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换将:高级将领“黑马”频出

时政 席志刚
海军此次人事调整,总部和三个舰队均有涉及。从调整的结果看, 舰队司令大多被委以重任,海军在军内的角色更加吃重


2016年7月15日,中国自行设计制造的新型远洋综合补给舰洪湖舰、骆马湖舰入列命名仪式在广东湛江某军港举行。时任南海舰队司令员沈金龙(左)为新舰授舰徽。图/中新


海军换将

(原标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席志刚

2017年伊始,军方集中换将,其中海军高级将领“黑马”频出,引人注目。

南海舰队司令员沈金龙升任海军司令;海军三大舰队北海舰队、东海舰队、南海舰队司令员同期易人;海军出身的袁誉柏接替陆军出身的王教成,成为南部战区司令。

舰队司令升任海军司令

1月20日,海军发布官方消息:当日上午,海军在京举行少将军衔晋升仪式。海军司令员沈金龙宣读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的晋衔命令,海军政委苗华主持晋衔仪式。上述消息显示,原任南海舰队司令员的沈金龙,已接替吴胜利出任海军司令员。

军事科学院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沈金龙升任海军司令,在军队内引发关注。沈金龙是近年首位从战区副司令员兼舰队司令员,直接升任海军司令员的将领,打破了军兵种司令要经过总部过渡的旧例。

这位军内人士说,沈金龙的“黑马”姿态,与其个人能力、素质、意识和行事作风,以及军改的大背景有关。“此轮军改,对于能力素质突出的人才来说,更容易脱颖而出。”

公开资料显示,1956年出生的沈金龙,入伍后一直在海军服役,历任驱逐舰第10支队支队长、旅顺保障基地司令员、大连舰艇学院院长、海军指挥学院院长等职。升任海军司令员之前,沈金龙是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

中共十八大后,沈金龙职位屡有变动。他在2014年9月调任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并于当年12月升任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跻身副大军区之列。2016年7月,沈金龙晋升海军中将军衔。

此次晋升海军司令员,系沈金龙从2014年至今的第三次职务调整。

中国海军自1950年成立至今,历任8位海军司令员,在任此职之前多有在海军总部或总参谋部任职的经历。沈金龙则没有在海军总部和解放军总参工作的经历。

沈金龙的“破格提升”并非孤例。2014年底,原兰州军区政委苗华出任海军政委,也打破了先例。此前,海军政委人选多从海军系统副大军区级将领中内部提拔,而苗华则是陆军的政工将领。

沈金龙在2016年7月晋升为中将军衔,而苗华在2015年7月已经晋升上将军衔,海军司令员和政委,出现了“军衔倒置”。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规定:军衔高的军官对军衔低的军官,军衔高的为上级。当军衔高的军官在职务上隶属于军衔低的军官时,职务高的为上级。

一般而言,解放军授予上将军衔的标准是:军龄40年,并晋升中将军衔满4年,担任正大军区职满2年。按照这个标准,沈金龙尚未达到晋衔标准,但不排除2017年“八一”例行晋衔时有破格提升的可能。

在军情观察人士看来,沈金龙快速提拔的原因有两个:一、他出任南海舰队司令员时,正值中菲南海问题升温期间,中国实现了南海岛礁战备巡逻常态化;二、在此期间,他还应对了美军军舰先后四次在南海进行的“自由航行”行动,特别是在2016年12月中旬,中国军方首次在南海海域捕获美军无人潜航器,这被外界称为中美间“最严重的军事对抗之一”。

南海舰队是中国海军现有三大舰队中防御海域最大的舰队,云集了目前中国海军最先进的战舰,包括4艘052D型驱逐舰、3艘071型船坞登陆舰、4艘094型战略导弹核潜艇等最新战舰,成为三大舰队中拥有驱逐舰最多的舰队,也是唯一一个拥有两个海军陆战旅的舰队。

南海对于中国海军而言,是战略核威慑的“壁垒海域”。南海舰队曾参与了对越南的西沙海战和赤瓜礁海战,并取得丰硕战绩,也为建设南沙岛礁几代高脚屋和礁堡立下汗马功劳。

沈金龙并不是第一位从南海舰队走出的海军司令,刚刚卸任海军司令的吴胜利上将曾担任过南海舰队司令。此外,与沈金龙搭档的海军副司令员蒋伟烈、苏士亮,也曾兼任过南海舰队司令员。

三大舰队集中换将

在沈金龙升任海军司令的同时,海军三大舰队北海舰队、东海舰队、南海舰队司令员也先后换人。

南海舰队司令员的职位,由原海军副司令员王海接任;北海舰队原司令员袁誉柏,升任南部战区司令员,其职位由南部战区副参谋长张文旦接任;东海舰队原司令员苏支前出任海军副司令员,其职位由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魏钢接任。

公开资料显示,魏钢曾担任北海舰队旅顺基地司令员、北海舰队参谋长、副司令员、海军后勤部部长等职位。

张文旦曾长期在南海舰队任职,先后担任舰队副参谋长、参谋长和副司令员等职务。

苏支前曾在俄罗斯留学,先后担任南海舰队参谋长、司令员,之后调任东海舰队司令员。2016年出任东部战区副司令员兼东海舰队司令员。

担任南海舰队司令员的王海,履历引人关注。他长期在南海舰队工作,先后担任重庆舰舰长、某驱逐舰支队支队长、海军参谋长助理、海军南海舰队航空兵副司令员等职务。

此外,王海还是航母部队首任司令员。他2014年任北海舰队参谋长,一年后升任海军副司令员。此次从海军指挥总部重回南海舰队,是杀了个“回马枪”。分析人士认为,王海重掌南海舰队,凸显了南海在当前战略形势下的重要地位。

此次三大舰队司令员调整,还反映出海军高级将领调整间隔期缩短。据公开报道显示,从2015年至今,魏钢的职位有4次变更:2015年5月,魏钢出任北海舰队副司令员;7月出任海军后勤部部长;2016年,出任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此次又出任东海舰队司令员。

张文旦从2014年至今不到3年的时间里,职务亦有4次变动,分别为南海舰队参谋长、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南部战区副参谋长,以及最新的北海舰队司令员。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沈金龙和袁誉柏,以及三大舰队新司令员的共同特点,是长期贴近实战岗位,有跨舰队任职经历,履历经验丰富。

战区主官首现海军将领

1月25日下午,广东省委、省政府在广州举行2017年广东省军政迎春座谈会,袁誉柏首次以南部战区司令新身份亮相。五大战区主官中,首次出现海军将领。

与沈金龙类似,1956年出生的袁誉柏自入伍后也一直在海军服役。他1976年2月入伍,3月进入青岛潜艇学院,毕业后成为潜艇兵,历任副艇长、艇长,潜艇某基地参谋长、司令员以及北海舰队参谋长。

中共十八大后,袁誉柏调动频繁:2013年7月,他被任命为海军“112编队”任务部队指挥员、北海舰队副司令员;2014年7月,他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北海舰队司令员;2015年7月,袁誉柏晋升为海军中将;2016年1月,他任新建立的解放军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任北海舰队司令员;2017年1月,出任解放军南部战区司令员。

2016年2月1日,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五大战区司令全部来自陆军。

军情观察人士认为,海军将领袁誉柏接任南部战区司令员,不仅刷新了最年轻战区司令员的记录,也打破了陆军将领一统战区的格局。

前述军事科学院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解放军的五大战区中,南部战区镇守南海,辖区包括湖南、广东、广西、海南、贵州、云南六个省区,在当前的安全态势下,该战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未来南海的军事摩擦风险升高,南部战区海军战略角色吃重。”

2016年7月,海军三大舰队齐聚南海,举行实兵实弹对抗演习,时任海军司令吴胜利、政委苗华,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王冠中,时任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四位上将亲自督战,沈金龙担任演习指挥员。

军情观察人士认为,未来,海军出身的战区司令员在对陆海空进行组织协调方面能发挥更有力的作用。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9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