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的“伪慈善”江湖

观点 《中国新闻周刊》
为了吸粉,不停秀下限,已成为不少主播的套路。
快手的“伪慈善”江湖

有图未必有真相,一场“伪慈善”闹剧,正因为“团队内讧”被揭穿。

流传出的视频中,四川凉山的村民们穿着破旧的衣服集聚在荒凉的山坡上,网络主播一边喊着“给你们发东西”,一边却在把原先发给村民的钱收回,为增加凄惨效果,还要往孩子脸上抹泥巴。

当事人承认,这些自导自演的“伪慈善表演”只为吸粉和赚取流量,“让粉丝多刷礼物”。 而所谓礼物都是真金白银,刷礼物其实就是在刷钱。粉丝花钱购买虚拟“快币”,再用“快币”购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直播平台则以一定比例奖励主播。

资料显示,被曝光者“快手杰哥”已经有65.9万粉丝。记者调查,他和曝光者“快手黑叔”都是快手直播平台上的主播,以前都是一个团队的,后因为“内讧”开始互相爆料,从而揭开了“伪慈善”的真面目。

在造假暴露后,这些主播有的留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自行消失;有的“直播喝消毒液”,试图挽回粉丝。而网友们早已见怪不怪,不管是揭发“公益作假”还是想直播“喝消毒水入院”,在吃瓜群众看来,都是早就企划好的,目的是增加粉丝关注度。

比较当真的是官方媒体。“如此恶劣的吸睛骗钱行为,显然构成了双重的欺骗。”“光明网”认为:一方面,对于大凉山的贫困群体而言,这会招致反感,甚至连带着也会影响到他们对整个外部世界的态度。而另一方面,主播以煽情为道具,对于大多数网民也是一种爱心透支。而一旦很多人“对什么都不相信”了,则等于是挖掉了社会公益的根基。

除了缺德,“伪慈善”直播还被指是犯罪。最新的《慈善法》明确规定个人不能公开发起募捐,可见,直播“伪慈善”已涉嫌触犯法律。《京华时报》评论认为,此举甚至涉嫌诈骗,情节更为严重。

让《人民日报》在意的,则是“伪慈善”背后的幕后黑手。评论文章以《直播平台该摆脱野蛮生长了》为题,将板子打到了直播平台上:“一些主播尺度颇大,极尽魅惑,但所在的直播平台仿佛视而不见。只要无人举报,不被监管部门‘盯’上,平台便若无其事、置身事外。”因此,“遏制乱象,从提高门槛到实时监督再到事后惩处,每个环节都不能失守。”

《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定于12月1日实施,《人民日报》的表态自然让“快手”不寒而栗。11月6日,快手平台回应称已经冻结相关人员账号,并联系警方核查真相。已经将相关人员驱离凉山的公安,也醒悟过来,于7日正式成立专案组,赶赴涉嫌伪慈善的地区调查取证。警方表示,如果证据满足诈骗罪的立案条件,将予以立案。

抓了这几位,网络直播就能放过慈善了吗?在快手上,这样以“慈善”为噱头“正义感爆棚”的网络主播貌似还为数不少,为他们捧场的脑残粉更是为数众多。

“快手黑叔”曾在直播中扬言,把慈善当生意做是应该的,理直气壮地说赚钱是必须的。“我俩月能挣六十万,花五万块钱建房子,剩下五十五万还换辆大宾利,整套别墅,我就挣钱,就是挣粉丝的钱,总有人愿意给我刷礼物。”

2016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截至今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快手平台上的佼佼者,粉丝量超过800万。

为了吸粉,不停秀下限,已成为不少主播的套路。你敢直播捅马蜂窝,我就敢直播生吃仙人掌,练健美的搬砖小哥、砸自家车的脑残,不怕表演粗鄙,只怕无人打赏。作为围观者,在快手上也的确活跃着这么一批人,他们缺少被关注,空虚,消沉,寻求刺激。

还要继续对快手等直播网站上的怪现状熟视无睹吗?技术无罪,但是监督有责,涉嫌诈骗的“伪慈善”已向某些直播平台发去“死亡邀请”。还记得快播吗?粉丝当有避免沦为脑残的自觉,平台当有避免滋养骗子的警醒。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