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星星与彩虹交汇的舞台背后,被音乐关爱和改变的人生

  2020-09-14 11:23:14

坐在舞台右侧,周博涵等待着指挥开始表演的指令,手指娴熟地在黑白键上穿梭,自如流畅,每一个音符都顺着耳朵,流入了听众的心田。


青年指挥家、作曲家,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艺术总监金承志注视着舞台上沉浸在音乐里的少年。从5年前通过音乐结下不解之缘,到周博涵作为助演嘉宾,来参加彩虹合唱团的TME live“99公益日”特别现场的演出,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平台上百万名观众实时观看下进行演奏,金承志深知周博涵的不易:他如同每一个在舞台上演奏的钢琴家,但走上舞台的路却更加曲折。


 “上次见到博涵,他还不会跟唱,现在都学会合奏了。”金承志说。


 

遇见


“往事是个很大的词,好的坏的都在里头。”


3岁半那年,周博涵被确诊为自闭症。诊断报告上每一个字眼,如同封印一样将周博涵的世界化为窄小而封闭的自我空间。


被封印的还有四处求医无果的周博涵父母。自闭症患者的生活需要终生干预,他们只能尽全力陪伴着一刻也不能安静的周博涵。


“遇见钢琴的那一瞬间,才把我们从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深渊拉出来。”周博涵父亲说。


从此,钢琴声成为家中日常的背景音乐,惊喜的是,周博涵的父母渐渐从钢琴曲中辨别出他情绪的变化,“他学会通过音乐表达出自己的喜怒哀乐了,高兴的时候会弹欢快的曲子,烦躁的时候手下音符也变得急切。”周博涵的妈妈发现,音乐不仅帮助博涵找到了情绪宣泄的窗口,还辅助了他语言功能和身体协调性的发展。


金承志与周博涵的第一次遇见是五年前,“博涵来练习唱歌和弹琴,但那时候他不太适应,容易注意力就不集中,还不太会‘跟’这种团队合作。”


在合唱团初次相识之后,金承志与博涵自此结缘。2017年,腾讯音乐找到周博涵,邀请赵雷、陈粒等民谣歌手改编钢琴曲目,为他制作了一张名为《听见星星的声音》公益专辑。这是腾讯音乐博涵及他背后的自闭症少年制作公益音乐专辑的起点。在2018年腾讯音乐第二次为博涵量身制作专辑《来自星星的礼物》时,金承志把彩虹合唱团的团歌《彩虹》改编成钢琴曲,免费赠与周博涵演奏并纳入专辑。


 

一人一世界孤单地“闪烁”,自闭症患者也被称为“星星的孩子”,但他们心里有自己的小小世界,只是不善于用语言表达罢了,他们有自己的表达方式,比如画画,比如音乐。博涵遇见了钢琴,也因音乐遇见并给予善意帮助的人,造就了今天能用音乐反馈社会的“钢琴少年”。


关爱自闭症儿童群体并发挥音乐的社会价值和公益意义,是腾讯音乐公益计划中“音乐关爱”的重要实践。在腾讯音乐的平台上,音乐不仅给了周博涵陪伴和改变,也点亮了其他需要关爱的“星星”。

 

星星点灯


“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宝藏,只是有的人不善表达。”


自2017年开始,从《来自星星的礼物》《与星星同行》,到集合新华社“声在中国”优秀作品钢琴版的《繁星与少年》,一张张为“来自星星的孩子”发声的系列公益专辑都在音乐的星河里守护着“星星们”成长。作为腾讯音乐公益计划“音乐关爱”理念的重要实践,系列公益专辑以关注自闭症群体为始,通过质与量的深厚积淀正在不断撬动“音乐+公益”的创新模式与音乐的更多延展价值。


 

点点微光聚拢之下,星星的孩子不再是无法泰然处之于社会中的弱者形象,如周博涵一样的“星星”演奏者,他们用指尖奏响音符,打开听者的心门的同时也打开自己封闭的内心,通过音乐给彼此以慰藉。公益专辑影响力的累积也让星星群体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不断点亮着他们心中的希望。


被音乐环绕是一件幸福的事,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拥有这份幸运。相关数据显示,中国仍有5.64亿的农村人口,乡村的物质、教育资源远落后于北上广地区。据民政部发布数据显示,仍有近700万的留守儿童,无缘接受常规的艺术教育,其中四川省的留守儿童数量全国最高。


盘旋的山川和起伏的丘陵将中国分割出若干个区域,却也无形中拦隔了几百万乡村孩子获得音乐教育的机会。山区的孩子同样渴望音乐,但可能因为没有一位专业的音乐老师,没有一件像样的乐器,甚至没有一节正式的音乐课而无从学起,错过艺术教育最关键的时期。为了让更多山区孩子能有更全面发展的机会,积极响应“文化扶贫”政策,着眼于远山孩子的音乐艺术教育,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在“腾讯音乐公益计划”发布会上,联合陈一丹基金会启建:“乐圃音乐空间”,圆了北川孩子们的一个小小的愿望。


从2018年初多次考察选址,到2019年乐圃音乐空间首个音乐工作坊招生运营,腾讯音乐将音乐教育的种子根植在经历过2008年地震的四川绵阳市北川县东升村。


废弃的断壁残垣中开出希望之花,在这栋集阅听空间、造乐空间、多媒体功能厅和文化艺术区为一体的音乐公益基地上,山区孩子的生活打开了连通音乐的窗:他们可以弹吉他、组乐队,甚至参加比赛,音乐可以作为兴趣爱好陪伴一生,从此他们的生活多了一些可能。


 

利用乐圃音乐空间,腾讯音乐在实现自身平台价值的同时,更发挥了音乐公益的作用。促使音乐在其自身原有价值之外,探索更丰富、更多元的空间与可能。北川只是起点,未来,让乐圃音乐空间遍地发芽,发挥音乐更广泛的教育价值,守护儿童的快乐成长,是腾讯音乐持续持续的努力。


借着一盏盏被点亮的“星星”,腾讯音乐公益计划持续深化,在平台战略和合作体系之下,从单点式公益进化为细水长流的持续式公益。

 

用音乐表达爱


“其实这场音乐会的起点,是99公益日。”


五月天的某位歌迷曾在看完五月天的LIVE IN THE SKY 线上演唱会后感慨道:“如果不是TME live,我根本看不到五月天的演唱会,因为我从来没抢到过票。”


音乐承载了人类社会最有烟火气息的普世情感,应该属于每一个人。从3月启动第一场杨丞琳线上演唱会,到为2020年“99公益日”收官的彩虹合唱团“试试爱自己”演唱会,TME live用不到半年时间,已经完成了线上音乐会这一形式从模式、用户体验到口碑的多次升级。


技术化解了时空、距离、人数的限制,TME live先是把演唱会这种过往只能偶尔去的活动变成了一场场全民皆可日常参与的娱乐享受,此次“试试爱自己”特别现场,再一次为“音乐X公益”的模式建立了新范本,呼吁大家在公益之余也多爱自己一点的理念,也引发了听众的强烈共鸣。


“我有一湖体验多年积攒下来的美好,不知该和谁分享”,周博涵与彩虹合唱团弹唱着《我有一个装满星星的口袋》,这首原本写给“星星的孩子”的歌曲,听哭了屏幕前的一些乐迷——每个人在生命里的某个段落,都有可能因为不同的原因,成为“大多数人里的少数”,在这首歌里,每个人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曾在采访中表示“音乐不只是娱乐生活和情感的链接,它甚至可以改变人生,给弱势的群体以勇气敢于面对生活蕴含着更大的价值与能量值得探索,所以我们一直都在想,怎么能让整个集团那么多的平台团结在一起,全力来沟通整个产业链,一起在善能上做更多的事情。”


 

为让音乐的无限能量在更广更深的维度上发挥作用,将“用音乐表达爱”的口号落到实处,腾讯音乐应运而生出三个公益的战略:第一,让音乐有中国的文化传承;第二,音乐的教育工作,让年轻人可以有更好的生活,也帮偏远地区的儿童享有音乐的教育;第三,最关键的是“音乐关爱”。让音乐从娱乐产品升级为更具社会价值的连接器,践行“音乐关爱”理念。


正如金承志在99公益日这天的“试试爱自己”线上音乐会上所言:“在我看来,爱自己的前提是要接受自己,为自己点灯,再为他人点灯。这个过程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呢?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积累的爱。”爱总是会传递的,有时候是快递小哥的一句问候,有时候是家人的电话,有时候是朋友的关心。这些爱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再冷漠的石头都会开出花朵。


 

音乐从未停止发挥公益的作用,它一如既往地向所有聆听者,带去重启生活的勇气与希望。“试试爱自己”的公益live主题,更巧妙地突显出公益中最重要的“个体”,在这注定让人铭记的一年,传递出“关爱自己”的重要性:每个人都会经历沮丧、孤独或无助,当这些时刻来临时,试试用音乐的方式,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