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深圳湾学校:让育人回归本位

杜玮  2019-03-28 18:13:29

当学生有兴趣、有动力 不功利地拥有各种素质 未来就不会出问题

  语文课上胡丹老师正在授课。 图/受访者提供

 

  深圳湾学校

  让育人回归本位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杜玮

  本文首发于总第893期《中国新闻周刊》

 

  3月14日下午两点,深圳湾学校四年级的体育课开始了。来自克罗地亚的米斯拉夫·什科夫兰扛着一袋足球,身后的“士兵”整齐排成两列,紧紧跟随。前十分钟,米斯拉夫让学生们跑圈、热身,之后,他进入主教学环节:带领学生们以小组为单位运球、传球。与此同时,田径场的东南角,马蒂亚·伊万契奇在率领着一年级的小朋友做着跳圈游戏,另一边,篮球课、网球课也同步展开。操场上,共有四个年级的六个班都在同时上着体育课。

 

  该校特色体育课程的负责人、同样来自克罗地亚的马可·苏吉卡说,目前,学校共有5名体育外教,每人都有着体育相关的教育背景以及至少两年的工作经验,并都至少在某一项体育运动中有所专长。在深圳湾,最慷慨的就是体育课的供应,所有的学生每天一节。每天第一节课前,学生们还会有半小时的阳光体育,跑步、跳操,下午放学后,仍有一节课外时间用来在挥洒汗水中放飞自我。

 

  深圳湾学校是一所南山区政府委托深圳市基石教育基金会管理的九年一贯制公办学校。小班化、国际化、体育即教育、激发学生自主性等特色让学校回归育人本位,在基础教育改革领域成为先行者。

 

  基金会办学

 

  政府委托基金会办学是近年来深圳市在办学机制上的一个创新,而对于基石教育基金会理事长杨希来说,深圳湾学校的诞生是其十多年教育理念与梦想的不断延展和落地。

 

  对于杨希,公众更熟悉的身份或许仍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女排五连冠时代的名将。1981年,其所在的中国女排在第三届世界杯赛中首获冠军,拉开五连冠序幕。1982年,女排姑娘们在第九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中再次夺魁,这届世锦赛后,杨希选择了退役。

 

  由于出身教育世家并对教育感兴趣,杨希退役后,曾赴美国西肯塔基大学深造,获得了教育学硕士学位。结合自身经历与国际上对运动员教育、培养的惯例,她发现,国外运动员大都从学校走出,而且,国外只有大众体育和职业体育之分,并没有一个职业像国内一样叫专业运动员。相比之下,国内很多运动员从小脱离学校,进入专业队训练,体育和文化课学习二者割裂。与此同时,在学校里,体育也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2006年的一次旅行途中,杨希与丈夫看到云南香格里拉和丽江的孩子们身体健壮,是当运动员的好苗子,于是产生了让他们运动成长的想法。由于当地缺乏好老师,二人最终挑选了10个当时只有七八岁的云南少数民族女孩,将她们带到北京,成立山花网球实验班,一边教她们打网球,一边让她们上文化课。如今,10个孩子中,有些人就读于深圳中学,即将参加高考,其余几人已经在打职业比赛。这是杨希将体育与文化课教育二者融合的第一步。

 

  2012年,为将山花网球实验班的模式进一步推广,杨希在北京成立了一所名为世纪东方的民办学校,将北京奥运场馆中的国家网球中心改造成学校校舍。学生在接受文化课教育时,还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体育项目训练。从学校层面上,杨希实现了让体育回归教育。

 

  除了民办学校,能否有更多公办学校的孩子也接受这样的教育?供给的教育质量能否更优?办学体制上可否有更大突破?

 

  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发布,提出要加大体育产业投资,把全民健身也提到了新的高度。这种大背景下,作为全国改革先行者的深圳,决定要加快体育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学习借鉴国外体育发展的先进经验,尤其是从学校培养选拔青少年运动员的有效机制。这一年,深圳市政府看到了杨希在办学上取得的一系列成绩,几番考察后,决定以委托基金会管理公办学校的方式将其育人模式引入。

 

  筹备深圳办学期间,出于和杨希相同的教育理念及梦想,北京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铮也决定加入。王铮是中国教育界倡导教学改革的先锋人物,曾在深圳创办了北大附中深圳南山分校,并兼任校长,还曾在2002〜2009年间,担任深圳中学校长。在深圳时,王铮就提出了因材施教的分层教学和单元教学,倡导学生自主学习。通过改革,深圳中学的学生录入名校的人数有了很大攀升,在各类学科竞赛中屡创佳绩。 

 

  2016年4月,深圳市基石教育基金会成立,杨希任理事长,王铮任副理事长,基金会还吸纳了教育、体育、科学等多领域专家资源。几经选址后,杨希将新的梦想启程地定位在了致力打造深圳“双中心”的南山区。

 

  2016年8月,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政府和深圳市基石教育基金会签订了合作办学框架协议。依据协议,南山区政府负责学校土地划拨、校区建设、生均经费拨付,基金会筹集用于学校教育教学改革及教育创新的增量费用。

 

  2017年9月,深圳湾学校开学。学校实行25人一个班的小班化教学,市区两级政府和基石教育基金会代表共同成立了学校理事会,由王铮任理事长,学校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除了课程中心和行政中心,学校的管理直接以红棉、绿榕、蓝楹、紫荆四个书院为单位进行,每个书院300余名学生,20多位老师,涵盖1到8年级。层级和机构的减少也利于实现扁平化管理。

 

  在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赵立看来,委托基金会办学,能更好整合社会资源,为学校注入新的活力,学校发展上,也能有更大自主权和灵活性,办学上,更易开展差异化和引领性探索,形成自身特色。

 

  王铮 图/受访者提供

 

  体育回归教育

 

  深圳湾学校奉行体育与其他课程融合的做法,因此,他们常说,在某种程度上,学生们的“英语是体育老师教的”。

 

  从小学一年级起,学生们的体育课都由外教来上,从指令、动作到数字、颜色,诸如此类的英语表达都要在真实的语境下直接运用。为了帮小朋友们跟上节奏,学校英语老师和体育外教建立起了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通常,英语老师会将学生上体育课时可能会用到的词句提前教授。“刚开始一两个月和学生沟通的过程有些困难,但到了四五个月后,孩子们的进步就很快,他们相当于学了两遍,体育课就是英语的实践过程。”马可说,而且,他发现,当孩子们看到体育老师身怀绝技却不说中文时,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拼命学英语。

 

  在深圳湾学校,除了常规体育课,还开设有足球、篮球、排球等多样、多层次的社团、校队,有兴趣的同学可申请加入,在试训合格后,可正式入伙。但这当中,有一个硬性要求,“当学生学习成绩出现大幅度下滑,与体育训练不能兼顾时,就要离开,其他学生进行补位。”马可说。

 

  学校成立之初,马可就在杨希的邀请下加盟。他有着体育管理硕士的学位,之前,还在德国一家俱乐部做过三年的专业足球运动员。有相关体育教育背景和至少两年的工作经验,是这里招聘教练的必备条件。他期待,这里的学生也都能实现学业成绩和体育能力的双丰收。“我们希望能够培养出具有很好教育背景的职业运动员,而即便他最终没能成为职业选手,他的教育背景、英语水平依然使其拥有进入中国乃至世界任何一所高校就读的资本和机会。”

 

  在深圳湾学校,爱上体育并不困难。相比其他传统学校,这里的体育课不会被其他科目冲掉,老师上课也不再只是让学生跑步、做仰卧起坐等常规操作,而是会积极调动学生兴趣,精心准备授课内容,让学生走进不同的世界。

 

  绿榕书院八年级(1)班的王怿达一直对篮球有些发怵,于是,体育老师在他身边玩起了手指转球、球绕身子、抛球等花式动作,“他努力在找我的兴趣点,不能不给他面子。”红棉书院七年级(3)班的高唱在小学时几乎对体育无感。这学期,在老师帮助下,她开始接触排球,从找球感、练手型、颠球,到之后经过考核,“老师教得很细,而且,当老师给定一个目标,我们完成时,就有了成就感。”上学期,高唱申请加入了学校的篮球队,经过两个月试训,成为初中部最终晋级的三个人之一。

 

  在杨希看来,体育能带给人的远不止运动本身。“未来10年,我们可能不知道人的认知水平、科技水平会处于什么状态,但我们都认同孩子需要什么素质来面对挑战,不怕困难的精神、团队责任感、敢于面对失败,这些都是今后社会需要的,也是体育能给予他们的。”

 

  基石教育基金会理事长杨希 图/受访者提供

 

  激活学生自主性

 

  深圳湾学校的老师享有教学组织的高度自由。

 

  李郁青是蓝楹书院的副主任,也是小学四年级的英语老师。来深圳湾学校之前,她曾在甘肃陇南一所乡镇中心小学支教过两年。她发觉,在传统学校,学生们依旧在应试路上奔忙,老师也只能按部就班,依据课本编排备课,再到对应时间节点组织学生参加统一的考试。自己无法依据学生特点和班级特点自由掌控课堂,学生也没有学习自主性,她有一种无力感。

 

  在深圳湾学校,一切得以改变。她除了国家指定教材以外,还有丰富的教学材料可以并行使用,教学进度、每周教哪些内容都能自行掌握,在讲到用英语描述规则时,她还可以引入露营时的真实场景,开展情境化教学。她成了一名课程设计师。

 

  这也是深圳湾学校对每位老师的期待。校长郑向东解释说,学校在对国家课程标准全覆盖的基础上,通过拆分、整合、顺序调整等方式,先将国家标准转化为更符合学生成长特点的学校课程标准,比如,将国标中要求一年级学的拼音调整至三年级,这样学生学习效率会更高,之后,每位老师可以再依据学校课程标准,展开“二次创作”,将其变成一个个从学生视角出发的学习目标,并依此组织课堂教学。

 

  给老师解开束缚的同时,也是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步步靠近。而郑向东更倡导的是,把课堂直接交给学生。这无论对老师还是学生,起初都是挑战。

 

  孙晓慧是蓝楹书院的主任,之前,在南山区一所中学已有过11年的执教经历。让学生讲课,她始终觉得不靠谱,后来,她决定放手。她把班上孩子分成8个小组,让他们登台展示,互相打分,自己则在学生讲错时及时救场。

 

  起初,学生们的教学方法很像过去的自己,“讲语法,纯干货,没有代入”,渐渐地,他们找到了自己的节奏,说的内容也比起老师来更容易让人懂。而且,学生们还玩出了听歌填词等测试的新花样,并附有“看题不认真,事后两行泪”的灵动提示。

 

  绿榕书院教八年级语文的陈彤,在来深圳湾学校之前,就想着将戏剧与语文教学相结合,创造出一种体验式教学,但这在传统学校中难以实现。上学期,她启动了《简爱》的戏剧表演和墙书项目,充分调动起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在对《简爱》整本书的内容分析、精选、概括后,学生们制作出了一幅长篇连环画。之后,学生们又主动提出对作者所处的维多利亚时期和对应中国的时代风貌进行探究。

 

  每个班25人的规模得以让更多自主性学习的活动展开。在此基础上,如何让学生的个性化学习更进一步,是上学期起,副校长陈扬彬就抛给紫荆书院二年级班主任马力的问题。

 

  这学期,马力开始了线上+线下的混合式数学课教学。他将每堂课的重点内容录制成5〜10分钟的微课,提供资源支持,有兴趣、学有余力的学生可以提前学,然后,在完成相应练习并通过老师考核后,就能一路通关晋级,最终成为小老师、老师的小助手,帮助其他同学答疑解惑。

 

  而在学校范围内,老师们都要提前一周甚至一个月,给学生订制出一份学习指南,使之拥有一份寻宝秘籍,学生自己调控进度,自主探索。

 

  在深圳湾学校,学生期末的成绩只占20%,更多还是平时的过程性评价。而关于外界对学生成绩的担心,早在2017年开学前的招生答疑会上,王铮就表达了深圳湾学校要在3年后中考成绩位列南山区前三、深圳前五,5年后南山第一、深圳第三的决心。郑向东则解释说,学校所追求的是每个学生都有进步,激发其向上的能力,鼓励其不断挑战高难度,而培养学生的核心是让其变成有责任感,能自主学习、为自己负责的人,这样的孩子学习成绩不会差。

 

  赵立认为,当教育改革顺应了人的成长规律和长远发展时,就显得尤为重要。当学生有兴趣、有动力,不功利地拥有各种素质,未来就不会出问题。在他看来,深圳湾学校的学生都带有鲜明的特质,有着积极健康的心态,清晰的目标以及让目标实现的方式。作为基础教育改革的先行者,未来,深圳湾学校的引领作用将非常大,这需要一个周期来显现。“学校现在的尝试,是符合教育发展规律的,也符合深圳对教育发展的一种要求,是一种积极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