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婚内出轨、家暴妻子,“恶婿”被殴致死案的法与情

庄梦蕾  2019-07-01 11:30:46

面对家庭暴力 公权力的有效介入非常重要

  妻子不堪家暴回了娘家,丈夫上门同岳父岳母等人协商离婚事宜,其间还有村干部居中调解。后双方情绪失控,引起打斗。

   

  不幸的是,这名女婿被妻子及其娘家人合力致死。经法医鉴定,男子死因系被他人用钝性物体多次打击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

   

  这起引发舆论关注的“恶婿上门滋扰被合力致死案”,6月26日在河北邢台中院开庭审理。2018年9月12日,王某岗在岳母家谈婚姻问题时被打死。检方认为被告人孟某芳(被害人妻子)、孟某林(岳父)、王某苏(岳母)故意伤害他人致人死亡,其行为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关注的是,当地百余村民曾签署联名信,希望能对孟家从轻发落。庭审从上午九点持续到下午三点半,未当庭宣判。

   

  “恶婿”

   

  提起王某岗其人,孟家所在的邢台市中和村村民都会摇头——这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恶婿”。

 

  孟某芳和王某岗结婚照

   

  王某岗和孟某芳于2005年结婚,育有一双儿女。两人的婚姻生活,从2016年开始变得鸡犬不宁。中和村村民联名签署的“呼吁信”列举了的王某岗 “七宗罪”,首当其冲便是其婚内出轨并家暴妻子。

   

  2016年初,王某岗出轨前女友,狗血剧情由此展开。夫妻俩同年5月离婚,但很快又在月内复婚。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由于前女友不同意与王某岗结婚,王某岗才找前妻复婚。其中细节旁人不得而知。

   

  没想到,复婚不到两个月,王某岗竟到此前出轨的前女友家中,将前女友夫妇俩砍伤。也是这一次,王某岗因故意伤害罪获刑10个月。

   

  孟某芳的大姐孟丽(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某岗服刑出狱后,性情变得更加暴虐,开始变本加厉地对妻子孟某芳进行家暴。“我小妹身上经常带着伤,王某岗用板凳砸她。”2018年年初,在又一次遭受丈夫的拳打脚踢和威胁之后,孟某芳选择离家,另行租房。

   

  根据红星新闻报道,同年2月,孟某芳曾向法院起诉离婚,后因王某岗作出“戒酒”等承诺,孟某芳又撤诉。然而,直到王某岗死亡,他与孟某芳的夫妻关系也并没有好转。

   

  撤诉后,孟某芳依然与王某岗分居。而王某岗一旦找不到她,便去孟某芳娘家闹事、要人。孟某芳父母不堪其扰,甚至加高院墙,安装了摄像头。

  


  为了躲避王某岗的骚扰,其岳父岳母躲到了一个废弃的小屋里过夜。

   

  但这些,并没有挡住王某岗的挑衅和滋扰。

   

  不少村民对媒体证实,2018年6月30日,王某岗酒后来到孟家,对着孟家大门污言秽语。除此外,还用砖头将孟家大门损坏。孟家两辆轿车,一辆被其烧毁,另一辆被其驾车撞坏。公安机关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王某岗作出行政拘留15天的决定。

   

  王某岗被行拘当天,孟某芳陪同母亲前往邢台警方报案,称2018年6月7日晚,王某岗趁家中只有岳母和年迈姥姥,强奸了岳母。但由于王某岗否认,加之证据难以提取,最终不了了之。 

   

  村民们的“联名呼吁信”还提到,孟某芳年逾八十的姥姥得知此事后,感觉屈辱、抑郁,曾当着孟某芳的面号啕大哭。直到去年9月7日,王某岗再次到孟家谩骂,姥姥不堪其辱,于次日跳井自杀。

   

  杀婿

   

  姥姥的死,使孟家人坚定要跟王某岗彻底划清界限。但孟家人没想到,姥姥头七还没过,王某岗又来了。

   

  起诉书显示,2018年9月12日清晨,孟家人正在给去世不久的姥姥烧纸钱,王某岗给妻弟孟某涛打电话,称要来协商离婚事宜。孟丽认为,王某岗并非诚心要来解决问题的,而是知道老人去世后孟某芳会回家,来堵人的。

   

  果不其然,王某岗到孟家后,和平场面没有维持多久,双方就厮打在一起。案件资料显示,协商期间,夫妻发生口角,继而发生打斗,随后,岳父岳母也参与殴打王某岗,致王某岗死亡。

   

  警方到场时,王某岗已无气息,现场有三根带血迹的木棍以及一把菜刀。后经侦查,警方确认是孟某芳伙同弟弟孟某涛,先用小刀在孟某芳手上划出伤口,伪造伤情,再将厨房内菜刀放到现场,企图干扰公安机关侦查。

   

  2019年6月26日,娘家人合杀女婿案在邢台中院开庭审理。被告孟某林的辩护律师殷清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几个被告人持认罪、悔罪的态度。

   

  被告人同时也表示,由于被害人王某岗长时间用非正常方式,对全家人进行骚扰、侮辱甚至强奸等一系列行为,他们也曾多次寻求警方帮助,“仅2018年上半年,孟家人就因不堪恶婿滋扰,报警多达16次。”

   

  殷清利认为,被害人王某岗本身的过错非常严重,应将此情节考虑进去。此外,殷清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公诉机关也认可被告人主动报案的事实,认定其为自首。

   

  出路

  

  本案中的最大的争议,在于对被告人行为性质的认定。检方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但也有不少律师讨论这个案件时,加入了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选项。

   

  殷清利表示,孟某芳的辩护律师对公诉人提出的故意伤害罪罪名没有异议。但他认为被害人岳父孟某林属于过失致人死亡,不算故意伤害,因此也没有加入防卫的辩护策略。

   

  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昊宸认为,如果案发前王某岗行为未达到犯罪程度,则被告人的行为,就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不能根据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来从轻减轻;如果王某岗达到犯罪程度,则被告人的行为就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但是鉴于防卫过当,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再考虑此前强奸等酌定量刑情节,则可以更轻一些。

   

  “此外,在场证人的证词非常关键。”王昊宸说。

   

  案件之外,家暴问题导致的悲剧也引发讨论。多年来,由于畏惧王某岗的暴力,孟某芳长期带着孩子在外居住,两个孩子连上学都成问题。没想到,王某岗死了,孩子们反而能正常上学和生活了。

   

  孟丽称,在孟某芳最后一次起诉离婚的时候,连带申请了自己和孩子的家暴保护令。但不清楚申请是否得到批复。

   

  如果孟某芳当时顺利申请到家暴保护令,这场悲剧是否可以避免呢?

   

  根据《反家暴法》的规定,人身安全保护令分两种,一个是在紧急情况下的24小时内批准,一般情况下则是72小时以内批准。

   

  北京市东城区源众家庭与社区发展服务中心主任、律师李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人身保护令能否避免下一次家暴,具体还得看施暴者本人的性格特质,如果是反社会人格的施暴者,且保护令没有得到有效监督和执行,或许暴力还是难以避免。

   

   “无论如何,面对家庭暴力的议题,公权力的有效介入是非常重要的。”李莹说。


责任编辑:郭银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