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图种净因”,我看徐莉佛像瓷板画创作系列

刘明亮  2019-06-11 10:56:11


  山东建筑大学的徐莉老师,最近在瓷板上创作、绘制了多幅佛教造像。这些佛像以女相菩萨为主:形象端庄、慈悲庄严。既发挥了瓷板画的特质,又充分展示了中国绘画的笔墨情趣和线性特征。

  

  徐莉选择在瓷板画上描绘佛菩萨像,我想此即如李叔同依范古农所言:“令人喜见,图种净因,亦佛事也!”绘画,无论何种媒材,无非是作者自然心性的流露,同时也是借艺术以明礼、明道。孙中山亦曾有言:“佛学是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补科学之偏。”(岑学吕居士原编《年谱》),当然,徐莉的这些佛菩萨造像,除了“图种净因”外,或许还有另一种期望:在不同的媒材上尝试将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情趣及线性特质表现出来,同时又能唤起学生们的艺术兴趣,并由此在学生的心田中种下绘画的种子。

  

  将佛像绘制于不同的媒材,不是近世才有,实际上,自隋唐始,由于佛教盛行而掀起大规模的图壁造寺活动,佛教造像便发挥各种媒材的特点而大行其道。当然,将佛像绘制于瓷板,虽可追溯到秦汉时期,但直到明中叶,真正意义上的瓷板画才出现。

  

  瓷板画与纸本、绢本绘画相比,自有其自身特色:不易损坏、耐久保存以及色泽如新。清人华翼纶在《画说》中有论:“尝见唐人佛像突出纸上,着色浓重,致绢本已坏,而完处色仍如新。”瓷板绘画,恰恰可以不必担心“致绢本已坏”,瓷板画不仅不会因着色浓重而坏,且不因时间流失而有所损,及至色彩亦不会变色,可以长时间的保持,并始终光洁如新。徐莉的这些作品,恰恰充分利用了瓷板画的如是特征,使得瓷面形象借瓷板的光洁更加纯净清新。

  

  当然,在瓷板上绘制形象,难度较在纸本和绢本上尤甚:首先是形象的塑造。由于无法如纸本、绢本一样拷贝,因此造型须借助画家长久的实践,才能保持形象的准确。当然更大的挑战则是形象神韵的把握,在瓷板上绘画,需要作者能够有很强的耐心和定力,才能将其神韵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来;再者线性的把握和书写,是另一个难度。从徐莉的这些佛菩萨像的用线来看:以极细的线进行勾勒,刻画,虽纤细但不柔弱,反倒使得造型生动,更加契合“水月观音”的形象了。

  

  又“宋人论画,以讲理为主;欲从理以求神趣,故主运用心灵之描绘;运用心灵,未必能穷理,即穷理,未必能得神趣;于是有精一神定之说,曰敬。”我想,徐莉绘制佛像瓷板画,其中不乏的即是此“敬”字,有了这个“敬”字,她的佛像瓷板画创作必将更上一层楼,让更多的人喜欢。

 

文:刘明亮

 

徐 莉

 

  徐莉,女,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任教于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现为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会员、山东工艺美术协会会员、英国西英格兰大学访问学者,主要研究方向为环境艺术和传统工艺理论与实践研究。发表《陶瓷艺术在室内空间环境设计中的审美和应用》、《高校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创业型人才培养生态系统的构建》等论文,主持参与《基于乡土文化复兴的山东县域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策略研究——以博山陶瓷艺术产业为例》、《山东陶瓷艺术传承与对外推广研究》、《色彩构成数字化教学内容与课程体系改革》等省部级课题,《心念》、《丝语》、《禅悦》等瓷板彩绘作品获中国(山东)工艺美术博览会金奖,《变奏系列》黑陶作品等入选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龙山黑陶艺术创作人才培养》学员作品展 、第二届山东当代陶瓷艺术大展。

  

  瓷 版 画 作 品 赏 析

 

禅悦瓷盘系列 直径:35cm

  

禅悦瓷盘系列2 直径:35cm

  

禅悦系列1 55×55cm

  

禅悦系列2 55×55cm

  

禅悦系列3 38×50cm

  

禅悦系列4 55×55cm

  

禅悦系列5 55×55cm

  

禅悦系列6 55×55cm

 

禅悦系列7 55×55cm

  

观世音菩萨 55×55cm

  

如意轮菩萨 55×55cm

  

准提观音 55×55cm

责任编辑:郭银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