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王案的“推动者”

调查 滑璇 韩永


2013年7月10日上午,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警在庭外阻拦蜂拥而至的媒体。当日,王书金案二审第三次开庭。 摄影/ 滑璇


聂、王案的“推动者”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滑璇 韩永
(发自石家庄、邯郸、荥阳、北京)

就在郑成月为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杀人案的现场卷宗一筹莫展时,一个媒体人进入了他的视野。

此人叫马云龙,当时的职务是“《河南商报》总顾问”。马云龙这次来冀,正是奔着石家庄西郊杀人案而来。

“重大报道”出炉

索河路派出所抓到王书金后,荥阳市公安局认为此案是“两严一创”的重大成果,就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河南商报》派记者楚阳参加,回来写了个三四百字的小消息,标题叫“河北‘催花狂魔’荥阳落网”,此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后来,楚阳在闲谈中向马云龙提及,说在新闻发布会后喝酒时,荥阳公安局一位负责人说,这个案子还有点麻烦,王书金供认的一起石家庄的案子,早已经宣布破案了,还枪毙了一个人。

马云龙感觉这是一起“重大新闻”。他抽调了一位能干的特稿记者范永峰,与楚阳一起前往河北采访。这一年,马云龙61岁。

马云龙称,此时的郑成月,正因石家庄西郊案陷入两难困境:查办此案,却没有现场卷宗,不办此案,但王书金已经交代人是他杀的。

马云龙称,郑成月告诉他,当时郑一筹莫展,便找广平县检察院一位朋友吃饭,商量这事怎么办。这位朋友给他出了个主意:你找个记者把这事捅出去,就会有人管。

没过几天,马云龙就带领范永峰、楚阳,来到了郑成月的办公室。之前范永峰与楚阳曾写了一篇有关此案的文章,但马云龙认为很多问题都没有解决,决定亲自跑一趟。

马云龙报道的方略,是拿到王书金和聂树斌交代的材料,两相比较,看能不能发现其中的问题。广平警方向马云龙披露了一些王书金的材料。由于此案尚在侦查中,马云龙担心有关人员因此受到追究,对这些材料的使用非常谨慎。

对聂树斌案的采访则费尽周折。马云龙先是找到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政治处民警张建勋,张说此案多年前已经结案,让他找当时参与办案的一位叫焦辉广的民警。

焦辉广此时已经升任东华路刑警中队中队长。聂树斌案结案后,他曾经在当地媒体上写了一篇通讯,即《青纱帐疑案》一文。该文叙述了该案的办案过程。其中在认定嫌疑犯的部分,他写道:“根据专案组综合查访情况判定,一名骑蓝色山地车的男青年很可能就是强奸杀人案的凶犯。”在审讯的部分,他写道:“他(聂树斌)只承认调戏过妇女,拒不交代其他问题。干警们巧妙运用攻心战术和证据,经过一个星期的突审,这个凶残的犯罪分子终于在9月29日供述了拦路强奸杀人的罪行。”

马云龙试图弄清楚,干警们运用了什么样的攻心战术,在一个星期的突审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焦辉广拒绝提供其中的细节。让马云龙去法院去查案卷。当年审理此案的法官郭连申,也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采访。此时,郭连申已是石家庄中院刑一庭庭长。

马云龙又跑到石家庄中院办公室,要求查该案的档案。院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声称时间太久,人员频繁地换,找不到记录。

最终,马云龙等三人不得不跑到石家庄图书馆,找到了焦辉广当年的那篇《青纱帐疑案》。三个人对着报纸,把王书金的供述与聂树斌案的细节一一比对,完成了后来那篇《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报道。

2005年3月15日,这篇报道在《河南商报》发表。为了增加稿子的影响力,马云龙采取了一个特殊措施:这篇稿子在《河南商报》排版的同时,马云龙让一位编辑传给全国100多家主流报纸,并且注明“欢迎刊载,不要稿费”。

稿子发表的第二天,河北省公安厅就派人赶到广平县,困扰郑成月多日的石家庄西郊杀人案现场问题得以解决。

寻找“代言人”

该案在全国引发了巨大关注后,马云龙发现,要把这个事往前推,还缺少一个角色:律师。

马云龙想从王书金处直接获得材料,但看守所里的王书金不能轻易接受采访。这需要一个桥梁。马云龙就想到为王书金找个律师。这一方面能把王书金的信息带出来,且能名正言顺地出现在报道里;另一方面,律师也是案件向前推动的关键。

彼时,来自全国各地的多位律师看到报道后主动找到马云龙,希望免费代理。其中有一位中国政法大学的老师,叫纪桂林,与马云龙达成了一致意见。

纪桂林曾经在冀东监狱工作。2002年其友李久明被错抓后屈打成招,被判死缓。纪为其四处奔走,最终在找到了真凶后为友洗冤。此后,他离开体制,参与了多起维权案件。2005年,他负责在中国政法大学负责研究生班的培训,同时在一个朋友开办的律师事务所里,帮忙管理行政事务。

由于与律师接触较多,他在很多的时候充当着在当事人与律师之间牵线搭桥的角色。王书金的两个律师——朱爱民与彭思源,都来自于他的介绍。朱爱民曾经参加中国政法大学的研究生培训班,管纪桂林叫老师;彭思源、纪桂林、李树亭三人,则是在政法大学读二学位时的同学。

为了让朱爱民为王书金辩护,马云龙派范永峰去找已经改嫁的马秀兰,说服她以孩子委托人的身份,与律师签订一份委托书。马秀兰本人不置可否,但其新婚的丈夫李玉强则极力反对。李玉强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亦称,希望王书金早日伏法,以免对日渐懂事的两个孩子造成不良影响。

范永峰反复找李玉强谈,说这样做不是要救王书金,而是要为另外一个人洗冤。多次做工作后,马秀兰最终与律师签定了委托合同。后来彭思源律师介入时,这一个委托程序又重新走了一遍。

马云龙、纪桂林、朱爱民等几方约定,此次代理为免费。

2013年6月23日,马云龙在博客上发表一篇文章,题目叫“一场惊天丑剧就要上演,真凶王书金将全面翻供”。文章说,据可靠消息来源透露,王书金将在6月25日的庭审中按照官方的要求,全面推翻8年来的供述,不再承认自己是石家庄西郊杀人案的凶手。这样,让很多中国人魂牵梦绕的聂树彬案翻案,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一个理由了。

此文既出,业内震动,悲观的情绪上升。但6月25日的庭审,王书金并没有如其预言翻供,而是坚持了此前的供述。于是,庭审过后有人指责马云龙制造“谣言”。

在王书金案庭审结束的当天晚上,被称为“谣言制造者” 马云龙终于回应。他说,打排球有一个动作叫封网,即看到对方攻击点的时候,先把那个点给他拦住,让他不敢从此过。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康玲玲、侯军、马秀兰、李玉强、郭红梅均为化名。部分内容,来自于河北省两位不愿具名公安人员及王书金本人的陈述。感谢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院副院长马皑教授对本文提供的帮助。实习生卢樱丹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2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