通高中、校外培训机构严禁招收初三复读生。

 

  宝鸡市禁止所有教育机构辅导初三复读生,如此一来,想备考的初三复读生只能选择自学、私教等办法。这一禁令客观上会令选择复读的学生,在中考中面临不利。

 

  宝鸡市教育局回应,在中考报名中,仍设有“社会考生”类别。2019年宝鸡全市以社会考生名义报名参加中考的学生共1640人,占当年参加中考学生人数的5.35%。

 

  如果宝鸡市进一步加码,禁止往届初中毕业生报名参加中考,则涉嫌剥夺这些人就读全日制普通高中的权利。

 

  据华商报报道,在宝鸡市出台禁令之前,陕西省榆林市早在几年前就规定中考生不能补习,目前西安市的周至县、鄠邑区也不能中考补习。

 

  而像宝鸡这样,要求当地所有中学(涵盖初高中)和培训机构都拒招初三复读生的,实属罕见,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

 

  即使躲过中考复读禁令,不少地方的初三复读生,也要面对扣分的规定。

 

  江西省萍乡市实施《江西省2019年中等学校秋季招生简章》的意见显示,往届生参加重点高中录取时总分减少15分投档。

 

  山西省运城市教育局2018年继续实行往届生加分制度,普通高中招收往届生时要在应届生录取分数线上提高20分。

 

  辽宁省葫芦岛市2017年普通高中录取须知标明,往届生报考普通高中在其总分减去30分后录取。

 

  初中生比高中生、大学生年纪小,却承受着更多的心理负担,心里满满的“我太难了”。

 

  分流

 

  堵死了初三复读生的路,这部分学生就只好被分流到中等职业学校了。

 

  过去我们有个思维误区,以为上高中很容易。实际上,我国普通高中的招生录取率并不高,只有约一半的初中生,毕业后能顺利上高中。

 

  宝鸡市中考复读禁令指出,严禁招收初三复读生,确保省考指标普职比6:4任务圆满完成。

 

  2019年,西安市普通高中招生录取率约为60.6%,相较2018年的65.88%,2019年高中录取比例还下降了5.28%。

 

  不只是陕西省在严控普通高中招生录取率,湖北、广西、江苏等地也在保持6:4的普职比。

 

  湖北省《2014年高中阶段学校招生“普职比”专项督导方案》要求,按照普职比6:4拟定普通高中和中职招生规模。广西壮族自治区2016年首次在招生计划中明确,普通高中与中等职业学校按6:4的比例招生。江苏省从2018年起逐步提高普职比例,到2020年普职比要达到6:4。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员姜大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普职比大体相当是国家政策。技术工人没有了,是灾难。”

 

  从1983年提出普职比大体相当,至今30多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今后一个时期总体保持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然而,近年来我国中职招生规模和比例日益下降,普职比大体相当,实际上难以为继。

 

  根据《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2017年中职在校生1592万人,占高中阶段教育的比例为40.01%,呈继续下降趋势。

 

  现实

 

  强调普职比是希望有更多的孩子上中职,实际上,愿意上职业学校的学生还是不够。

 

  储朝晖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一些其他国家的职业教育,只是类别的划分。而我们现在的职业教育,各方面都把它当成是低人一等的教育。

 

  储朝晖说,“职业教育跟普通教育被单一的教育评价左右了,使得职业教育的发展,客观上成了畸形、低等、低效的教育,这是问题的根子。”

 

  初中生不愿意上中职,因为上高中再考大学的路径更具吸引力。复读低龄化趋势,在所难免。

 

  在广州,一家培训学校2005年就尝试开办了广州市首个初三复读班,没想到生意颇好。在南京,有的机构在开办高复班的同时,顺带开办一个中复班,让师资得到更充分利用……

 

  更何况,不少家长和学生的目标可是重点中学啊,因为几分之差与重点中学失之交臂又愤然复读的,并不鲜见。

 

  家长说:“没办法,如果上这个区排名倒数的高中,三年以后怎么办?再拼一年吧。”

 

  学生说:“我想上一所好大学,如果连高中都读不上好学校的话,考好大学又从何谈起呢?”

 

  因此,该反思的应该是,学生为什么宁愿选择复读也不愿意读中职。熊丙奇指出,这还得回到切实提高职业教育的地位和中职办学质量、探索普职融合的高中教育模式上来。

 

  至于宝鸡的中考复读禁令能不能解决问题,储朝晖表示,这需要时间来检验,观察它会不会引发一些新的问题。

 

  参考资料:

  宝鸡教育局发布紧急通知禁止中考生复读,2019年8月19日,华商网-华商报

  地方有权禁止民办中学招初三复读生吗?2019年8月20日,新京报

  三问宝鸡初三复读禁令,2019年8月28日,正义网

  “禁招初三复读生”引热议 宝鸡市教育局回应4疑问,2019年8月27日,华商报B4版

  "普职比"的前世今生,《河南教育》(职成教)杂志,2018年第9期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