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玉海:河南“官场地震”第一人

时政 苏晓明 李志全


秦玉海:河南“官场地震”第一人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苏晓明 李志全

不出所料,十八大后,河南落马的第一个省部级高官与警界有关。

2014年9月21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发布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相比于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人们对秦玉海更为熟知的角色是河南省公安厅原厅长,他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9年,且争议颇多。多位与其打过交道的官员说,此人做事独断专行,十分傲慢,“有点像他的东北老乡王立军”。

有媒体称,秦玉海落马与郑州夜总会“皇家一号”有关。不过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秦玉海落马的原因或仍是集中在用人提拔、收受贿赂等方面,与“皇家一号”关联不大。此外,秦玉海早年在石油系统供职,后转入政法系统,均与已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有交集,二者或存在关联。

从钻井工人到副省级高官

9月21日,中纪委将秦玉海带走。随后,秦玉海在省人大的办公室被查封,两张河南省纪委的白色封条,交叉贴在门锁位置。河南纪检系统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秦玉海案由中纪委办理,河南省纪委只是协助,因此知情人很少。

河南省人大多位官员介绍,秦玉海落马后,省人大内部会议上只提到两次。一次,由河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郭庚茂宣布秦玉海被调查,同时任命刘春良接替秦玉海的职务。另一次是在处级干部会议上,传达纪委文件精神时,与会领导提到秦玉海,提醒与会人员引以为戒,但也只是匆匆带过,“领导们都很谨慎”。

河南人大机关有一个微信群,其他高官落马时,都会有人讨论一番,但对于秦玉海,没有任何人讨论。“表面上看很平静,像什么都没发生。”省人大一位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实际可能因为‘各怀鬼胎’。”

秦玉海今年61岁,出生在黑龙江省泰来县,高中毕业后,上了大专。他早年曾在大庆油田当钻井工人,后到共青团和石油系统任职,历任大庆团市委副书记兼石油管理局团委书记、大庆石油管理局党委常委等职。1987年到1997年,他一直在黑龙江共青团系统工作,先后担任党组副书记、书记等职务。1997年2月,秦玉海成为鹤岗市委副书记、市长。

河南省一位副厅级官员回忆,1998年,中组部从全国挑选了一批年轻的地市级领导干部异地交流,这是建国以来第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厅级干部跨省大交流。当年45岁的秦玉海就在其中。他被调至河南省焦作市任市长,两年后成为市委书记。

当地干部还记得,秦玉海刚到时,操着一口浓重东北口音说:“异地交流天地宽。”

头顶光环来到河南的秦玉海,6年后,升任河南省政府副省长,主管政法,兼任河南省政法委副书记、河南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以及武警河南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这一辉煌时期,长达9年。

“秦玉海在河南算是外来户,能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一干就是9年,非常不容易。”上述副厅级官员说,“秦玉海的特点是胆子大,十分敢干,因此得到了领导的赏识。”

那些年,秦玉海时常在各大媒体抛头露面,接受央视《面对面》以及《新闻会客厅》等知名节目访谈,成为警界“明星”。

秦玉海还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摄影家,他是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如此雅好也为他积攒了不少人气。

2013年,秦玉海60岁,他进入河南省人大,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在中国政界,这样的职务安排意味着他已为正式退休做“软着陆”的准备。但谁也没想到,秦玉海竟然没能完成最后的“软着陆”。

“受命于危难之间”

身为省公安厅厅长、政法委副书记,秦玉海最大的政绩和最大的争议,都在警界。

一些观点认为,秦玉海2004年就任省公安厅长后,扭转了河南警方在全国的负面形象;另一派则认为,他一味从严治警,却没有从优待警,还下达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指标,造成了诸多冤假错案。

河南省公安厅一名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秦玉海任职省公安厅长前的2003年,河南境内发生了两起震惊全国的案件。一是驻马店黄勇案。在两年时间内,黄勇利用自制工具,杀了17人,其中有12名学生。蹊跷的是,这17名被害人家属报案后,河南警方竟然无一立案。

另外一起是杨新海案。从2001至2003年,杨新海在河南、河北、山东、安徽四省作案25起,受害者达67人,多是灭门惨案。杨是河南汝南人,许多案件发生在河南境内,但破案的不是河南警方,而是河北警方。

这两个案件成了河南警界的耻辱。2004年,秦玉海被任命为省公安厅长,可谓“受命于危难之间”,秦玉海也感受到了这种压力,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因为这两个案子,有些地方的警察都不敢穿制服上街。”

上任后,秦玉海提出“命案必破”的口号,要求100%破案率。

事实上,这个口号时任公安部部长周永康也提出过。2004年5月18日,周永康曾在《侦破命案专项行动第二阶段战绩情况通报》上批示:“总结经验,表扬工作突出省、区、市,继续加大力度,向命案必破目标努力。”公安部为此专门拨出300万元,奖励补助各地公安机关破获重大命案的干警。

秦玉海本人曾表示过,“命案必破”从理论上是站不住脚的,但他认为这反映的是一种感情,“要为党和国家利益而战,要为人民警察荣誉而战”。

从数字上看,秦玉海政绩斐然。2004年前,河南命案侦破率约为60%,2010年时,河南全省命案侦破率达到97.57%,命案综合侦破成绩连续多年位居全国第一,被称为“河南公安现象”。

秦玉海也显示出性格中强硬一面。他组织30多名骨干警员,成立了河南省公安厅督察队,分为9个小组,对地方公安突击暗访。

一次,秦玉海部署全省公安机关开展追逃“利剑行动”。督察队在基层督察时,发现平顶山市郏县的基层公安局没有开展任何追捕行动,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经过调查,发现郏县公安局仅仅是把行动部署方案复印后,塞到各位局党委成员门缝里,就没了下文。

秦玉海知道后十分气愤,拍着桌子下达命令:“下午就要免职到位。”郏县公安局局长、政委因此均被免职。

在那场督察风暴中,河南警界数百人被免职或纪律处分,其中15位县级公安局长被免职。

此外,秦玉海上任之后不久,就开始在公安部门搞“大接访”。“全国大接访就是从河南起来的,先是公安,然后法院、检察院都搞起来了。”一位河南警界资深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

秦玉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用“2004年公安部在河南组织了信访工作的中原突破”来表达这一举措。据此前媒体报道,2005年,在全国公安机关大接访活动中,河南省公安机关的接访量、停访量、停访息诉量等几项指标都排在全国前列。

在大接访当中,秦玉海处理了一批违法违纪的民警,缓和了警民关系,同时也树立了自己的威信。

上述河南警界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秦玉海的性格使其在很多事情上“喜欢来硬的”,“比如在人事任用方面,省委组织部想安排人进公安厅很难,秦玉海只重用他喜欢的人,省委很难左右他”。

但成绩也掩盖了诸多问题。由于很多河南地市把“命案必破”当成硬指标,因此对一些难以侦破的案件,采取一定的手段,以提高命案侦破率,如隐瞒、不破不立、或是让精神病人、智障者、重刑犯顶罪。河南检察系统一位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许多案子证据不足,不足以提起公诉,但后来也稀里糊涂判了。近年来,胥警祥案、赵作海案,以及“商丘男子涉奸杀被羁押10年”等案陆续曝光,河南公安系统的“命案必破”制度饱受质疑。

2013年10月,秦玉海刚刚离开公安系统进入人大,河南省就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刑事执法工作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十项措施》,要求废除“破案率”等指标,防止冤假错案。

失败的警务改革

2010年,秦玉海一手推动了“撤销公安分局、做大派出所”的河南警务改革,通过减少指挥层级,将警力集中到基层,以提高警务效能。

表面上看,撤销各县市的公安分局,基层派出所由市公安局直接管辖,打破了市局 — 分局 — 派出所的三级管理模式,确实有利于解决机构臃肿问题。但实施之后,却事与愿违。

一位基层民警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原来分局的办公室、后勤、政工、纪检等部门,在重组后的派出所里,各有一套人马,各派出所的此类人员叠加,最终远远多于以前分局的人员数量。他以郑州市金水区分局为例,改革后,金水区分局分为7个派出所,“有的派出所上百人,而真正下基层的民警反而更少了”,最终造成了派出所机关化。

管辖范围是另一个难题。有时一条路归几个派出所管,协调指挥难度加大。此外,根据相关法律,只有县级公安机关才能与检察院、法院交接案件,派出所无权交接。为此,部分派出所又挂上公安分局的牌子,在派出所所长的抽屉里有两个章,一个所长章,一个局长章。

“问题虽然很多,但秦玉海在任时,没有商量的余地,必须执行。”这位基层民警说。

不过,近两年,一些派出所已悄悄摘掉派出所的牌子,挂回了分局的牌子。频繁变动的另一个后果是,有的街道出现了找不到派出所的荒唐情况。

在警务改革过程中,秦玉海提拔了一些干部,副科、科级以及副处级干部都有增加,不过大部分都是虚职,大多未能解决实职待遇。因此,基层民警对警务改革和秦玉海都颇有意见。

2013年,秦玉海退居二线后,河南警界对警务改革的质疑声越来越大,以至于秦玉海在今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坚称,“这个改革没有失败,也不可能走回头路。”但数名河南警界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河南警务恢复原来的分局制度,预计时间不会太久。

一名基层民警用“赶鸟”来形容这次改革:“一群鸟在一棵树上,有个人一赶,就飞到另一棵树上;但过了一会,这些鸟转一圈又回来了;不管怎么改,事实上就那么多人,管那么多事。”

“摄影省长”

但绝大部分人肯定秦玉海对焦作旅游的推动努力。

1998年初到焦作,秦玉海干劲十足。当时济源市刚从焦作下辖市升级为省直管市,亚洲金融危机刚刚爆发,焦作市正面临从枯竭的煤炭资源城市转型的关键时期。

实地调研后,秦玉海选择了发展旅游的道路,提出焦作“由黑变绿”,由此带动第三产业的发展,最终实现经济结构调整。他还亲自拟定了焦作旅游的宣传口号:“焦作山水,峡谷奇观”。

焦作市一名副厅级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作为资源性城市转型,不只在河南,从全国范围来说,焦作都是相对较早的,“秦玉海要记一大功,焦作人民对他的评价还是比较高的。”

为推广旅游,秦玉海治下的焦作市政府每年拨出500万元专款用于宣传,秦玉海还经常带领旅游局长、交通局长现场办公,当场拍板修路开发。在河南,“焦作现象”“华丽转型”“云台山速度”等光环一直围绕在秦玉海周围。

秦玉海的另一个手段,是通过他的爱好——摄影来推销焦作旅游。用他的话说,摄影是他的“工作需要”。他在全国各地举办摄影展,作品还曾在法国、意大利、韩国等地展出,所拍摄作品全部是焦作风光,虽然一些专业人士认为,这些照片有明显经过电脑软件制作过的痕迹。

秦玉海最为著名的作品《真水》系列,大多拍自焦作云台山风景区。云台山位于焦作市修武县境内,是焦作最著名的5A级景区,也是秦玉海力推的旅游品牌。一名该县县委成员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修武县云台山风景区管理局刚成立时,为正科级建制,2003年在秦玉海离开之前,将其升格为正县级事业单位,局长由焦作市委直接委派。

2007年7月,秦玉海在云台山拍摄的作品《真水无香》获得中国摄影金像奖,这是中国摄影界的最高奖项。他在解释为何为作品取名“真水无香”时说:“这是我的一种艺术追求,也是我面对人生的一种态度。”

不过,摄影是一项相对较奢侈的爱好。据与秦玉海熟识人士介绍,秦玉海使用的摄影器材非常昂贵,比如哈苏相机,各种高级镜头,以及大画幅反转胶片等。依靠公务员的工资收入,置备这样一套器材,应是有些难度。

秦玉海似乎也并不避讳。他曾在多前年接受采访时提到,这些摄影器材,多来自一名生于河南的加拿大富商,名叫曹俊生。

据河南《经济观点报》2006年一篇名为《曹俊生:一个海外新豫商的大道与大爱》的报道,曹俊生是焦作市博爱县清华镇人,17岁进入河南博爱县教育局工作,22岁办印刷厂,并由此走上经商之路。1989年,曹俊生和一名台湾商人合作开公司,申请到的台资企业是“河南省的001号”。曹俊生还自称,他是美国GE投标三峡的顾问。据公开资料查询,2007年,曹俊生成为河南双汇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

2001年,担任焦作市委书记的秦玉海去美国考察,与曹俊生结识,二人在谈到摄影时,秦玉海提到了哈苏相机。不久,曹俊生购买了一台哈苏相机回到焦作,对秦玉海说:“这相机放到你这儿,我回来的时候我用,我走的时候你用。”之后,曹俊生又陆续为秦玉海添置了其他器材。秦曹二人常联名举办摄影展,秦玉海将曹俊生称为他的“黄金搭档”。

离开焦作后,秦玉海几乎每个周末都到云台山拍照,环卫工人、讲解员大都认识他。秦玉海有时还会跟环卫工人聊聊天,问问家庭和收入情况,对景区发展提出建议,“甚至连云台山垃圾桶怎么摆,秦玉海都会提出建议。”一位讲解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去年秋天,秦玉海到一个叫蚂蚁沟的地方拍照,觉得景色不错,便当即建议开发。如今,蚂蚁沟已立项开发,起名为“上红石峡”。

秦玉海把他在摄影上取得的成功归功于勤奋。他说:“时间是最大的局限,实际上我在焦作工作的五年,以及离开焦作的七年,这十几年时间里几乎所有的节假日我都用在考察拍摄焦作山水上了。”

在中国摄影家协会网站上,对秦玉海介绍如下:“秦玉海先生的摄影作品在媒体上广泛传播,为推广云台山立下了汗马功劳。十年间,云台山成为了国家级景区、世界地质公园,年旅游收入超过8 亿元。”

不过,多位云台山工作人员和管理者对《中国新闻周刊》强调:“云台山今天的成绩来自全体职工的努力,不是秦玉海一个人的功劳。”

2014年1月14日,双汇公司发布公告称:“曹俊生先生因个人工作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职务。”目前,曹俊生公开身份是加拿大懋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加拿大河南同乡会会长。据知情者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曹俊生目前仍在加拿大。

不过,在焦作的国有企业改制方面,秦玉海受到许多非议,认为他将一些重要国企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卖给了私营企业,从中获得利益。

落马

2013年1月,年满60岁的秦玉海不再担任河南省副省长,任职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

多名省人大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秦玉海与其他人大领导不一样,看起来不是很愿意跟别人有过多接触。一位省人大官员说,秦玉海给人的感觉是一直不在工作状态,“成天黑着脸,在楼道里,走个对过,硬着头皮跟他打招呼说‘主任好’,他有时直接不理,有时就‘嗯’一声,直接走过。”

刚到人大时,常有人喜欢去秦玉海办公室汇报工作,秦对秘书说:“烦死了,这些处长们推门就进来,一点规矩都没有,找我干什么啊,都有各自的分管领导!”没多久,秦玉海就养成了锁门的习惯,只要他进了办公室,就会“啪”的一声锁上门。

在秦玉海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小房间,这是一间小型按摩房,里面有一张窄窄的小床,每周五下午,会有医生过来帮他按摩。“看得出来,到人大以后,秦玉海身体不太好。”一位人大官员说。

不过,他给人大机关干部的感觉还比较正派,没有将军肚,头发整齐,五官端正,眉宇间还透露着一丝秀气。

2014年以来,关于秦玉海可能落马的传闻一直不断。

河南媒体人士介绍,卢展工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以后,电视新闻报道省人大开会,一般只发字幕,不发画面,但在秦玉海落马传闻四起之时,人大方面曾极力要求媒体播报新闻时配发画面。多位省人大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是人大方面试图通过这种方式为秦玉海辟谣。

无从得知传言对秦玉海本人的影响。他依然每天准时到岗,“啪”的一声锁上房门后,独自办公到下班时间,直至他被宣布调查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不过,人大内部人士发现,8月以后,秦玉海的情绪明显低落,“像是生病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7月29日,原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局长(以下简称云台山管理局)韩跃平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云台山管理局的全部财务资料也已被封存。

韩跃平于2001年从修武县长助理兼水利局局长调任云台山管理局,在这个位置上工作了13年。他也因此与秦玉海交集颇多:两人共同打造、推介云台山旅游项目;秦玉海时常回云台山拍摄作品,云台山也极力推广秦玉海摄影作品。

任职云台山管理局局长的13年间,韩跃平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头衔:中国风景名胜区协会副会长、河南省旅游协会副会长,并被清华大学、郑州大学旅游管理学院、河南工业大学等高校聘为兼职教授和硕士生导师,河南省人大代表,“感动焦作人物”,全国劳动模范等等。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以韩跃平被带走调查为开端,焦作市一批党政干部陆续被带走接受组织调查。

7月31日下午,焦作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党工委书记常鸿(副厅级)被相关部门带走,9月21日,秦玉海落马当天,焦作市副市长迟军(女),焦作市财政局局长刘小波,均被纪委带走调查。迟军系牡丹江市人,与秦玉海同乡,今年47岁。秦玉海在焦作主政期间,迟军先后任共青团焦作市委副书记、书记,后又调至云台山所在的修武县任县长,与秦玉海工作交集颇多。

与此同时,河南公安系统内部也不断出现有人被调查的消息。其中包括秦玉海另一个东北老乡,新乡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孟钢。

河南警界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1998年,孟钢在漯河市公安局任职时,结识了秦玉海,2005年,孟钢在漯河市公安局局长任上,被调任焦作市公安局长,2009年又调任新乡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2010年,秦玉海开始大力推广河南警务改革,试点便设在新乡市。

秦玉海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后,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的地铁站里,撤下了秦玉海拍摄的云台山风光照片,即便在云台山,这些作品也没有保留。

云台山管理局新任局长孟小军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撤下秦玉海作品,是景区自己的决定,并非上级授意,对于北京等地地铁站内的广告片,将更换成其他人的作品。”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8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