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童真

图片故事

衣服穿反了

班里一个小男孩上学时把衣服穿反了,邵广红让他到教室后面的角落里换一下,没想到的是几乎所有的小女孩都立即用手捂住了眼睛。


 那些童真

图 | 邵广红  

采访整理 | 赵婕禹

本文首发于2016年11月3日总第779期《中国新闻周刊》


每当看到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的小孩儿从我身边蹦蹦跳跳经过时,总会勾起我对童年往事的美好回忆。我从小生活在农村,那时候的我和许多土生土长的乡下孩子一样,贪玩、淘气——每天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捉迷藏、过家家、上山采蘑菇,爬树掏鸟窝,下河摸小鱼……只可惜这些美好的回忆没有留下任何影像。


我叫邵广红,1979年4月出生于辽宁省北票市的一个小山村,2001年师范毕业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做了一名普通的农村小学班主任。大约是四年前,我拥有了人生中第一部智能手机,是交了三百元话费赠送的,能上网,能拍照,但是不清晰。我当时也是刚刚接的一年级新生,孩子们的那份纯真经常触动我,让我感到温暖,让我笑声不断,我想这样宝贵的童真应该随时记录下来,给孩子们和自己都留下一份珍贵的纪念。去年5月份,我买了一部卡片机,我现在每天可能都会拍一些,但不刻意,只要遇到那些让我感动的,有趣的情景,我都会记录下来。


孩子们最纯真,他们不会隐瞒心思,并且都有表现的欲望。我平时也喜欢跟他们一起玩,拍照片的时候他们都很自然,也不会防备我,拍完照片我会给他们看,看到有趣的,他们都会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我也经常会冲洗出来送给他们,留作纪念。孩子们都知道,老师给他们拍照是因为喜欢他们。喜欢和爱都是相互的,你喜欢他们,他们也会喜欢你,亲近你。


跟孩子们在一起,我经常会忘记自己是一个成年人,有时也会跟孩子们一起玩闹、比赛跑、比爬树,只是现在都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有时也会闹出笑话,笨笨的样子经常会招来孩子们的阵阵笑声。


我只要内心没有麻木就会一直拍下去的,拍到他们长大,拍到自己退休。

神奇的眼贴

学校规定学生夏天都要回自己教室里午睡,因为天热,有的孩子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里买来凉眼贴,贴上之后,还真睡得香。

是谁往门外泼水了?

教室门后有个大水缸,里面盛着打来的井水。下课时,孩子们排队喝水,一个女生把喝剩下的水往门外倒,正好泼到一个男生身上,男生跳进来大喊:“是谁往门外泼水了?”女生们哈哈大笑,都不承认。

午饭洒了之后

褚智坤在校门口订的午饭不小心弄撒了,正当她失落之时,孩子们都纷纷围过来让她吃自己的饭。

神奇的科学现象

科学课上,孩子们对温度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眼保健操

课间玩闹流起了鼻血,用粉笔匆匆一堵,就赶着做眼保健操了。

红膝盖

农村孩子淘气,膝盖上经常新伤接旧伤,女孩子也不例外。

春光灿烂猪小戒

刚刚洗过的纱窗被孩子们当成了玩具。

运动会彩排

六一运动会前一天,鼓号队员在进行入场练习,两个小男孩搂着肩,在一旁看他们彩排。

哥哥错了

两个孩子打架,老师让他俩去树下反省,可不一会,两个孩子的手又拉在了一起。

离别

六年级毕业班在跟老师告别,孩子们悄悄准备了一首歌《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一起唱给他们的班主任杨老师听。唱完,老师和孩子们哭成一片,邵广红也是哭着拍下这张照片的。

掰手腕

男生爱逞能,课下比力气。

练习吹号的小男孩

为了庆祝六一,四年级男孩子们光荣地加入了学校号队,他们特别用功,一下课就赶紧到教室门前的树下练习吹号。后来他们告诉邵广红,他们的腮帮子疼了好几天。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