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动荡中的新年

观点 孙文晔
伊朗之乱仍在继续 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2017年12月30日,一些民众在伊朗德黑兰举行抗议活动。图/视觉中国


岁末年初,伊朗之乱仍在继续,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很多评论认为这次动荡“前所未有”,一是这是2009年伊朗政府更迭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二是抗议不仅针对政府,甚至也指向宗教领袖,这在伊朗比较罕见。


2017年12月28日,抗议最先发生在马什哈德。这里是伊朗的第二大城市,什叶派圣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故乡,保守派的大本营之一。抗议最先的诉求是打倒鲁哈尼,种种迹象来看,这一系列抗议是由政权内的保守派发动的,目的可能是让鲁哈尼下台。


而马什哈德民众被煽动起来的导火索则是“鸡蛋涨价了”。 近期的低油价,让伊朗经济形势持续低迷,中下层民众生活日益艰难。据伊朗统计中心数据显示,该国通货膨胀率在10%左右,约有320万人失业,鸡蛋的价钱翻了一倍。


保守派可能原本希望通过操纵民意来给鲁哈尼和改革派一点颜色瞧瞧,但结果却如火星一样点燃了伊朗社会矛盾的干柴堆。积蓄已久的怒火,不仅将鲁哈尼政府,而且也将包括保守派在内的整个伊朗神权政权烧了起来。


有的民众抗议政府枉顾国内民生,把资源投到国外如巴勒斯坦、叙利亚和也门等地搞什么地区争霸;有人要自由、民主,高呼哈梅内伊“去死”;而各色反对派力量也趁机参与其中,企图用自己的政治诉求引导民众,比如巴列维王朝的余党。


12月29日,游行示威从东北部蔓延到西部。大量妇女参加了游行,有一位妇女公开摘下白色头巾,作为旗帜挥舞,迅速成为了示威的象征。


伊朗政府面对汹涌的抗议,出人意料的放松了禁令,允许妇女不佩戴头巾。同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煽风点火称,伊朗人民“不愿再忍耐下去了”。


12月30日,游行蔓延到了首都德黑兰,大学生们封锁了校园。这一阶段,当局一方面出动3000支持者在德黑兰举行支持鲁哈尼的反游行,一方面开始出动军警镇压。


在大规模的军民冲突中,巴斯基民兵打死多名青年示威者,示威群众也还以颜色,至少打死一名巴斯基民兵,目前已经造成至少20人死亡。被镇压的群众将和平示威游行转化为暴动,袭击和焚烧了多地的检察厅乃至市政府。


12月31日,冲突继续扩大。青年知识分子在其中掌握了领导权,就像1979年伊斯兰革命的最初阶段一样。不过,当晚在首都德黑兰就有200人被捕,当中有40位“领导人”。


抗议进入第4天,伊朗总统鲁哈尼在2018年伊始发声,第一次就动乱进行公开回应,他称伊朗人民有权抗议和批评政府,但暴力无法接受。他还强调说:“所有这些民众并不是接到了海外势力的指令,而是他们生活困难迫不得已走上了街头。”第5天,军队宣布不镇压。


虽然有分析试图将事件推向“阴谋论”,但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最初的抗议者是保守派教权主义者,诉求是打倒鲁哈尼,实现统治集团内部权力再分配。但很快运动发生变化,各方势力纷纷加入运动,提出不同诉求。目前,运动的主流诉求是打倒伊斯兰共和国、停止干涉周边国家的战争、恢复和重建伊朗的经济。


更多分析认为,尽管当前伊朗多地发生游行示威,但却难以引发大范围革命。前英国驻伊朗大使理查德·多尔顿爵士对BBC分析说,维持伊朗伊斯兰政权的几大支柱,如大部分民众视当局为合法政府、鲁哈尼总统领导的政府管理相对高效、精英阶层并没有分化而是团结、以及强势的政府控制架构等,这些都没有被撼动。


如此看来,特朗普认为伊朗“变革的时候到了”恐怕是一厢情愿。


文/孙文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