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朝韩首脑会谈:“如果这次不能解决离散家属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了”

时政 徐天、符遥
可预计的未来里 高龄的离散家属可能会纷纷离世 两国将再也不存在离散家属这个群体了

当地时间2015年10月26日,朝鲜金刚山,朝韩离散家属团聚活动结束,韩方人员搭乘大巴车离开,朝鲜亲友在车下送别。


“我对这次会谈没有太大期待。过去已经举行过两次首脑会晤了,但离散家属的问题一直都没有解决。不过,现在形势已经不同了,我还是希望在新形势下能够有新的变化,毕竟这可能是(解决这一问题)最后的希望。”


“在此次朝韩首脑会谈中,我认为至少应该解决两项有关离散家属的问题:全面确认离散家属的生死和下落、安排他们全部与亲人见面。”


2018年4月24日,《中国新闻周刊》在韩国首尔采访了一千万离散家族委员会首席委员长张万淳。对于即将到来的韩朝首脑会谈,他这样期待。


朝韩两国离散家属的概念,始于上世纪50年代。1950年,朝鲜半岛爆发军事冲突,1953年,朝鲜与韩国签订了《朝鲜停战协定》,两国以军事分界线各自为治,许多家庭因此分裂。


根据韩国统一部的数据,截至2017年9月底,韩国共有1301230名寻找离散家属的申请人,这其中,还有58960名幸存者,平均年龄81岁。


而根据韩国经济研究院近期发布的数据,2004年至2018年3月,每年约有3600名离散家属离世,其中2400人在未见到亲人的情况下离世。


数据显示,如果想让所有健在者都能与亲人团聚,至少还要办90次团聚活动,为了让90岁以上健在者见到亲人,至少要举办约20次团聚活动。


而从2000年至今,朝韩双方仅举办了20次团聚活动。而从2015年至今,三年来尚未举办任何一场离散家属团聚活动。


 “如果这次不能解决这些问题的话,可能就永远解决不了了,毕竟,可预计的未来里,高龄的离散家属可能会纷纷离世,两国将再也不存在离散家属这个群体了。”张万淳说。


 

“朝韩关系进入低谷

离散家属的团聚也会因此暂停”

 

中国新闻周刊:从2000年至今,朝韩之间已经举行了20次离散家属见面会。有十多万人翘首期盼,但每次都只有数百人能够参加。这些参加者是怎样挑选出来的?


张万淳:每次参会者的人数是由韩朝双方协商确定的。


我们为离散家属建立了一个数据库,每次的会面名单由机选产生。韩方名单选择完毕后,我们会将他们以及他们想找的离散家属名单一并发给朝方,由朝方确认他们想找的离散家属是否还健在、是否愿意见面,筛选之后的名单传回给韩国,韩国再通知中选的那个人,由他选择是否带上自己在本国的家属共同参与会面。


朝鲜也一样,他们的挑选原则我并不清楚。他们也会挑选好会面名单,会发给韩方,韩方经确认完毕后,再发回给他们。

 

中国新闻周刊:离散家属会面的整个过程是怎样的?


张万淳:每一次见面的日程大概在三到五天,具体时间以每次协商为准。双方申请人之间的见面会安排一天或者两天。之后,韩方和朝方申请人亲属与对方的见面会各自持续半天到一天。


整个过程不会安排旅游等活动,中间可能会有小型的演出,但并不固定。总体来说,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之外,都用来交谈。


到目前为止的20次官方组织的会面中,前三次会面安排在了平壤和首尔,之后则都安排在了朝鲜金刚山。会面涉及了接待、住宿、吃饭、安保等问题,放在平壤和首尔之外,会比较方便一些。


费用方面,由南北交流基金出钱,该基金由政府投资,参与会面的家属不需要承担任何费用。


韩方规定,根据离散家属个人喜好,可以向朝鲜的亲人赠送礼物,什么礼物可以送,送多少,我们有一个实施细则,照此执行。比如不能赠送影像制品,因为这在朝鲜是不被允许的。


因为要照顾到尽可能多的人,已经参加过会面的人将不会有第二次会面机会。目前韩朝双方无法通信、通电话,所以离散家属就从此失去联络。


 

中国新闻周刊:作为韩国国内唯一获得统一部资金支持的民间团体,自成立以后,在离散家属团聚方面,你们做了哪些努力?

 

张万淳:这些年来,我们会组织离散家属的民间见面活动,也包括为去世的亲人举办祭奠活动。作为委员会,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帮助失散的人员做文字记录,比如他们离散的原因、对家乡的记忆等等,可以作为史料留给子孙后代。


朝韩关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有的时候,朝韩关系进入低谷,离散家属的团聚也会因此暂停。一直以来,我们会通过学术会议、国际交流、向韩国国会提案等方式,向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传达朝韩作为同一个民族的统一的意愿,也希望在朝韩关系的低谷期,大家不要忘记离散家属这个群体。


除此之外,我们也与红十字会一起,开始为高龄的离散家属留下遗书,即便人不在了,文字记录还在。另外,从2013年起,我们与红十字会在逐步征集他们的DNA数据,希望建立数据库,以利于寻找亲属。不过到目前为止,因为朝方未建立相应的DNA数据库,我们并未通过此途径帮助他们匹配相应的亲属。


 


“这次见过了亲人

以后就再也没办法相见了

这带给他们的痛苦可能比没见过更大”

 

中国新闻周刊:这些年的离散家属团聚工作是否存在困境?

 

张万淳:离散家属团聚工作受政局影响非常明显,从2015年10月之后,再也没有举行过会面。


几十年来,韩国和朝鲜对离散家属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这是两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根本分歧。


对韩国来说,与家人团聚是一个已经超越了人道的人权问题。韩国从始至终都把这当成一个基本的人权问题来处理。


2000年和2007年的两次朝韩首脑会谈,都将离散家属问题作为首要议题进行讨论。韩方从一开始就提出了四项内容,包括希望双方能确认离散家属是否还活着、离散家属之间能否进行书信往来、双方如何进行会面,以及是否能尊重离散家属的本人意愿,去家人所在国家生活。


前两次韩朝首脑会议可以说完全没有解决这四项问题。在过去的18年间,这20次离散家属会面和7次视频会面,双方在商讨过程中,仍然会将这些问题翻出来,反复讨论,但仍然无法达成共识。


在过去那两次朝韩首脑会晤后,都会举行一二百人规模的离散家属见面会,引发社会关注。但这其实就是一个政治秀。对他们来说,这次见过了亲人,以后就再也没办法相见了,这带给他们的痛苦可能比没见过更大。所以说,离散家属的问题其实从来没有得到过根本性的解决。

 

中国新闻周刊:你对即将到来的朝韩首脑会谈有什么期待?你认为在离散家属的问题上,能达成什么样的共识?

 

张万淳:对于这次会谈,我认为,就算四项问题不能全部解决,至少也应该解决两项:全面确认离散家属的生死和下落、安排他们全部与亲人见面。如果没有这两项,其他的也没有意义。现在这些人岁数已经很大了,很多人在这些年的等待里已经离世了。对他们而言,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再踏上故乡的土地,没能见到失散已久的亲人。


说实话,我对这次会谈没有太大期待,我担心期待太大,失望也会太大。过去已经举行过两次首脑会晤了,但离散家属的问题一直都没有解决。不过,现在形势已经不同了,我还是希望在新形势下能够有新的变化,毕竟这可能是(解决这一问题)最后的希望。


我想,如果这次不能全面解决离散家属的问题的话,就永远也解决不了了,毕竟,可预计的未来里,高龄的离散家属可能会纷纷离世,两国将再也不存在离散家属这个群体了。

(黄俊文、管洪如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