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宜信,不只是一家中国公司,更是一家全球公司

刘迩逊  2018-09-28 14:22:15

“国际化首先是我们每个人的参照标准的国际化,就是对标全球范围内的最佳实践,在全球范围内配置最佳资源”

  2018宜信财富投资峰会上,宜信财富海外市场副总裁刘致勇的主旨演讲得到了参会者非常大的反响,唐宁在朋友圈转发刘致勇的分享并感同身受地说:“国际化首先是我们每个人的参照标准的国际化,就是对标全球范围内的最佳实践,在全球范围内配置最佳资源”。

 

 

  这次分享,刘致勇主要介绍了宜信的人才、合作伙伴、布局、业务、资本、品牌国际化成果;并强调,未来宜信的国际化将更加具备系统思维,在进入每一个市场之前都经过深入的思考;更加合作包容,要与合作伙伴形成一种共生共赢的模式;更加注重创造价值。作为中国金融企业国际化的代表,宜信的国际化不仅仅要走出去,还要切实地走进去,真正落地海外市场,更要走上去,在海外也发挥引领作用。

 

宜信财富海外市场副总裁刘致勇
宜信财富海外市场副总裁刘致勇

 

  国际化的宜信

 

本文整理自刘致勇现场演讲的速记

 

  这个视频介绍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世界经济三十五年的变迁图。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比重不断加大。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加速融入世界。伴随着中国国际化脚步的,是中国个人、企业的不断国际化。

 

  个人的成长经历,每一步都折射出国家的行进轨迹。个人的历史从来都不纯粹是个人的,都有国家历史的投射。

 

  我过去十八年的工作经历,都是围绕国际化展开。十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是外交部的职业外交官,刚刚从奥运会的盛世繁华、接待世界各国元首的紧张工作中告一段落,在大西洋的彼岸,雷曼兄弟提出破产申请,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全球股市大崩盘。美国传来消息,希望召开G20峰会。在那之前,我们一直都是通过G8+5对话会去和发达国家商讨经济金融事务,都是发达国家商量好,通知几个发展中国家结果。金融危机,让中国真正的站到了世界舞台中央,同世界经济强国平等拥有话语权。

 

  我们每个个人、企业,也都同国家共生、共荣。十年前的这个时候,宜信,在SOHO现代城的办公室里孕育着自己的梦想,让信用社会在中国落地,让资产配置理念在中国落地。过去的十年,宜信也迈出了坚实的国际化步伐并取得了丰硕成果,同中国共同拥抱国际化。

 

  很多人问我,宜信服务的不主要是国内客户吗?宜信的国际化意味着什么?

 

  国际化,首先意味着,用国际最高标准要求自己。用国际最先进的模式、最先进的科技、最先进的工具、最先进的资源武装自己,每一件事情都能做到国际最高标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定,我们为客户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在国际上是一流的,是顶级的。

 

宜信财富海外市场副总裁刘致勇

  而且,一个企业只有用国际一流标准要求自己,不断把自己投身到竞争更激烈、对手更强大的范畴,自己才能强大。不断用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世界高手过招,才能成为世界高手。这才是国际化的着眼点。

 

  当然,我们用国际顶级标准要求自己,就意味着,要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和配置最佳资源。

 

  首先,要把自己锻造成国际最强团队,要去找行业内最优秀的人才;要寻找国际最强合作伙伴,向国际最强去学习、去超越。对每一个企业来讲,战略和人才都是最重要的。我们选准了一条正确的赛道,要为全中国的高净值客户服务,再配上全球最佳的团队,这必然是无往不胜的。

 

  宜信建立了一支国际化的团队。以前我们说国际化,很多人说,是不是把你的人派到海外去了。我觉得这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直接在海外招人。直接在国际上挑选业界最有国际思维的、最懂国际话语体系的人。如在美国,我们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的负责人不是中国人,是一位印度人,印度人的文化体系和语言基础都更西方,在美国更容易融合,而且她以前一直在西方主流金融机构担任要职,也积累了大量人脉。那这就比我们从北京选人派过去,要更容易融合。

 

  宜信始终不遗余力地在全球层面、特别是在美国获取人才,源源不断地吸引着全球各地国际化人才的加入。宜信20%的高管层,也就是业务和管理的决策层为外籍。团队成员很多来自顶级国际金融投资机构或有海外工作背景,有海归,也有说中文和不说中文的外国专家。这些曾主导过高达数十亿的大型项目的国际化人才也将全球顶级机构的经验融入宜信,为宜信注入了新的活力,开启了更加广阔的国际化视野,提升了宜信的金融科技在全球范围内的整体能力。 

 

  我们现在在国际上有非常多的合作伙伴。这些都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刚才唐总讲到我们上周还在新加坡参加Milken Institute亚洲峰会,特别多的人来找我们谈合作。那如何选择合作伙伴?逻辑非常简单。就是我刚才说的标准:选国际上最强的,选业界最顶级的,有第一不选第二。

 

 

  今年上半年我策划主持了宜信财富和东方汇理的战略合作签约。合作的逻辑非常简单,我们要进军欧洲市场,他们要进军中国市场,我们都在找最好的合作伙伴,只有这样才最容易做到最安全、最成功。东方汇理管理1.7万亿美元,欧洲排名第一;他们要进入中国市场,就要选市场上最顶级的财富管理机构强强联合。当时的战略合作是我主持的,我们特别邀请了法国驻华大使来参与见证这个重要时刻。大使先生说,“这是中法金融合作的典范”。

 

  再拿刚才反复提及的Milken Institute来说,这是一家致力于打造最顶级企业俱乐部的美国老牌机构,我们是对方在亚洲的唯一战略合作伙伴,其他的战略合作伙伴,比如摩根斯坦利、花旗都是欧美的。想跟他们合作的中国企业太多了,为什么在亚洲选择了我们?对方说,要进入亚洲,就要选最能代表亚洲的新金融的企业。你看,所有成功者,大家的思路是一致的。

 

  那我说了人才、合作伙伴,再看我们是如何布局的。

 

  我在外交部工作了十多年。中国外交是如何布局的呢?有这样一句话,“周边是首要,大国是关键,新兴国家是重点”。宜信其实也是在按中国外交的逻辑在布局。

 

  周边先行:我们2013年在香港、2014年在新加坡建立了分公司,并在新加坡拿到了资本市场服务全牌照。香港、新加坡,这都是我们周边重点的亚太金融中心。唐总十天前刚刚去了日本,也是在看日本的市场机会。

 

  然后是大国:我们重点关注的是美欧市场。

 

  北美是最创新、最发达、最庞大的市场。我们2016年在纽约、2017年在硅谷、旧金山,都设立了办公室。虽然听起来设立的时间不长,但我们跟美国的各种合作是在公司设立初期就有的,一直都有开展各种合作。只不过现在的世界很扁平,可以远程工作,没有急于设立办公司。随着工作后续的开展,分支机构的作用和意义越来越大,迫切性越来越高,我们才顺势而为建立起来的。

 

  现在除了美国,我们也在加紧欧洲布局。我们在英国有很多合作:在当地有合伙人,看当地的金融科技企业投资;为客户提供英国的置业、游学服务。今年5月份,宜信在英国组织了一个英国周,我们参访了英国政府部门、监管机构、智库、潜在合作伙伴、大学,也接受了当地主流媒体的采访,还在牛津开设了一间宜信教室。我们希望在英国能够开展更广泛的合作,目前我们正在和伦敦金融城联系,希望搭建中英之间金融科技交流的桥梁。我相信下一次再见到各位的时候会有更多的好消息可以分享。

 

  我们通过法国东方汇理,接洽了一大批欧洲的合作伙伴。我们与瑞士、卢森堡政府,也都有接触和沟通。通过合作的方式,我们去覆盖欧洲市场。

 

  新兴市场是重点:除了周边和大国,我们很看重市场潜力。以色列是非常有特色的全球第二的创新的明珠,所以我们2015年就在当地设立了办公室,设立了基金。我们也经常带客户去当地考察项目。我们在非洲投资了1.5个企业,也培养当地的学生。一方面是发现未来的种子,另一方面也要主动为未来种下种子。

 

  有了这样的布局,我们还在相关的地方来获取资本,投入经济。比如我们宜人贷,比如新金融产业基金。作为一家具有全球示范作用、被哈佛商学院收录研究的领先企业,2015年,宜信公司宜人贷选择在纽交所上市,到这种要求最严格、透明度最高的市场上市,对于金融创新非常有帮助。短期来看,可能是带上了紧箍咒,但是长期看来,实际上是插上了翅膀。宜信的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和海外非银信贷基金,他们的股东都有国际上个人和机构的投资者,包括一些特别著名的机构投资者。这些基金在美国乃至全球寻找优质的股权和债权投资机会,并已有硕果,其所投的14家企业都登上了美国创投研究机构CB Insights发布的2017年全球金融科技250强榜单,这份榜单致力于发掘最具潜力的Fintech公司及该领域中的下一个独角兽。

 

  伴随着我们的人才国际化、合作伙伴国际化、资本国际化、布局国际化,我们的品牌也在国际舞台上日益响亮。宜信是G20普惠金融专家组成员。我们在国际舞台发声,参与规则制定。唐总作为中国企业的代表出席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出席达沃斯年会,出席Milken峰会,在联合国发声,接受各大国际媒体的采访。宜信已经成为全球华人美好生活的家园,我们的全球化步伐还会不断加快。

 

  所以,一个服务中国客户的组织也可以是一个国际化的组织,因为它汇聚了国际的最佳资源、国际化的团队,用国际最先进的理念在做事。宜信,不只是一家中国公司,更是一家全球公司。 

 

  那我也想说,宜信为国际化做了这么多努力,我们的源动力是什么?每一个组织都不是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国际化的出发点不是别人都去做了你也要去做。我们想做世界最佳的企业,最终目标是什么?

 

  最核心的源动力,是客户的需求。一方面,是我们只有做到最佳的标准,才能给客户提供世界一流的产品和服务。另一方面,我们客户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全球化做了一件事,就是把政府的权力转移给了全球的消费者。是消费者、是市场,决定了人员、资本、商品、技术的走向。我们的高净值客户,在全球化的大潮下,有了全球资产配置的需求,有了成为世界公民的需求。我们要帮助客户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资源配置的机会、跟踪最新的技术,对市场始终保持敏感并站在风口,乃至于发现“未来的种子”、“下一个独角兽”。我们要满足高净值客户做世界公民的需求,提供国际化生活一站式解决方案。

 

  客户到底有什么需求?总结起来,其实是围绕三大痛点展开的。企业怎么办?财富怎么投?传承怎么做?

 

  企业怎么办?每一个企业家,都需要学习最新的理念,拓展战略视野。为了让客户了解最新理念,扩大战略视野,每年,宜信会带客户去巴菲特股东大会,去Milken Institute峰会、同Milken Institute创始人Michael Milken,这个在美国金融史上同巴菲特、同JP摩根齐名的金融巨匠交流,去APEC,同拉姆查兰早餐会……这些都是为了让大家共同聆听最新的思想,通过和国际顶级的思想家碰撞,能够有所收获。

 

  财富怎么投?宜信每年都会制定全球资产配置投资指引,提供完整的产品投资方案。

 

  传承怎么做?这是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我们客户关心的传承,只是财富的传承吗?今年上半年,在三亚尊享年会上,我们发布了一个中国高净值人群海外生活白皮书。我们当时发现了几个特别抢眼的数字:75.7%的高净值人士将精神传承和财富传承列为同等重要的地位,子女教育是高净值人群海外生活的主要动因。所以我们从海外教育这个点切入,延展提供了一系列的海外服务。高净值人群,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世界最顶级教育,那我们有针对父母和子女的不同年龄层的海外游学服务,能够带大家去以色列、美国、英国、瑞士等地方,围绕资产配置、财富传承、创业创新等主题,去听名校名师授课;去顶级金融机构拜访;去前沿科技企业参观;游学后,很多家长会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去那些学校读书。在留学成功的道路上,从前期的学业规划、语言培训,到中期的成功申请,到后期完成学业、顺利毕业,环环相扣,每一步都需要细致规划。

 

 

  宜信财富会帮学生推荐并协助申请海外名校。海外留学择校咨询、留学后生活指导等服务,让海外教育变得更加简单;子女海外留学后需要实习、就业,我们可以为VIP客户子女提供高端金融机构的实习机会,比如我们今年就组织了多期去东方汇理、去IDG等世界一流金融机构的实习机会,从起点帮助孩子们对未来一生的职业规划打下极佳的基础。在这之后,父母可能会萌发移民需求,进而需要海外置业,宜信财富好望角,宜信财富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的海外置业团队,都能提供非常专业的投资移民和海外置业服务;移民了,安家了,生活下去,接下来要面临的,可能就是一系列的海外生活问题了,最麻烦的,恐怕就是各种法律和税务问题。这些我们也都有专门的法律咨询和财税规划服务。我们还有海外保险服务:宜信财富好望角已经陆续获得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夏威夷州、马里兰州和新泽西州的保险经纪牌照。这些牌照的获得,可以满足客户的人寿保险需求以及养老保险等需求。当解决了所有的顾虑,就可以安心地让家族传承财富传承下去。我们的海外家族信托,和世界前几大信托公司Vistra和Intertrust开展合作,帮助客户实现传承。所以大家看,我们刚才所提及的这些服务,游学、留学、子女实习、移民、置业、税务规划、法律、保险、家族信托,全都是基于客户的需求而产生。

 

  我们就是基于客户的需求,提供了这样国际化的产品和服务,为了更好地提供这些产品和服务,我们相应地做到了业务的国际化、布局的国际化、资本的国际化、人才的国际化。我们拥有了这样人才、资源、网络的国际化布局,我们才有能力确保资产配置最优化,海外生活服务更到位。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客户的需求。

 

  如今的宜信财富,在成为中国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的优先选择财富管理机构之后,从美国开始,逐渐向其他市场拓延,面向全球华人提供顶级财富管理服务。宜信财富近期的小目标,就是做全球华人首选的财富管理机构。

 

  未来的国际化宜信,我们会怎么做?

 

  国际化的宜信,会不断打破自己而重塑,会不断破除它原有的经验、它原来在中国市场所形成的一些模式,完全打开,真正去理解和拥抱国际最顶级的思维和行动。我们会有更宽广的视野、更变化的视角、更广阔的未来。

 

  未来国际化的宜信,要有几个维度。

 

  第一个,就是我们的系统思维。我们整体的能力强不强,就取决于我们是不是真的在系统地思考。我们的国际化,一方面有主动的布局和规划,有战略考量,但另一方面绝不冒进,绝不是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不做表面文章,不为了显得自己国际化而拿着世界地图到处插旗子布点。我们进入一个国家之前,有过深入的思考:我们是不是在当地有充足的调研?是不是能跟当地合作伙伴做组合?能够给国内市场带来怎么样的附加值?这其实是一个完整的系统逻辑。宜信从来没有冒进过,因为我们背负的,是所有信任我们的投资人的财富。

 

  第二个,就是我们的合作包容。把边界打开,广泛地跟所有合适的机构合作。在宜信,我们很少提,谁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只看,谁会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当你聚焦谁是你的对手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封闭你自己。就不可能有适应环境变化的机会。而当你能够聚焦你跟谁合作的时候,你已经在打开边界,形成一种新型的、更具生产力的结构,使得我们能够更好地生长,去拥抱更广阔的可能。

 

  第三个,就是我们的价值追求。在我们国际化的征程中,我们一直牢记要真正创造价值。这个价值,不仅仅是企业的角度,我们要真正地拥有全球思维,寻求利益交融点。我们会考虑我们作为中国金融企业国际化的一个典型代表,在国际上要展现什么形象。我们要传递中国企业的价值理念,我们要传递中国的文化思想,我们要传递中国新贵人群的诉求。今年的Milken Institute亚洲峰会,我们带艺术家参会,就是这样一种尝试。作为中国金融企业国际化的代表,我们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去让世界聆听中国,认识中国,也让我们的客户更好地认识世界。

 

 

  所以,未来的国际化的宜信,绝不仅仅满足于“走出去”。走出去不够,还得切实“走进去”,真正落地到海外市场。走进去也不够,还得“走上去”,在海外市场也能引领市场变化,也能创造核心价值。

 

  这才是国际化的宜信。宜信,和客户一起,享受国际化红利。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责任编辑:杨梦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