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 “萨勒曼父子配”:新的机遇和风险

观点 高尚涛
随着萨勒曼国王任命儿子小萨勒曼为新王储、第一副首相,进一步 巩固了他的权力根基,以“萨勒曼父子配”为核心的沙特新权力格局 正式形成,预计这一格局会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相对稳定下来


(右起)沙特国王萨勒曼及其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图/CFP

沙特 “萨勒曼父子配”:新的机遇和风险


《中国新闻周刊》文|高尚涛

6月21日,沙特国王萨勒曼发布命令,解除他的侄子、原王储兼内政部长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的所有职务,任命他的儿子、原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下简称“小萨勒曼”)为新王储、第一副首相,继续兼任国防部长、皇家法院院长、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

随后,小萨勒曼出席就职仪式,被废黜的原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和其他皇室成员向其宣誓效忠。这意味着,沙特王国初步形成了以“萨勒曼父子配”为核心的全新政治权力布局,小萨勒曼则拥有了全新的政治舞台和发挥空间。

迅速抵达国家权力核心的“85后”

小萨勒曼是“85后”,生于1985年8月31日,是现任国王萨勒曼与他的第三个妻子所生的长子,母亲是吉达地区阿吉曼部落酋长的孙女。小萨勒曼生性聪颖,目标明确,做事果断,敢作敢当,有政治热情,与父亲萨勒曼在施政理念上心有灵犀,深得父亲欢心。

以全班第二名的成绩从沙特国王大学本科毕业后,小萨勒曼在社会上闯荡锻炼了几年,后被时任利雅得省省长的父亲萨勒曼召回,担任他的私人秘书。2009年,他又被任命为利雅得省长特别顾问,正式进入政界。

萨勒曼在利雅得省担任省长期间,以大胆改革和锐意进取着称,他通过调动大量资本项目和吸引外资发展利雅得经济,善于并乐于借鉴西方国家的发展经验。

为了确保利雅得的城市形象、发展旅游业以促进经济多面发展,萨勒曼不惜铁腕治丐:将所有乞丐驱逐,外籍乞丐递解出境,本地乞丐统一安置。在萨勒曼治下,利雅得成为中东地区最富裕的城市之一和重要的商业贸易基地。利雅得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取得长足进展,大型的现代化建筑、体育场馆和学校大学鳞次栉比。

萨勒曼的这种施政风格和方略,对小萨勒曼产生了深刻影响,也深得他的认同。在父亲的安排下,小萨勒曼先后兼任利雅得竞争委员会总书记、阿卜杜拉阿齐兹国王档案研究基金会的董事会主席和利雅得省阿尔比勒社区信托基金会委员等职务,全力辅佐父亲推进利雅得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表现可圈可点。

2011年10月,苏尔坦王储病逝,萨勒曼卸任利雅得省省长职务,成为第二副首相、国防大臣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2012年6月,纳伊夫王储病逝,萨勒曼顺位成为王储兼第一副首相。此间,小萨勒曼随父亲赴“中央”任职,继续担任特别顾问。至此,小萨勒曼虽然尚未显山露水,但其仕途可谓一帆风顺。这既有他自己才干超群、与父亲心有灵犀的原因,也得益于父亲的信任、赏识和栽培。对此,小萨勒曼曾表示,来自“高层的信任”是他专心投入工作的原动力。

2015年1月23日,阿卜杜拉国王去世,萨勒曼成为新国王,时年刚满30岁的小萨勒曼随即被父王任命为国防部长,兼任具有重要地位的皇家法院院长;2015年4月,萨勒曼国王出乎意料地打破“兄终弟及”制度,废黜了弟弟穆克林的王储之位,分别任命新生代的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和儿子小萨勒曼为王储和副王储。

迅速抵达国家权力核心部位的小萨勒曼,很快融入父王萨勒曼主导的国家发展和对外关系改革方略中,成为几项重大任务的实际负责人。

在国内经济发展方面,小萨勒曼主持了旨在减少石油依赖、全面发展和强化国民经济的工业化强国计划,提出2030年远景目标;在与伊朗的教派政治竞争中,他主动出击,力求改变沙特的被动地位,主导发起了阿拉伯联军干预也门内战、打击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的“决心风暴行动”;在叙利亚问题上,他支持组建“征服军”,力图武力推翻巴沙尔政府;在反恐方面,他宣布伊斯兰国家成立反恐军事联盟,合作打击恐怖主义;在外交领域,他又明确反对奥巴马政府与伊朗签署核协议,甚至不惜打破礼宾规则限制,在萨勒曼国王会见奥巴马的正式场合公开上前递交抗议书。

如此种种,显示了小萨勒曼锐意进取和精明敬业的改革风貌。

在“权力欲太强”质疑声中上位的新王储

但是,小萨勒曼的迅速擢升和全面介入国家事务的做法,也引起了其他王室成员的不满。他们认为,小萨勒曼被父王破格提拔并委以重任,破坏了沙特王室数十年来尊重资历(“兄终弟及”)和权力分享(国王和王储不能为同一支系)的政治规矩,对原来的顺位继承人和王室其他支系不公平。此外,他们还指责小萨勒曼在处理国家大事上一意孤行不知协调、行事冲动缺乏经验,让整个王室和国家蒙受损失并背负骂名。

在打击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中,小萨勒曼竟然没有与有关安全部门进行充分协调,也没有通知沙特国家卫队负责人穆塔比·本·阿卜杜拉亲王。2015年12月,小萨勒曼撇开反恐专家、兼任内政部长的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擅自宣布成立伊斯兰国家的反恐军事联盟,但有些国家却表示沙特方面没有征求他们国家的意见。

王室成员还批评小萨勒曼在也门主导的军事行动滥杀平民,引发联合国和人权组织的指责,而且这一行动劳民伤财,不仅没能速战速决解决问题,还成了毫无意义的消耗战。而小萨勒曼在叙利亚组织的反巴沙尔军事行动也几乎颗粒无收。小萨勒曼还遭受了“权力欲太强”的质疑,被指急于证明他有改变沙特的能力,而不考虑推行快速巨变可能危及王室稳定和安全的后果。

这些不满一度发展为2015年9月的“匿名信未遂政变事件”,一位与小萨勒曼相同辈分的王室成员写了两封匿名信在王室内部流传,要求大家团结起来,推翻萨勒曼国王的“昏庸统治”、废黜小萨勒曼,推举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出任新国王。

不过,萨勒曼国王果断平息了不满、稳定了局势,萨勒曼国王的权力和小萨勒曼的晋升之路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萨勒曼国王善于平衡部落之间、派系之间和王室成员之间的利益关系,精于通过利益交换、权力制约和权力卡位等平息矛盾、解决问题。这一技巧在其长达50年的利雅得省长任内,已经练得炉火纯青。2000年,萨勒曼兼任新成立的王室后代委员会主席,更是将这一技巧运用到极致,他不仅成功调停了两位前国王法赫德和阿卜杜拉所属的王室支系之间的复杂矛盾,还将大多数王室成员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一一摆平。

不仅如此,萨勒曼国王经过一年多的反复运作和关系平衡,包括逐步削弱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的权力基础、瓦解其支持人脉、做通其本人和纳伊夫支系其他王室成员的工作,于2017年6月21日再次做出惊人之举,剥夺上次“匿名信未遂政变”中的男主角、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的所有职务,任命他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新王储、第一副首相,进一步巩固了他的权力根基。

能否带领沙特走出一条现代化的改革新路?

至此,萨勒曼国王精心营造的以“萨勒曼父子配”为核心的权力格局正式形成,预计这一格局会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相对稳定下来。那么,这一全新的权力格局会给沙特王国和中东地区局势带来哪些变化呢?

首先,小萨勒曼进入权力核心,成为沙特若干重大行动的实际掌门人,势必增大王室内部的不平衡,增加深入协调成员之间利益和进行权力平衡的难度。

在萨勒曼国王废黜第二代顺位继承人、选择第三代王室成员的时候,就已经因破坏“兄终弟及”制度引起了王室内部的不满和矛盾。现在,萨勒曼国王将第三代王位继承人废除,选择自己的儿子上位,进一步破坏了在不同支系中进行权力分享的王室传统,势必进一步激化矛盾。虽然萨勒曼国王以他一贯的威逼利诱、细心劝说、权力卡位等手段进行精心调和,这些矛盾得以暂时平息下来,但却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王室内部不满现行权力分配的争斗暗流必将继续下去,内部协调的难度也会加大。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萨勒曼国王的年龄增大和精力下降,不重视和不善于沟通协调的小萨勒曼将会面临日益严峻的内部斗争考验。鉴于此,如果萨勒曼国王父子头脑清醒,应会建立一个善于协调内部矛盾且对他们父子忠诚的智囊团,辅佐小萨勒曼。

其次,小萨勒曼成为王储前,就已开始全面协助父王处理国家大事。可以预料,在萨勒曼国王百年之后,小萨勒曼将成为新国王,正式开始全面执掌国家大权和治理国家。这是沙特政坛多年以来难得一见的新气象:告别老人政治,实现新生代的年轻领导人治理,国家政治会显得更有朝气和活力,同时也解决了沙特政坛一直存在的因接班人年龄过大导致的权力过渡危机。

但是,沙特也将同时面对一个国王长期执政的问题。无论怎样,小萨勒曼都将对沙特王国的未来走势产生深远影响。

第三,小萨勒曼跟他的父王一样,都是注重实干和实效的政治家,力求有所作为。他们之间不同是的,萨勒曼国王注重经济改革和外交成效,对政治改革和社会改革比较谨慎和保守;小萨勒曼在政治领域和社会领域的观点更加开放和激进,他倾向于在确保沙特王室垄断世袭权力的前提下打破常规选贤任能,甚至在权力使用上可以比较任性。在社会生活领域,他主张适当放松国家的严厉管控,限制宗教警察的权力。

小萨勒曼注定是个改革派和行动派,这将在政治上表现为巩固自身权力、讲求治理效率,在经济上表现为追求全面健康高效发展,在社会生活领域表现为活泼有序,在对外政策上表现为追求竞争优势和地区主导地位,改变沙特刻板的国际形象。

可以预见,小萨勒曼和他的父王会进一步拉拢心腹巩固权力地位,同时削弱潜在竞争者的权力基础。但为了保持平衡,他们也可能会从法赫德、阿卜杜拉和纳伊夫等强势支系中挑选与小萨勒曼同辈的和值得信任的代表人物担任一个有名无实的“副王储”之类的官职。至于将来小萨勒曼是否有勇气彻底打破“兄终弟及”和权力分享的权力继承秩序、直接安排自己的儿子接班,还要拭目以待,毕竟这样做的风险还是很大。

在经济领域,小萨勒曼会继续在国内推动全方位的工业化强国计划,力争在2030年摆脱沙特经济对传统能源产业的过分依赖,同时保证国家繁荣富足。社会生活领域的控制也可能陆续放开。

第四,随着小萨勒曼开始全面辅政并终将亲自执政,沙特在中东地区事务中的表现将更加强硬果断,这一点已经有明显表现。

一方面,沙特将会进一步强化与伊朗的全方位竞争,并力图全面占据上风,而且这一竞争不必遮遮掩掩、暗中较劲。体现在叙利亚问题上,沙特会进一步强化对他所资助的反政府武装的支持力度,削弱和抵消伊朗影响,推动巴沙尔政府倒台。目前,这一政策执行的效果不太理想;体现在伊拉克问题上,沙特会进一步加大对逊尼派组织的支持力度,力图挽回因“失去伊拉克”所导致的被动局面、削弱伊朗影响;在也门,沙特会继续打击什叶派的胡塞武装,力争将逊尼派的哈迪流亡政府送回也门继续执政,回击伊朗对也门的渗透和影响;在巴林,沙特会继续配合巴林政府镇压伊朗支持的什叶派组织叛乱;在国内,沙特会继续强化对有伊朗背景的什叶派穆斯林渗透和破坏的打击力度,确保国内稳定;当然,预期沙特对伊朗的渗透和破坏活动也会加强。

另一方面,沙特与中东地区的改革派伊斯兰势力的斗争会进一步加剧。沙特会继续配合埃及塞西政府深入打击穆兄会组织,避免其势力向沙特境内大规模渗透,防止其宣扬的现代民选政治理念对沙特王权政治产生毁灭性影响;同理,沙特对穆兄会的巴勒斯坦分支哈马斯,也会配合有关国家继续打击;对支持穆兄会和其他改革派萨拉菲主义组织的卡塔尔王室,沙特也毫不留情,继续高调打压,但效果不一定理想。

总之,随着小萨勒曼被推向沙特王国的权力中心,各种机遇和挑战都会随之而来。小萨勒曼及其父王应对挑战的能力和方式,直接决定了他们的政治前途,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沙特王国的前途。如果未来失去了老练的父王萨勒曼国王的保驾护航,小萨勒曼能否带领沙特走出一条现代化的改革新路,抑或因为在改革问题上考虑不周把沙特带向不稳定甚至崩溃的境地,目前都还是未知数。
(作者系外交学院中东研究中心主任)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1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