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荆州段偷采砂石调查

调查 杨智杰
在政府三令五查之下,长江荆州段的砂石偷采依然屡禁不止。砂石的过度开采,会影响河堤,加剧洪水危害
长江荆州段偷采砂石调查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杨智杰


11月25日18点17分,夜色已经笼罩了长江江面,在距离荆州长江大桥上游不到两公里的地方,3艘灯火通明的链条挖斗式采砂船正全力奋战,岸边可以清楚地听到船上传来“哐哐哐”的声音。


忽然,江面上的光线暗了下来,《中国新闻周刊》发现其中一艘工程船好像关掉了几盏灯。察觉到可能已经被采砂船上的人发现,记者所乘坐的车的司机张峰(化名)立即倒车、掉头、踩油门加速,快速离开江边,驶出荆州。


这是《中国新闻周刊》在荆州河段看到的偷采砂石现场。这些采砂船选择在夜里开工,是因为在长江上采砂石属于非法行为。实际上,长江禁采已经有14年之久。自1980年代后期开始,由于砂石暴利,长江干流河道乱采滥挖江沙现象曾十分严重,甚至造成局部河段河势恶化、水上事故频发。在政府出台禁采令之后,今天有人依然顶风作案、屡查不止。


偷采暴利


在驶离荆州的路上,张峰解释说,如此小心谨慎,是因为自己并非本地人,又开了一辆外地牌照的车——堤坝附近没有村民居住,亦非风景区,在一众大卡车聚集的沙石场边上,外地私家车逗留太久显得过于显眼。据了解,这里的偷采队伍组织严密,人员构成复杂。为防止暗访检查,附近路口都有人和车把守,如果在荆州地盘被这些人发现,再被他们堵上路口,后果难以设想。


实际上,就在11月23日至25日,长江水利委员会砂管局局长带领检查组刚刚检查了宜昌、荆州、咸宁市的河道采砂管理工作。据知情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那两天工程船便停止了作业,在修船。


为治理采砂乱象,2001年10月10日,国务院颁布《长江河道采砂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规定对长江采砂实行采砂许可制度,由当地省、市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审批发放,同时还限制了采砂的地区、时间段、年度采砂量以及可采区采砂船的数量,开始建立正常采砂的管理秩序。


根据《条例》,湖北省制定了2011—2015年的长江干流河道采砂规划,规定荆州江段均不可采砂。旧规划虽然已于去年到期,但新规划尚未出台,因此目前依然沿用旧规划。


然而,这里的河段并没有因此平静下来。据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长江荆州段从2005年就开始有违规采砂的现象,近几年由于市场需求旺盛,这个情况更加猖獗。暗访当天晚上,记者看到,在从江边通往堤岸的一条小路两边,有两个砂石场,路上行驶着一辆辆暗红色中型卡车,车斗里装满了货物,用油布盖住。张峰介绍说,这些都是运砂车,选择夜间行动,是因为它们都超载,要等到路政部门下班后才能运货。和它们擦肩而过时,在明亮的汽车大灯下,记者看到卡车身后扬起了一米多高的尘土。


在堤坝上,记者能一眼认出江面中央有三艘大型采砂石的工程船。采砂石需要光线,船上开了很多盏灯,因此,它们与周边其他船只最大的不同,就是非常亮。


业内人士把这种工程船叫做采石船,顾名思义是专门用来挖石头的船。它可以一边用挖斗采掘,一边对挖出来的不同尺寸的砂石进行分离精选。船上三条输送带,将砂石按照大小分别输送到三条货船上——离堤岸最近的工程船两侧,已经停靠了三条货船。据陪同记者暗访的知情人士判断,目前已经快装满的货船上是大于7毫米的石头,产量最高,价钱最贵。另一侧的两条船上分别是1-3毫米的砂和3-7毫米的砂石。记者拍照时,距离晚上5点开工才过去1个小时10分钟左右,但根据照片显示,其中一条货船已经堆放了10堆石头。


上述知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这艘船每小时产量大概有3000吨砂石,每吨平均价格是5块钱,一小时毛收入为1.5万。减去货船替换的时间以及工资和油耗,每晚工作10小时,一天的净收入保守估计就有10万。一艘工程船价值1800万到2000万左右,如果无人监管,半年左右就可以收回成本。


这位业内人士所在的城市江段,砂石的质量和产量并不如荆州这边好,地方政府对采砂的监管也比荆州市严格。他曾打听到,荆州地区大概有19艘采砂工程船。这些船东和当地有势力的人成立了一个偷采组织,“偷采体系相当严密”。如果有外来船想加入,必须在他们指定的地点采掘。采上来砂石后还要被组织抽取一定费用。


监管缺失


11月28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荆州长江大桥上游岸边。这些工程船没有开工,但依旧停在江中央,与之前看到的位置没有变化。


恰逢周末,堤岸的人多了起来。张峰换了辆本地牌照的汽车,再次驶过堤坝。记者此时才发现,这里不止有两个砂石厂——顺着长江北岸放眼望去,有两公里左右的距离,都连着堆放小山一样的、已经被分类好的砂堆和石堆,许多条灰色石料生产线的铁架子横在空中,甚至有的被搭到了岸边。据内行人介绍,这里的一堆砂最少也在5000吨左右,大的有1万吨,石头则更重。


记者发现,荆州长江河段的采砂点不止这一处。距这片砂场11公里的李埠镇沿江村河段,即长江与江汉运河的交界处,也有5艘工程船,船上架起的链斗很容易识别,有的停靠在对岸江边,有的停在江中央。在它们旁边,就停靠着一艘印着中国海事字样的办公船与一艘运河管理船,也就是说,这些采砂工程船就在政府管理部门的眼皮子底下作业。根据航运业内人士介绍,从这里再往长江上游1公里左右,江面上也有五六条采砂工程船。不过,最近几天,这些船并没有开工采砂。


沿江村子里的几位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都知道江上有很多船在采砂,近几年晚上经常能听到它们工作的声音,“一开始觉得很吵,现在也习惯了。”沿江村村民世代靠种地为生,这些工程船他们并不认识,也没有见到有政府的人来管。


当记者再折回荆州长江大桥,已是天黑。三艘工程船又已开工,刺眼的船灯倒映在平静的江面上,煞是醒目。


对于砂石偷采,荆州政府也并非完全没有作为。根据荆江水利局的公告,11月17日晚7点,长江禁采专项整治行动总指挥郭磊从荆州二郎矶码头登船沿江而上,对荆州区长江大桥至陈家湾17.2公里江段进行了巡查检查。另据荆州市水政监察支队消息,荆州区政府在11月15日的会议上表态,要成立联合整治指挥部,从11月18日至25日,尽最大努力协调各部门,对本地工程船舶集中停靠监管,对外地工程船舶全部强行驱离处境,对所有“三无”小型吸砂船发现一艘拆除一艘;对查获的非法采运砂船舶按照《条例》规定,从严从重处罚,绝不姑息。


然而,荆州的这些措施看起来收效并不大。长江荆州段已禁止采砂多年,仍有工程船在江上作业,江边砂场堆满了砂石。就此问题,《中国新闻周刊》致电荆州市水利局砂管处处长李美玉,但他回应“在外地出差开会不方便回答问题”,拒绝了采访。


荆州市水利局水政监察支队队长张卫军在电话里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湖北河道采砂实行地方行政首长负责制,采砂管理是荆州各区具体负责,可以肯定的是,整个荆州江段都没有可采区。对于记者见到的采砂工程船,他表示,自己两个月前刚刚调到这个岗位,并不了解情况。至于砂场堆积的砂石,他解释说,有些砂并不是从他们的河段采掘的,而是从下游可采区比如洞庭湖运来的。对砂石的供需矛盾,是他们治理采砂的难处。一边是禁采,一边是需求大,荆州地区基础设施建设、高速公路比较多,又没有其他替代资源。被问及政府部门是否对这些砂场砂石的来源进行监管时,他并未正面回答,而是谨慎地反问,“有人跟你反映过什么问题吗?”


据了解,湖北禁砂以后,采砂工程船都被政府监管起来。这些船东为了生存,往往转而承接政府每年的疏浚工程。同样都是采砂石,但疏浚项目有具体的范围、工作时间与开采量。枝江市市水政监察大队大队长陈春来介绍说,在湖北地区,如果是政府许可的疏浚项目,必须在江边树立此类公示牌,“这是湖北水利厅统一下发的,要求现场监管必须得规范,所以设立公示牌。”但是,在荆州地区有工程船的河段,记者在周边并未发现有此类牌子,也并未发现周边有执法船巡视。


偷采加剧洪水危害


其实不仅仅是荆州,偷采砂石在长江流域普遍存在。


2015年7月,《半月谈》记者发现在洞庭湖主航道、湖洲中、芦苇荡里,采砂船随处可见。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教授周建军刚从洞庭湖回来,他发现目前当地的采砂船仍然“络绎不绝、川流不息”。湖南省岳阳市水务局在今年11月15日晚上发现,三江口航道以北有三艘采砂船正在作业。


除此之外,《中国新闻周刊》梳理相关报道发现,安徽、江西等个别重点江段也有偷采现象。2015年10月,有网友在天涯论坛上发帖称,在重庆的长江河段,有采石船在江中央非法作业,产生连绵不断的巨大噪音,无人监管。实际上,政府部门对此并非一无所知。据公开信息,从2016年7月20日起,长江海事局已经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雷霆行动”,专门治理包括非法采砂在内的整个长江干线水上交通违法行为。


周建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长江的砂主要是从上游来的,但是三峡和上游一系列的水库把砂都拦截了。“目前从上游下来的砂只有2000万到3000万吨,且由于砂的品质不合要求不可能拿来做建材。所以现在宜昌以下的河段采砂,都是在挖长江的老底,这样下去,长江就会被刨得一塌糊涂。”


据枝江市从事航运的船东介绍,长江枝江河段已经没有砂可采了,因此在其下游的荆江河段砂石就成了“稀缺资源”。


长江航务管理局法规处谢晰清在《关于设立非法采砂罪的立法构想》一文中指出了非法采砂的危害。河砂是缓冲河道水流、涵养水源、保护堤防与河岸的重要屏障,非法采砂带来的河砂资源无序开采,加剧了河水尤其是洪水对河岸的冲刷,导致河床严重下切,河堤被掏空,一旦汛期较大洪水来临,脆弱的防洪工程就有被冲决的危险,严重危及两岸居民安全,损毁农田,导致水土流失。在一些中小河流,非法采砂造成河滩地植被破坏,河道涵养水源的能力大幅度下降,主河道缺水甚至断流,同时影响河道生态系统的平衡,带来生态环境的恶化,同时破坏航道危及航行安全。另外,非法采砂者为了逃避打击,甚至会引诱公职人员参股,从而滋生腐败等。


2013年7月,四川发生暴雨和水患灾害,成都、德阳、阿坝、绵阳等地至少19座大桥垮塌。专家认为,这次灾难的主要原因就是四川河大量无序采砂,许多采砂企业在采砂后于河道中留下坑、槽,使水流紊乱,加剧了河水冲刷,甚至一些加固河床的沙石也被采走,导致河床更易被掏空。


“采砂会改变河势。长江上的很多大堤,其实离主干流很远,在大堤与干流之间有大片滩涂作为缓冲防护带。大堤是土做的,水一冲就不管用了,需要浅滩,甚至还需要树和植被来起防护作用。但这情况非法采砂的人不会知道,他们会觉得采砂离大堤很远,怎么能算破坏堤防呢?但挖了之后,一些滩地就会垮了,会让河道的主干流靠近堤防。所以非法采砂带来的最大危害,就是破坏堤防,加剧洪水带来的危害。”周建军解释说。他提到的河势,是指河道水流的平面形式及发展趋势,包括河道水流动力轴线的位置、走向以及河弯、岸线和沙洲、心滩等分布与变化的趋势。


一粒砂从被采砂船从长江河床挖出以后,命运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过分类、销售,被运往建筑工地,最终成为混凝土的骨料。什么是骨料?水泥用水搅拌后,成稀糊状,如果不加骨料就没办法成型,也就没办法使用。加入砂,就大大增强了混凝土的硬度,所以它在建筑中是非常重要的原料。王大明从事航道运输工作有30多年,在他看来,国家在2001年开始禁止采砂之后,砂少了,供不应求,自然价格抬升。另外,近些年房地产与城市基建的大规模发展致使砂石需求激增,使很多人为牟利不惜违反国家政策法规铤而走险。


周建军认为,在长江砂石减少的同时,应当优化砂石资源的利用。“消费观念、减量、不同地方的不同用途,我们都没有想过如何去优化。没有优化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我们河里挖的砂,特别是非法采的砂太便宜,人们不会在意砂从哪儿来的。说到底,这是市场管理或者说资源管理的问题。”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

    Warning: extract()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string given in D:\wwwroot\inewsweek\web\data\tplcache\moban\shidarewen-x.html.cache.php on line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