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90后的变革能量有多大?

观点 闫肖锋(本刊学术召集人,趋势观察家,著有《少数派》《在大时代,过小日子》)
现在连青春期也没有了,没有了压抑、反思、挫折、吃苦头,也就没有了反叛
80后90后的变革能量有多大?

文/闫肖锋

本刊学术召集人,趋势观察家,著有《少数派》《在大时代,过小日子》


美国大选结果让民调这次大跌眼镜,北大社会学系的一个师弟称:以抽样调查为基础的社会统计理论完败于大数据分析;以报纸、电视台为核心的主流媒体完败于社交媒体。全球化的普世价值完败于本地化的实利价值。特朗普当选,开辟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仔细看,按种族的教育程度交叉分类,白人无大学学历:28%主持希拉里,67%支持特朗普;非白人无大学学历:75%支持希拉里,20%支持特朗普。这说明并非屌丝们都支持特朗普,是无大学学历的白人屌丝撑特朗普到最后。

是的,白人屌丝造就了特朗普胜利。关键时刻他们比理性的中产更有行动力,他们冲出去投票把希拉里拉下马。研究历史,你会发现,历次颠覆、运动、革命,不都是底层的狂热分子冲在前头吗?不由想起《芙蓉镇》那个老光棍喊“运动喽~!”

这次民调失势在问卷,问卷只问态度不问行为。人们表面上应付调查人员“你幸福吗”的提问,暗地里却把票投给了能发泄愤怒的代言人。白人屌丝最有种族倾向,特朗普登高一呼“赶走他们”,于是群起响应,这叫又有组织又有行动力。而大数据则通过监测他们给哪些政治人物点赞掌握其实际行为。特朗普的团队就有大数据公司,而希拉里用的还是传统的民调公司。

切记,决定一个群体变革能量的,不只是人数多少,而是组织化程度和行动能力。

50后“甩开膀子,抡开铲子”要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受苦人,最终一腔热血用在了修理地球上。60后“80年代新一辈”喊出“振兴中华,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爱国热情一度高涨。80年代初,60后高喊“中国足球冲出亚洲”,一度烧光了宿舍楼里的所有扫把。

80年代人一说起现在80后90后,切,他们有多少行动力呢?

我曾发微博:孩儿们越来越缺乏男子气,三联曾有封面《寻找男孩》,我以为,现在岂止是没有男孩,连青春期也没有了,没有了压抑、反思、挫折、吃苦头,也就没有了反叛,一切随手可得了嘛,包括性。没有青春期的社会是不会勃起的,所谓大国,那是娘娘腔的大国,至少现在看如此,郭敬明比韩寒更代表未来。

于是引发一片狂喷,有赞有骂。微博真是个拉仇恨的好地方。不过我肯定说到了某些痛处。连《人民日报》都称,小时代提出了大命题。

如今,小四忙着打造时尚产业链,韩寒开赛车又开餐馆,最近他的“很高兴遇见你”餐馆被查,发现老鼠乱窜。现在看来,无论“郭敬明党”还是“韩寒党”都是精明的实用主义。有点儿小理想的恐怕是小粉红们。他们不但有组织化,还有行动力。“帝吧出征,寸草不生!”

只是新世代的行动力靠的是互联网,一离网可能就蔫了。我到大学讲课时一位90后说,只要有人在前头打头就行了,我们跟着走,费什么劲啊。多数90后是成就小世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80后则更是忙着还房贷呢。

60后热血,70后抱怨,80后反抗但最后顺从,90后变通但我行我素。这是我的小小观察。

但是我可能错了。2012年四川什邡钼铜项目事件教育了当地政府包括我。什邡事件中的90后在墙壁上涂写着:“为了什邡人民,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当然,最后这帮小子写了悔过书后全部被释放了。但这让我们这些一贯说人家非主流、“脑残一代”的长辈,肃然起敬。他们有望成为中国政治活动中的一股新生力量。

90后上街与60后父辈的差别:不为空洞口号,只为自身利益:别动我的奶酪!

不能说我们的理想在街上,新世代的理想在网上,当与自身利益正面相碰时,他们选择出街。80后90后的变革能量有多大,走着瞧。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