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点画跳跃与字里行间的澄净——王克的书法悟境

  2019-06-11 10:40:16

 

 


  汉代杨雄谓:“书,心画也。”是知书法之妙,在于抒情达兴。此情此性,既在于书写之内容,亦在于书写之形质,历代所传名家名品,无不如是。王羲之《兰亭序》,满篇飞动,惬意率性;颜真卿《祭侄文稿》则干裂秋风,满纸悲愤。

 

  诚然,古今之书者,虽时代不同,世事各异,然其以书达意、以书传情则未有变化,虽今之书风千变万化,除却追奇务怪者,书法,仍是心性表达之重要方法及形式,即“心画”者也。

 

  年轻书者,济南书生王克亦习此道。尤其近年,潜心抄写经文,主要用功处,在于《心经》与《金刚经》,或已几百上千部之多,其点画跳跃、字里行间,溢满诚意。我与王克多年相识,既有同学之缘,亦有朋友之谊。由于各种因缘使然,我多次拜访王克位于泉城五龙潭工作室,常见其伏案静书,此情此景,恍若隔世,泉城都市之喧嚣,全然置于室外,而独享窗内之宁静、抄经之幸福。焦袁熹《此木轩杂著》曾言“善书者,以书寓画,锥沙、印泥、漏痕、钗脚,皆画法也。”我想,于此方寸之间,是全然享受此中点画间的快乐,还是享受点画之外的幸福与澄净,唯有其本人知之,此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书法抄经,并非罕事,古人多有抄经者,今亦不乏其人。然今之抄经者,多以抄经为途径,目的则多宣扬其书法艺术,此或降低了抄经之实益,而得枝末之收获。若将其翻转,以书法为途径,以抄经为目的,或可有不可见之益处。而此,则非我之俗眼可见。

 

  尝记多少聪明豪杰,穷尽其一生精力,最终不得不转向更高层次的内省:孔子晚年研《易》,是为了知49年之非;苏轼及白居易,晚年亦专研佛学;即如近代弘一法师,以书写经,曾受印光法师呵斥:文人习气不除,尘不得出。弘一法师当下大悟,随弃一切文字诗词歌赋等,唯留书写,不为书法,只为抄经,遂无烟火气矣!

 

  此或可与唐代书家张怀瓘之“书之为征,期合乎道”,不谋而合。

 

  如此书写,一笔一画,全然恭敬,是书写,亦非书写者矣!至此,我突然想到曾读过的一幅对联:“不因果报方行善,岂为功名始读书”,若以此联自检,或可恍然大悟,书写之道,或不仅在于书写自身,书写是径,达心则是目的。

 

刘明亮 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艺术学)博士

齐鲁师范学院美术学院教授

 

王 克

 

  王克,字还一。山东文典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家级艺术品鉴定师、中国书法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中山书画院副秘书长、山东职业经理人协会常务副会长兼法人代表、山东省医养健康产业协会人工智能分会会长、山东省当代艺术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员、山东省文创产业专家、山东省海峡两岸经济文化发展促进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济南文艺志愿者协会会长、济南市政协委员、济南市文史委员、济南老子道学研究会副会长、济南市威海商会副会长、济南市台属联谊会副会长、齐鲁工业大学创业导师、中国新闻社山东分社2015年度新闻人物、2016年山东百佳创业导师。

 

  书 法 作 品 赏 析

 

卓有清明争丽日, 巍然大节若灵光   68×136cm

 

临金文  136×68cm

 

过庭书普  97×180cm

 

过庭书普(局部一)

 

过庭书普(局部二)

 

波罗蜜多心经  50×20cm

 

传家有道惟存厚, 处世无奇但率真  136×22cm×2

 

读书耕月 34×136cm

 

书心载道  34×136cm

 

篆刻释文:还一居士

 

篆刻释文:长乐无极

 

篆刻释文:世南画印

 

佛像

责任编辑:郭银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