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统一部前部长李钟奭:朝韩首脑会谈将为无核化议题做好铺垫

时政 吴旭 徐方清
本次会谈是由朝鲜的金正恩委员长 主动表现出希望会谈的意愿 因此比起过去的两次首脑会谈 期待值应更高

摄影/本刊记者 吴旭


“朝韩首脑会谈和随后的朝美首脑会谈核心议题都是无核化。此次韩朝首脑会谈对于无核化议题势必然会进行很多讨论,但取得成果以及实现重大突破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之后的朝美首脑会谈才是无核化议题的重头戏。”



为筹备4月27日举行的2018朝韩首脑会晤,韩方专门成立了筹备委员会元老顾问团,由曾为发展南北关系作出突出贡献的多位韩国政坛元老组成,卢武铉政府时期曾出任统一部长的李钟奭是顾问团中的重要一员。在第三次南北首脑会晤前夕,60岁的李钟奭(shì)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


上世纪90年代初,身为学者的李钟奭提出了韩朝“统一论”,一定程度上为后来金大中的“阳光政策”奠定了理论基础。2000年6月,李钟奭以总统特别助理的身份,随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前往平壤参加了第一次朝韩首脑会晤。2006年初,卢武铉任命李钟奭为主管对北事务的统一部部长。是年年末朝鲜核试验后,李钟奭一度辞职回归学术界,但仍在卢武铉政府中,包括在2007年的第二次朝韩首脑会晤筹备工作中发挥作用。


迄今为止,李钟奭以不同身份参与了三次首脑会晤,他主张与朝鲜积极接触,扩大交往,通过包容、和解方式,逐渐实现民族统一。

 

“这是史无前例的绝佳机会”


中国新闻周刊:“2018韩朝领导人会晤”将于近期举行,会晤筹委会元老顾问团自组成以来,多次受到文在寅总统接见。作为顾问团成员,你能否介绍下目前会晤的准备情况?


李钟奭:作为顾问团成员,我其实也无法完全掌握会晤准备的具体情况。对于南北首脑会晤来说最重要的是谈什么议题,这一方面已经准备得相当充分了,但关于会晤的其他方面,比如礼仪、信息发布等方面,还没有与朝鲜达成最后的共识。


另外,在议题方面的准备已经进入相对比较成熟的阶段,并不是指已经和朝鲜就议题达成了某种共识,而只是说韩国政府方面针对本次会唔的议题内容已经做了很多准备工作。


中国新闻周刊:展望即将举行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之间的会晤,和前两次首脑会晤相比,你认为韩朝之间的信任度是更高还是更低一些?


李钟奭:本次南北首脑会晤和之前两次的首脑会晤不同,这次是在南北关系以及朝鲜半岛局势严重恶化的情况下召开,从解决并改善目前局面的角度来说,这和以往两次会晤有所不同。过去召开的两次南北首脑会谈,每次会谈之后朝美关系反而会更加恶化,也就是说南北首脑会谈并没有起到改善朝鲜半岛局势和促进南北双方关系的作用。而本次会谈不会像之前两次会谈那样起到反作用,应该会成为改善朝鲜半岛局势的契机。


目前朝鲜半岛局势主要存在两大基本对峙格局,即朝韩对峙和朝美对峙,本次朝韩首脑会谈之后,接着会进行朝美首脑会谈。两次首脑会谈的连续召开,对于朝鲜来说,是一次性改善两大对峙的绝好机会,这在朝鲜半岛分裂之后,是史无前例的绝佳机会。


还有一个不同点:之前的两次首脑会谈都是由韩方的金大中总统和卢武铉总统努力说服朝鲜参加会谈,本次会谈是由朝鲜的金正恩委员长主动表现出希望会谈的意愿,因此比起过去的两次首脑会谈,期待值应更高。


但是,本次朝韩首脑会谈最主要的议题是朝鲜半岛无核化,而之后的朝美首脑会谈核心议题也是无核化,两次首脑会谈的议题显然是重复的,因此韩朝首脑会谈对于无核化议题势必会进行很多讨论,但取得成果以及实现重大突破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之后的朝美首脑会谈才是无核化议题的重头戏。文在寅总统为了使朝美在之后的无核化问题讨论中达成共识,会和金正恩委员长深入讨论相关问题,从而起到从中斡旋的作用。但在会谈现场就无核化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不大,只是为朝美首脑会谈的无核化议题做好铺垫。


虽然并没有证据表明这次会谈中韩朝之间的信赖性更高,但朝韩两国最高领导者毕竟都在新的国际形势和局面下做出了进行首脑会谈的决定,表明两国最高领导者都有进行会谈的急迫性,认为会谈是达成协议的战略和政治手段。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模式,因此举行首脑会谈的基础并不是两国之间的信赖程度,而是新的国际形势下的战略和政治协商手段。


中国新闻周刊:能否分别告诉我们你参与2000年和2007年两次韩朝领导人会晤的经历中,印象最深刻的片段是什么?当时你对会谈是否能促成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总体上都是持乐观态度吗?


李钟奭:2007年时,我已经辞去了统一部长官职务,没能去平壤参加首脑会谈。2000年时,我去平壤参加了会谈,当时南北双方在处于敌对的关系下。首脑会谈之后,南北双方从敌对关系到关系和解的转变,我在现场的感触非常深。虽然当时的会谈最终并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但我能感受到,南北双方和平共处是大势所趋。


不过,我也意识到,这并不意味着南北双方之间各方面的交流都能得到改善,因此当时并没有感到十分乐观,而是抱着一种观察的态度,甚至感到不安,毕竟韩朝双方的关系走向还牵涉到朝美关系。

 

“金正恩更实用主义,更注重国际化”

 

中国新闻周刊:文在寅总统在其自传中提到这样一段经历,2007年卢武铉总统访问平壤时,韩方曾向朝方提出要将韩朝首脑会谈长期固定化来的建议,但因为金正日不喜欢担负“下次该轮到自己访问首尔的压力”,朝方比较顾虑。文在寅总统在书中说,其实可以和朝方商量,“只要朝方愿意,永远都有我们赴朝会谈都可行”。当时韩方代表团没想到这一点吗?还是出于什么样的顾虑没有提出来?


李钟奭:确实听说过朝鲜最高领导者表示来韩国参加首脑会谈有所顾虑,但韩方当时从未考虑过把朝韩会谈固定在朝鲜召开的方案。对于本次首脑会谈,文总统就首脑会谈的举行地点表示,在首尔、板门店或者平壤都可以,然后金正恩主动表示可以来韩国板门店参加会谈,这是他本人的选择。


如果南北首脑会谈能够定期化,固定在某个地方举行是有一定难度的,关于每次都在平壤举行的提议,韩方恐怕无法做出这个承诺,但我推测,比较大的可能会在双方国家交替举行,比如这次在板门店韩方一侧会谈,下次就去朝鲜平壤会谈。等到两国关系充分缓和,朝鲜领导人也完全有可能来首尔参加首脑会谈。


对于2007年的韩朝首脑会谈,其实卢武铉总统在2005年夏天就提出首脑会谈的建议,一直拖延到2007年10月才得以进行,朝鲜当时对第二次首脑会谈也让韩国总统来平壤开会,于情于理都感到了一定的压力,感觉不符合礼仪,但又不想去韩国参加首脑会谈,因此朝鲜甚至提出去俄罗斯等第三国开会的提议,但卢武铉总统拒绝了这个提议,选择去平壤进行会谈。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意在板门店位于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首脑会晤,你得到这个消息时感到意外吗?为什么时隔十年多后,朝鲜领导人在会晤地点的想法上有这么大的转变?


李钟奭:我认为朝鲜针对会谈地点做出了十分英明的决定。如果金正恩委员长决定前来首尔参加首脑会谈,韩朝双方都会感到压力。韩国总统虽然不介意去朝鲜参加会议,但连续三次前往平壤,本身也不符合礼仪。


金正恩委员长主动选择在板门店的和平之家进行会谈,这样就可以集中精力进行会谈,集中在无核化议题等会谈内容本身。如果在首尔或者平壤召开,可能就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准备会谈相关的欢迎仪式、会谈形式、安保等内容。因此,在板门店举行会谈的决策十分英明。


中国新闻周刊:同其父亲金正日相比,你认为金正恩在性格上和处理朝鲜半岛事务的思路上有哪些明显的不同?


李钟奭:父子俩的领导风格有很大不同,金正恩属于“实用主义”,他确定目标之后,对于实现目标的过程也有监督,具备“目标检验型领导力”。并且,金正恩更注重国际化,会考虑到国际环境,并希望融入到世界环境中,渴望朝鲜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朝鲜因为核武器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制裁,而金正恩梦想中的朝鲜,不仅仅只是解决国民一日三餐的温饱问题,而是渴望像中国一样,在经济方面得到可持续的高速发展。但受到国际制裁的朝鲜,是不可能达到经济上的长足发展的,因此才希望取消制裁,才会考虑弃核,才会跟美国“谈条件”。我认为,金正恩委员长的底线是让朝鲜经济得到高速发展,使朝鲜成为经济强国,只有如此,才值得放弃核武器。

 

“中国起到了重大且积极的作用”

 

中国新闻周刊:过去两次韩朝领导人会晤,为什么都没能带来朝鲜半岛问题的可持续解决方案,朝鲜和美国之间的深度不信任是最根本的原因吗?现在回过头去看,在破坏韩朝首脑会晤的成果上,朝美两国哪一方应该负更主要的责任?


李钟奭:朝韩首脑会谈一直受到核问题的影响,第一次朝韩会谈时,就是以解决核武器再开发问题为目的,当时的美国克林顿总统十分支持朝韩会谈,2000年克林顿总统还为了改善两国关系准备访朝。但在后来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来自共和党的小布什当选,而他并不认可克林顿总统对于朝鲜的政策。克林顿总统卸任后,其政策并没有得以延续,因此朝鲜半岛的形势也并没有得到改善。


2007年的朝韩首脑会谈之后,卢武铉总统卸任,李明博当选总统,同样也不认可卢武铉总统的南北政策,会谈成果再次无法落实。因此从破坏朝韩首脑会谈成果的角度来说,并不能完全说都是朝鲜的责任,韩国、美国也都有责任。作为朝鲜来说,既然签订协议就需要双方一起履约,在对方无法履约的前提下,没有必要自己单方面履约。总的来说,责任不是单方面的,各方都有责任。


中国新闻周刊:当年卢武铉总统访问平壤后,总统任期所剩时间已经很短了,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将第二次会晤成果落实下去。这次韩朝领导人会晤的达成,距离文在寅总统就任总统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之所以效率这高,是否是因为文在寅总统吸取了第二次韩朝领导人会谈的教训?


李钟奭:应该说文总统确实吸取了第二次会谈的教训,但另一方面,朝鲜问题不断恶化,必须尽快解决。比起主观因素,国际形势等客观因素起到了更主要的推动作用。


中国新闻周刊:这次文在寅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的会晤,成果超出前两次会晤的可能性大吗?能否做到将韩朝首脑会谈长期固定化?


李钟奭:本次首脑会谈和之前两次首脑会谈的性质有所不同,以往的会谈是以韩朝关系为中心展开议题,立足于韩朝关系探讨朝鲜半岛的局势和发展。而本次会谈的核心议题超越了韩朝关系,着眼点在朝鲜半岛整体的问题,即无核化的问题,这也是和美国、中国都有关的问题。


以金正恩委员长的性格和领导风格,他主动提出举行朝韩首脑会谈,因此会谈成果确实更加值得期待。但既然涉及到无核化的问题,性质就有所不同,无法排除美国的因素。美国今年下半年还有中期选举,朝美首脑会谈成果对特朗普总统就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南北首脑会谈就无核化所达成的成果势必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和限制。本人预计,本次首脑会谈将会达成南北首脑会谈长期固定化。


中国新闻周刊: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晤也已经提上了日程。前两次韩朝会晤都没有促成的事,为什么这次朝美双方在韩朝领导人会晤还没有进行前就能在双方领导人举行会晤问题上形成共识?


李钟奭:韩国特使团去见金正恩委员长时,金正恩委员长主动向韩国特使团表示希望能够同美国举行首脑会谈,韩国特使团向美国特朗普总统转达了朝方的意愿和诚意。韩国在朝美首脑会谈中实际上起到了媒介和协调的作用,最终促成了朝美首脑会谈。


中国新闻周刊:在韩朝领导人会晤、朝美领导人会晤的消息传出后,不少舆论也在谈论中国的角色。能否谈谈你对此问题的看法。


李钟奭:在韩朝首脑会谈和朝美首脑会谈确定之后,以及在3月金正恩委员长访华之前,还有声音在质疑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所起到的作用。但是,金正恩委员长3月的访华之行,和习近平主席见面,重新展示并证明了中国在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中所起到的作用。


在朝韩美三方的关系中,只有恢复与中国的关系,朝鲜才会认为对自己有利,才会来到会谈的层面。因此,对于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中国实际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决定性的作用;对于朝韩、朝美美会谈的实现,中国也起到了重大且积极的作用。


未来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应该也必将继续起到重大且积极的作用,继续维系朝韩中美四国关系的平衡。中国作为六方会谈的东道国,一贯明辨是非积极斡旋,对实现朝鲜半岛的安全与和平,必将起到推进和维护的作用。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吴旭 徐方清

(黄俊文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