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世界首款抗产后抑郁药来了!花费十几万、静滴60小时

柳紫陌  2019-03-28 18:10:53

家庭支持和社会理解 才是核心所在


  有人调侃说,“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殊不知,当今社会有一部分女性生个孩子却着实把自己生病了。近年来,因为产后抑郁而引发的悲剧频频爆出。如何应对产后抑郁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近日,世界首款专门针对产后抑郁症的抗抑郁药物Zulresso(又名Brexanolone,别孕烯醇酮)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上市。这款新药由美国SAGE Therapeutics公司研发,通过一个疗程连续静脉注射60小时(两天半时间)的方式注入患者体内缓解其抑郁症状。今年6月,该药将正式在很多国家面世,每个疗程价格高达2万~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3万~23.5万元)。

 

  根据美国精神心理协会(APA)《精神疾病的诊断和统计手册》(DSM-IV)诊断标准,产后抑郁症(PPD)一般是指产后6周内抑郁发作,尤其是产后2周内发生的不伴有精神病症状的抑郁,临床表现主要为持续和严重的情绪低落以及一系列征候,比如动力减低、沮丧、哭泣、烦躁、失眠、易激惹及影响对新生儿的照顾能力,甚至自杀倾向等。

 

  一般来说,产前没有抑郁病史,单纯产后患有抑郁的产妇可以在3~6个月内恢复,大约70%的患者能在1年内治愈,但也有严重患者可能会持续1~2年,甚至无法根治。

 

  目前还没有完全明确产后抑郁症的病因和发病机制,通常可以归结为生理、心理和社会几方面因素。孕妇在生产后激素的显著变化加上身心疲惫和睡眠不足就可能导致产后抑郁症。产前忧郁、抑郁症、精神疾病史或家庭抑郁症和精神疾病史也是引起产后抑郁症的危险因素。有些年轻的母亲没有做好家庭社会角色转变的心理准备,成为母亲之后会有严重的焦虑情绪,排解不当可能就发展为产后抑郁症。家庭不和、婆媳争执、财务、健康或人际关系压力等等这些都是患病的诱因。

 

  “看到价格后,我的抑郁更严重了……”有网友看到不菲的标价后如此自嘲。相对于常用的抗抑郁药氟西汀、帕罗西汀片服用一个月几百元的价格,Zulresso一个疗程20万左右的价格让大家望而却步。

 

  当产妇缺乏某些激素或激素功能不正常时,可诱发产后抑郁症。Zulresso含有这些激素成分,能恢复产妇的相关生理机能,从而缓解产后抑郁症状。这和传统的抗抑郁药物抑制五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的作用机理有所不同。

 

  《纽约时报》的报道提及,患者使用该药48小时,中到重度抑郁就会开始缓解。与需要连续吃3~4周才开始见效的传统抗抑郁药相比,Zulresso药效要快得多。此外,研究报告指出,Zulresso很少会进入母乳,患者在服用吃药后几天内就能恢复母乳喂养。

 

  FDA表示,因为该药物存在副作用,比如可能会导致患者过度镇静或失去意识等,只能由获准的医疗机构给药,并要求医生在注射过程中对患者进行全程监护。

 

  有三十多年临床经验的美国精神科执业医生、原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及同济大学精神医学系医师崔兴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药需静脉滴注60小时,要在医院观察治疗,使用起来很不方便。同时加上住院费的话,治疗价格会更贵。而且这个药目前只有和安慰剂对照的临床实验资料,和其它抗抑郁药物相比是否疗效更好,还没有定论。”

 

  Zulresso贴着“首款”产后抑郁药的标签上市,目前对其他类型的抑郁是否有效还没有结果。在Zulresso上市之前,产后抑郁症的治疗都采用药物治疗与心理治疗相结合的方式。北京安定医院副主任医师冯媛表示,“一些严重的有自杀倾向的患者不仅需要用药,而且是需要住院治疗的。”用药是对一定程度患者必要的治疗手段。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副教授、中央国家机关职工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副主任黄峥谈到,“如果一个母亲本身情绪状态不佳,有可能就难以完成哺乳过程,而当母亲对母乳喂养又有高期待、高要求的话反过来会加重抑郁。这其中有一种交互作用。”有完美主义倾向的妈妈可能对母乳喂养的有执着的信念,过高的要求和期待,更易引发产后抑郁状态,而这种完美主义倾向又会耽误其康复。

 

  北京安定医院自2017年7月至2018年1月进行的“抑郁症筛查”项目把孕产妇作为特定对象之一筛查。数据显示,36.6%的产妇有轻度抑郁倾向,25.46%的产妇患有中度抑郁,有14.33%的产妇已经达到中重度抑郁及重度抑郁。中国产后抑郁症的发病率在逐年增高。

 

  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前来就诊的产后抑郁症患者一直在增多。副主任医师冯媛说,从事心理医生以来,她能很明显感受到国内对产后抑郁的认识在逐步提高。“现在大型的妇产医院做得越来越好,他们会有专门的孕期保健,监测孕妇在整个孕期的情绪状态,产后也会有跟踪随访,好多医院的妇产科会和精神科联合起来帮助产妇。”

 

  抛开专业医生的身份,冯媛的另一个角色是一位下个月即将迎来二宝出生的妈妈。在她看来,大多数妈妈在产后随激素水平的改变都会有情绪变化。即使作为心理医生,有相对很强的心理素质,难免也会有一些负面情绪。她强调,“其实只有很少人会真正发展为产后抑郁。生完孩子后的这个阶段,来自家庭的关爱和医生的重视这两方面对那些新晋妈妈来讲,特别重要。”

 

  除了寻求药物帮助来对抗产后抑郁,妈妈们更期待那些来自家人的理解、支持和关爱。尤其是家人如果能主动承担一些小孩的看护工作,让妈妈们能保持一定的休息和睡眠时间,将会大大改善她们的生理和心理状况。

 

  黄峥呼吁,“对于产后抑郁真正的聚焦点不是在于药对母乳有没有副作用上, 除了药物干预,家庭支持和社会理解才能帮助妈妈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到比较好的状态。这才是问题的核心所在。”

 

  无论如何,世界首款专治产后抑郁症药物的问世,引起了很多产妇和年轻妈妈的注意,给她们带来信的希望——“假如我抑郁了,这个药能让我很快就变好吗?”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