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民日报》头版刊发署名文章的“宣言”,是谁?

观点 孙忠一 张文绞
一种声音


1月15日,“宣言”火了。

 

因为他在人民日报头版刊发了一篇文章:紧紧抓住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

 

更重要的是,该文章先于报纸,在14日晚间就通过新媒体与大众见面了。

 

在媒体圈,这并不多见。这篇文章有多重要?看看各大媒体的标题:

 

人民日报:明天,人民日报将刊登一篇重磅文章。

 

央视财经:今天,人民日报刊登一篇重磅文章!信息量巨大……

 

新华社:人民日报署名文章,紧紧抓住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

 

文章的作者正是:宣言。

 

“宣言”是谁?

 

不少人好奇,“宣言”是谁。先来看看他之前写的文章。

 

2016年12月3日,《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2017年03月8日,《打好媒体深度融合攻坚战》。

2017年10月5日,《不能让算法决定内容》。

 

此类文章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以评论为主,关注时事大事。而按照人民日报时评栏目的风格,“宣言”可能是一个笔名。

 

大家还记得“任仲平”吗?1993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在一版发表了《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十四届三中全会》,全文4600字。

 

这是人民日报第一次以“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任仲平”为名刊发评论。

 

“宣言”这个笔名虽然不是第一次使用,但这次格外引人关注!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方微博认为,新华社、央视等众多媒体都介绍、推出,自然被认为是个重要信号。今后,用这一笔名发表的文章值得关注!

 

“宣言”说了什么?

 

既然如此重要,“宣言”在《紧紧抓住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一文中说了什么?

 

有几个关键词很重要:哈姆雷特之问,社会历史分叉期以及快干、实干和会干。

 

什么是“哈姆雷特之问”?它源自莎士比亚名著《哈姆雷特》中的一句经典台词: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当然,这里所述并非生存与死亡的问题。而是:世界怎么了?人类要往哪里去?

 

文章指出,中国正处于一个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这是中国历史演进的必然,是社会主义在中国发展的必然,是世界百年大变局的必然。

 

纵观当今世界,“民主赤字”、“治理赤字”、“发展陷阱”此起彼伏,贫富分化、恐怖主义、气候变化问题层不不穷。资本主义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弊端丛生,全球治理体系深刻变革,新的国际秩序正在孕育。

 

面对“哈姆雷特之问”,文章认为,中国的实践为解决人类共同问题提供了全新选择。

 

什么是“社会历史分叉期”?文章认为,一个国家的发展历程,常面临许多重要挫折,如果以道路为喻,这样的时期正是“路口”。

 

面对路口,只有两种命运:发展,或者衰落。

 

中国怎么办?文章认为,新的思想旗帜,让我们有了把握机遇的根本指针;新的发展方位,让我们有了把握机遇的深厚底气;新的奋斗目标,让我们有了把握机遇的高远视野。

 

面对路口,新时代的中国,已经准备好了。

 

在新的机遇面前,中国如何快干、实干和会干?

 

文章认为,面对新征程,容不得彷徨、犹豫和懈怠,需要以奋进者的姿态披荆斩棘,开辟新局面。改革的任务越来越重,必须准备付出更为艰巨、更为艰苦的努力。需要以日新精神、精进态度,谋定后动,统筹兼顾,增强把握复杂局面的能力、提高破解难题的本领。

 

抓住机遇向高质量阶段发展

 

文章还指出,中国发展经过量的积累进入质的提升阶段,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的确,2018年被称为中国高质量增长的元年。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认为,2016年以来中国经济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局面,是改革政策、结构政策、总量政策、国际经济环境变化共同发力的结果。

 

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研究员陈剑看来,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重要的是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经济走上高质量发展的转向期,最大特点是速度要“下台阶”、质量效益要“上台阶”。从主要看增长速度有多快,转变为主要看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陈剑说。

 

这也意味着,中国宏观调控体系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称,十九大之后出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是我们身处的宏观经济环境大不相同于以往。

 

“其一是经济发展的新常态,由注重总量经济向“调结构稳增长”转变;其二是新发展理念,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其三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由需求管理转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高培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