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民调错了吗?

观点 薛涌 ( 旅美学者,在美国萨福克大学任教)
对很多人来说,这确实像一场政变,不仅仅是什么民主制度产生了自己不喜欢的结果
特朗普当选,民调错了吗?

文/薛涌

旅美学者,在美国萨福克大学任教


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当选,引起一系列政治地震。事后诸葛亮众多,反省之说无数。其中一种说法是:自由派精英的媒体和民调机构自欺欺人,严重脱离民众,造成了一种希拉里赢定的假象,结果吞下自酿的苦酒。

真是如此吗?

投票前最后一轮民调,创造的新闻标题是:“希拉里勉强撑着微弱的领先地位”。有的民调,比如《华尔街日报》和NBC的联合民调,说她领先4个百分点;有的则说她仅仅领先不到两个百分点——几乎全在民调的误差边际之内。有的民调,在更早一点时间甚至显示了特朗普已经反超。选前Real Clear Politics算出的所有民调的平均数,希拉里领先1. 8个百分点。一般误差边际要4个百分点。可见,民调还是相当准的。

只是选举的结果,是由选举团决定的。特朗普赢的是选举团票。选举团票的误差,则是一系列地方民调的小误差堆积出来的。选举前的民调显示,希拉里即使在全国民调中优势几乎已经消失,但在选举团上占绝对优势。结果恰恰相反:她的总票数肯定赢了,但选举团票却输了。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其实解释起来也并不难。希拉里本来确实是赢定了。特朗普本人,在第三次辩论中甚至公然拒绝承诺接受选举结果。随后,他又开始了什么“自由派操纵媒体、操纵选举”的叫嚣。甚至支持他的保守派议员也鼓动大家:“如果希拉里当选就赶紧拿枪!”要知道,我们成为公民前要回答的一个基本问题,就是“你是否主张以暴力的手段推翻美国政府?”

希拉里之所以输,显然是FBI搅局所致。这是非常罕见的“10月惊奇”。10月中,希拉里领先特朗普七八个百分点。但是,离投票还有10天左右,FBI的署长James Comey公布了他给国会议员的信,称已结案的希拉里邮件门并未结束,又有新邮件被发现。希拉里一下子成了嫌疑犯。她的民调数字就此开始大崩盘。而民调浮动最大的,就是那些摇摆不定的决胜州。

到了选举头三天,即周六,FBI又公布,这些新发现的邮件中没有查出问题。FBI的行为,遭到了普遍的谴责,连前总统布什的司法部长都出来批评,这违反了FBI政治中立的惯例,也违反了司法部的指令。这个表面是要还希拉里清白的消息,其实等于把正在淡出的邮件门事件再炒起来。特朗普马上心领神会,到处大叫:FBI又开始保护希拉里了!这个制度被操纵了!邮件门,再次成为头版新闻。

双方力量对比马上逆转。FBI再次给特朗普一个机会炒作此事。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结果。

FBI署长James Comey一直就是共和党人, FBI里83%以上的工作人员是白人,80%是男性。本世纪的大选,不管谁赢谁输,这两个人口群体投的都是共和党的票。这次也不例外。白人男性,以63%对31%的比例支持特朗普。有报道说,这些男性作为特朗普的基本社会力量,想方设法搞倒了希拉里。不要忘记,这一白人男性集团,过去手脚就不干净。胡佛当署长时,就曾秘密监视马丁·路德·金,掌握了他婚外关系的资料,然后试图用这些资料逼他自杀。这次FBI,也是抗拒司法部的指令单独行事,一夜之间颠覆了选举结果。

民主的结果当然必须接受。但是,民主制度如同一台车,不管这台车的牌子多么牢靠,如果你开起来出了问题,就应赶紧送到修理厂检查修理,而不要一味谈什么你一切都照规矩操作了、应该接受结果。这么多美国人不愿意接受结果,抗议示威到处蔓延。对很多人来说,这确实像一场政变、一场大灾难,而不仅仅是什么民主制度产生了自己不喜欢的结果。怎么防止少数既得利益集团在投票前进行FBI式的政治暗杀?为什么世界最大的民主居然如此脆弱、乃至让少数几个人如此容易地得手?这是美国的民主需要修补的地方。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