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

被罢免:韩国瑜一步踏错,步步错

李静  2020-06-08 19:07:58

正确的节奏原本应该是 在高雄市长的位子上好好干,积累政绩 目标放在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但是 “大红之后,韩国瑜一步踏错,步步错”

  “今天,高雄市民做出了选择,中止了韩国瑜市长短短1年5个月的任期。” 6月6日下午6点,国民党党主席江启臣出席记者会,与韩国瑜共同承担罢免投票结果。

 

  5点30分,韩国瑜率高雄市政府团队在四维行政中心召开记者会,深鞠一躬,表示接受市民投票的结果。韩国瑜说:“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感谢新闻媒体的好朋友,感谢关心这次罢免的好朋友。”同时,韩国瑜也表达了执政党利用权力攻打自己和团队、抹黑造谣、无法继续推动工作的遗憾。

 

  从上午8时至下午4时,台湾高雄举行了罢免国民党籍市长韩国瑜的投票。台湾《中央社》报道称,上午各投票所都出现排队投票的人潮。开票进行一小时后,同意票已经超过60万票,达到罢免门槛。

 

  这次“罢韩”的门槛为57万4996票,即高雄总投票数的四分之一,而且必须符合同意票高于不同意票的条件。

 

  韩国瑜成为台湾地区首位遭罢免的“直辖市长”。根据台湾地区的法律,6月12日将公告罢免案通过,被罢免人、高雄市长韩国瑜将在公告当日解除职务,由台行政机构派人代理。韩国瑜指派的3位副市长、局处首长、秘书长等十三职等以上的主管、首长,也需随同离职。如果韩国瑜方面放弃“罢免无效之诉”,补选会在公告日起3个月内完成。

 

  5日晚间,距离“罢韩”投票不到24小时,“We care高雄”“公民割草行动”等罢韩团体号召10万人上街游行。当晚7点多,韩国瑜在脸书上传了长达5分钟视频短片《高雄,有你们真好》。他在视频中再三肯定几位副市长、局长的认真努力,身为市长,称“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民”“高市府要做的事还非常多,希望这个团队继续为市民无怨无悔打拚!”韩国瑜还表示,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坦然接受结果。

 

  2018年年底,韩国瑜击败民进党候选人陈其迈,出任高雄市长,是国民党在20年后重新获得高雄市长一职,这次胜选还掀起了一股席卷全台湾的“韩流”,创造了“一人救一党”的奇迹,拉高国民党气势,助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赢得15个县市长席次,大胜民进党。

 

  当选市长不到半年,2019年5月21日,韩国瑜参与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引发正反两面评价,在高雄市逐渐出现罢免韩国瑜的讨论,且有罢韩团体开始有组织地筹划相关行动,并在2019年6月17日启动提案联署。

 

  2019年12月25日,韩国瑜就任高雄市长周年,罢韩团体前往中选会递交罢免第一阶段提议书,正式为“罢韩”拉开序幕。

 

  “原本大家希望他能来带新的气象,结果发现他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高雄上,并没有努力去扮演好市长的角色。”台湾大学政治学系主任张佑宗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面对罢免压力,韩国瑜以“避免激起对立、扩大撕裂”为由定调冷处理,婉拒政界朋友的协助,通过法律手段四次向台湾“最高行政法院”声请“停止执行”罢免,但皆遭驳回。投票在即,韩国瑜仍出席多场活动全力拼市政,用实际行动来展示自己的诚意。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经济研究所教授丁仁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低调应对“罢韩”的整体策略是对的,但韩国瑜有个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真心诚意地表达忏悔。

 

  5月18日,韩国瑜到议会汇报施政报告,报告到尾声时,首度针对请假3个月参选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向市民朋友“致上最高歉意,非常非常抱歉,市长不在家,让市民朋友操心了。”

 

  丁仁方认为,“韩国瑜所做的,只是避免激化对立拉高投票率,可是他自始至终没有做任何事去化解感觉到背叛的高雄人心中的怨气和不满。”

 

  国民党整个团队,在“罢韩”案上也未给韩国瑜任何真正有效的支持和建议。这场罢免,对于3月才上任的年轻党主席江启臣来说,被看作是他的期中考。国民党党中央在5月7日成立“反罢韩因应小组”,江启臣亲自坐镇指挥,小组召集人、秘书长李干龙还在5月11日南下与韩国瑜会面商讨对策。也许是受韩国瑜低调应对策略的影响,这个小组难以真正发力。

 

  而国民党内部争斗和各自打小算盘的顽疾也在这时凸显出来。国民党元老级人物、前立法院长王金平自己就是高雄人,外界曾猜测他会利用自己的人脉或者发表声明帮助韩国瑜拉票。但王金平在距离“罢韩”投票只剩下3天时,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淡淡表态“希望他能够做好做满”。

 

  台湾媒体报道,王金平当初曾反对韩国瑜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王的幕僚团队评估,通过罢韩的可能性极高。

 

  另一边,民进党则是开足马力穷追猛打。在6月3日民进党中常会上,蔡英文签署了“罢韩声明”。次日,民进党高雄公职人员总动员协助罢韩,“立委”和议员等轮流展开两天的车队“扫街”。

 

  据“中时电子报”6月5日报道,民进党已经下了动员令,倾巢而出,铆足全力催票。民进党公职人员协助发出104万条催票短信,鼓励高雄市民踊跃出门投票,民进党“立委”还呼吁“北漂”游子们回家投票,甚至在5月底和6月初推出学生高铁优惠票,还开了加班车。

 

  支持者离去,队友不给力,对手又火力全开,韩国瑜这颗才升起不久的国民党政坛明星,就这样迅速陨落了。在丁仁方看来,正确的节奏原本应该是在高雄市长的位子上好好干,积累政绩,目标放在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但是“大红之后,韩国瑜一步踏错,步步错”。


责任编辑:郭银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