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撑不下去”的危险信号

时政 于海洋
如果她的继任者还是一个任期都撑不下去,那韩国就将进入真正的危机当中

12月10日,在韩国首尔,一些民众在总统府外集会示威,要求逮捕朴槿惠。此前的12月9日下午韩国国会以234票赞成、56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针对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图/CFP


朴槿惠“撑不下去”的危险信号

文|于海洋

2016年12月9日,韩国国会通过总统弹劾案,在全部299人的投票中,有234人投出了赞成票。韩国总统朴槿惠被停止执行职务,等待宪法法院进一步裁决,并暂由国务总理黄教安替代主政。自陷入亲信干政丑闻的泥潭以后,朴槿惠一直无力脱身。

韩国自独立以来,总统一职似受到诅咒一般,鲜有善终者。糟心的是,各位民选总统无论风格怎样、人格如何,无论怎样临渊履薄、战战兢兢,但腐败阴云始终笼罩在青瓦台的上空。韩国如今政局的风险,其实不在于朴槿惠一人的去留,而在于这个国家自上至下,已经无人能够想象下一任总统究竟该是怎样的形象,才能避免走上前任们的老路。

执政党新国家党可以匆忙推出一个代行总统职权的黄教安总理,但下任总统候选人究竟是谁?举国上下一片茫然。

短暂的蜜月期

对于自亲信干政丑闻曝出后一直风雨飘摇中的朴槿惠,外界一周多前曾猜测她是否会被弹劾,而在其遭到弹劾后又猜测她何时正式解职,再之后该猜测的议题则是她是否会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位锒铛入狱的女总统……甚至是朴槿惠会不会以死谢罪?

在韩国政治追涨杀跌的功利氛围下,朴槿惠如今被冠以无数恶名。但平心而论,这位女总统其实曾经是韩国很少见的不大肆清算前任、试图树立平稳过渡新风的总统。虽然李明博与朴槿惠执政派别上系出同源,但韩国政坛上搞清算可不分同党异党。

朴槿惠执政的前半期,她几乎是主动躲藏在前辈李明博的庞大阴影当中。2010年以来历久弥新的全球经济萧条,使前任李明博成功的CEO型智慧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这位前辈完成了基本政策布局,并把这个国家率先拉出了泥潭;说到诅咒缠身的朝鲜半岛关系,如果说金大中举起阳光政策的大旗一举奠定了自己的历史地位,李明博则胆大如斗地实现了对朝政策的历史性“右转弯”。他的现实主义政策实则以好斗为基调,从延坪岛到核试射,朝韩恶斗的水准被上升到一个难以修正的地位。

朴槿惠就任后一个月在政治上公布了应对朝鲜挑衅“先打击后报告”原则,在经济上则公布了“经济改革三年规划”。两大准则都继承而非反对前任的基本政策。不盲目地除旧布新,一时间甚至还曾成为朴槿惠的加分点。

但一个庞大政治体系的事功取向不是靠个人意志和风格所能改变的。仅仅就任一个多月后,本想谨慎行事的朴槿惠因为选任干部慎重遭遇到著名的“人事危机”,约2500人的人事任免在选任阶段就被发现有7位高官因为“带病”而要被拿下。

这之后,朴槿惠政府和韩国选民的“蜜月”即告结束。朴槿惠除了有所作为以证明自己的功业,几乎没有第二条路可以告慰选民、党员和同僚。于是,这个最初以温柔沉默意志坚定形象示人的韩国女总统走向了前任的急功近利的老路。

朴槿惠上任初始就提出“增长与福利的良性循环原则”,准确把握到全球经济危机所导致的“贫者愈贫、富者愈富”局面是改革焦点,但她无法面对年底统计数据难看所导致的民意波动,也不敢押注民众对改革阵痛的接受能力。

朴槿惠还曾提出大企业与中小企业共同发展的“双引擎模式”,因为她意识到财阀绑架经济政策的消极社会后果,但她所需要的外贸红利、国内投资增长只能靠三星、现代这样的大财阀,而无法靠摆小摊卖韩国酱菜的小贩实现,因此她后来也只能频繁为三星新手机做各种代言,并放任手下与财阀们同流合污以获取政治活动必须的资源。

在外交上,朴槿惠曾明确提到对朝政策要走安全与人道主义“双轨制”并行的道路,并依靠与中日同步改善关系获得了空前的地缘优势。但她政治地位的削弱程度快速到了一个不能独立作出决策并承担责任的地步,因此朴槿惠政府突然间改弦更张,用前途未卜的萨德换取激进民意的支持。

亲信干政丑闻是果而非因

说到韩国总统的晚景凄凉,朴槿惠难道能比得上被流放海外的李承晚?说到身败名裂,她难道能比得上身陷囹圄的卢泰愚、全斗焕,说到刚烈自重、誓不辱身,她难道比得上投崖自戕的卢武铉?说到毁誉傍身、历史定位,她难道比得上其父朴正熙抑或被其父监禁过的金大中、金泳三?

就这一点说,有关朴槿惠恋栈不去的流言其实过于诛心,作为一个成长于政治世家的人物,这位女总统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说什么就错什么”的不堪境地,有什么必要继续留下来招人唾骂、为将来可能的诉讼风险带来更大的民意压力?

外界对朴槿惠的非议可能都有些道理,但造就她和她前任悲剧的政治体系、社会规则也无法逃脱历史的责难。制度放大了她的缺陷,但作为看客和旁观者,更要看到他前面的一个个卓越总统也只能随着国内的政潮汹涌而颠沛流离。批评个人,把一切罪过归咎于个人,可能是基于义愤,也可能是基于懒惰,不愿思考制度变革的总体问题,还有可能是基于恐惧,虽然发现体系出现问题但又无力加以修正。对朴槿惠的批评究竟是源于哪个理由,是一个比给其定罪更加严肃和具有挑战性的议题。

根据韩国民调机构的分析,朴槿惠在亲信干政丑闻曝出之前最令人诟病的不是贪腐,而是不会沟通。但国情民情逼着这位可能最不会沟通但具备技术官僚人格的大小姐,非得动摇本心、靠刷曝光率和存在感讨好民众。术业有专攻,她真的不擅长这样,即便强行改变自己也无所适从。亲信干政丑闻的爆发则是朴槿惠功业被民意裹挟而后被抛弃带来的果,而不是她施政日趋激进混乱的因。

功业有限,又不为民所喜,朴槿惠个人的失败无足论,但她所暴露的问题却是严肃的,这个国家的政治氛围为什么无法让业务型、技术型的政治家有存身的可能呢?既要有功业,还得很切实地惠及民众,朴槿惠失败后哪个继任者能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呢?

从历史的眼光看,朴槿惠不会成为与其父亲并驾齐驱的伟大人物。她聪明敏锐,能发现问题,但她敏感脆弱,既无法号召群众与其同行,又受不了一时得失的蛊惑。最后,朴槿惠在尚有政治权威时得过且过,无所作为,在即将丧失政治权威时力图振作,建立自己的历史定位,但已经有心无力。

事功型政治人格的困局

客观而言,朴槿惠在丑闻曝出后继续在位当然是对民意的讽刺,但她真的甩手而去,韩国总统制的虚弱将更会不加掩饰地展露出来:还有什么样的制度比谁都不敢当国家元首更加讽刺?若放任这种无力感、虚弱感向民众传播,韩国整个政治体系将会丧失合法性,而民众也极有可能转向街头而不再笃信秩序。从这个层面来讲,朴槿惠的犹豫、拖拉虽然使民众的愤怒一日胜过一日,但她却给现行秩序以宝贵的调整时间,让他们赶紧整合内部、统一意见,找好接盘方。

如果故事按照过去三十年的剧本上演,那么朴槿惠只要甘之如饴地将所有脏水接下,黯然离去就算完成其历史使命了。而后来者则可以借英雄的身份出现,大骂朴槿惠收揽人心,精神抖擞带领国家继续前进。金泳三这样清算了卢泰愚,李明博这样清算了卢武铉,而朴槿惠也是这样和自己的政治导师李明博划清了界限。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老黄历了。几十年如一日的清算型政治交班,不仅教育了韩国政客,也教育了韩国百姓。哪怕是田间地头的老农,也明白所有总统都下场凄凉,一定是基本制度层面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更可怕的是,无论他们选择怎样的豪杰人物,一旦掌握大政都着了魔似的无法克己复礼,屈服于人性和制度的弱点而无法克服之:志向高洁如金泳三,任内力推严苛的反腐法案,却仍要把亲儿子送入监狱;慈祥坚定如金大中,为了实现民主几次险些死于军政府之手,但三个儿子全部定罪;见惯繁华如李明博,甚至捐出全部身家,但兄长与亲信却全数沦陷于腐败当中。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职业生涯如此艰险,韩国总统们如不是顽石心肠,又岂能不心怀戒惧,岂能不思索破局之策?

不过,铁一般的事实远胜于雄辩。当所有要告别腐败的总统都陷入制度性腐败的泥沼中时,将要接任朴槿惠的韩国新总统但凡头脑清醒,几乎不会乐观地相信离别时国民会以鲜花相送了。如此,即便离任时灰头土脸,但只要留下足够显著的政治痕迹,数年之后民众风评自然就会为之一变。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甚至当年的朴正熙莫不如此。

可以说,险恶的政治生涯逼出了韩国总统追求事功的政治人格——哪怕是本性喜欢清静,环境也会逼得你折腾。事功型政治人格,对韩国而言有利有弊。从好处说,韩国历任总统大都勇于任事,对争议议题不持回避态度,这样的气魄极大推动了韩国现代化的步伐;从坏处来说,韩国政治政策延续性差,后任不管青红皂白推翻前任政策树立自我风格几成陋习。

今天的韩国,无论在台上还是台下,体制内精英都对总统一职视若畏途,国家连一个能够号召民意的政治人物都找不到,这意味着政界已经无法负担起码的领导责任,民众已经无法对其产生基本的信任。

政治制度丧失公信力、总统职位(而非总统个人)丧失威望才是韩国真正的国家困境。现行制度出问题了,怎么改,如何改能成功,远比清算一个失魂落魄的朴槿惠更为重要。但对这个问题,韩国人是迷茫的。严刑峻法、社会监督、道德约束,这些一般意义上的廉政制度必备的因素在韩国不但已经存在甚至矫枉过正了。一个民主化以来清算了3个前总统、还逼死了一个前总统的国家,还能拿什么取信于民,让人民相信下一个总统能做个好人?

在三十年漫长的折磨当中,韩国民众的信任感被严重透支,怀疑、焦躁等负面情绪弥漫于社会,总统上台后与民众的蜜月期越来越短。韩国政治体制的改革的迫切性增加了,但改革必须的宽松氛围和民众的耐性却大为下降了。二者交叉形成了韩国总统权威日益削弱的死局。一个真正有价值的猜测,不是朴槿惠到底有什么下场,而是朴槿惠案是否能够带来国家制度改革的拐点。

笔者对此是悲观的。这个国家目前几乎不具备改革所需的内外部环境。对外,半岛问题恶性发展,全球萧条局面依旧;对内,民众燥切、政客胆寒,而且财阀制度依旧,并从经济上看引领韩国走得还不错。这样的局面,根本就不具备搞刮骨疗伤式治疗的氛围。

但若不改,韩国现行总统制的威望将走向更加不堪的境地—— 一个国家的传奇人物是有限的,而且他们都以不光彩的方式落马,后来者可以凭借的道统法统已近凋零。韩国总统很可能迎来一个政治权威空前衰落的局面。

朴槿惠连一个总统任期都没有撑下去,是危险的信号,如果她的继任者还是一个任期都撑不下去,那韩国就将进入真正的危机当中:没有延续性的政治体系是无力推行改革甚至取信于海内外的。日本自民党上世纪末期的政治混乱和由此带来的“失去的十年”,可为殷鉴。

(作者系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副院长、教授)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

    Warning: extract()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string given in D:\wwwroot\inewsweek\web\data\tplcache\moban\shidarewen-x.html.cache.php on line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