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艺术团平壤演出:春天来了

时政 徐方清 曹然
韩国首先释放出友善信号 而朝鲜则向韩国证明了他们的真诚

4月3日,朝鲜和韩国艺术家在平壤柳京郑周永体育馆举行了名为“我们是一个整体”的联合演出。图/新华


位于朝鲜平壤大同江东岸的东平壤大剧院里,舞台屏幕上闪现着渐变的亮色图形。突然,灯光亮起,变幻的色彩扫射在1500名观众表情严肃的脸上。韩国红丝绒组合的四位女歌手身着黑红相间的服装跳上舞台,在轻快的鼓声中开始表演从去年夏天开始风靡韩国的动感歌曲《红色味道》,大屏幕变换着鲜花和水果的时尚图案。


随着歌舞渐入高潮,观众席中人们的表情放松了很多,还有人跟着节拍点着头。一曲终了,歌手们向台下致意,观众席三度爆发出掌声,一次比一次热烈。“观众们的掌声比我们预期的大,有的观众甚至还跟着歌声哼唱,这真是一个很大的安慰!”红丝绒成员金艺琳晚些时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颇为激动地说。现场的韩国记者还注意到,另一名组合成员姜涩琪离场时眼眶通红。


而韩国艺术团于平壤当地时间4月1日下午6点50分开始的这场名为“春天来了”的演出,真正的高潮是在演出结束之后。在11组演出者登台献艺后,持续了约2小时10分钟的演出在《我们的愿望是统一》的歌声中落下帷幕。随后,观看了全场演出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夫人李雪主会见了韩国艺术团演员,并同艺术团成员合影留念。


3月初,韩国总统文在寅派遣的特使团抵达平壤后,首席特使郑义溶在与金正恩会见当天才得到了朝方关于朝鲜最高领导人要接见特使团的通知。此番韩国艺术团也是在3月31日抵达平壤后才临时被告知金正恩会观看4月1日的表演。


韩联社援引韩国官员的话称,演出结束后金正恩在接见韩国艺术团成员时表示:“外界猜测我是否会出席并观看红丝绒的演出。我本来计划只出席后天的朝韩联合演出,但今天我改变了行程来看你们。”而根据朝中社的报道,金正恩因为4月初政治日程安排复杂,曾担心怕抽不出时间。为了配合金正恩的日程,当天的演出开始时间比原定的下午5时30分推迟了一个多小时。


在会见过程中,对于红丝绒组合表演的《红色味道》《坏男孩》,金正恩评价称,“这加深了朝鲜人民对南方流行音乐的理解。”金正恩还对韩国艺术团的整场演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演出正如其“春天来了”的主题一样,给北南全体朝鲜民族带来了和平的春天,希望双方继续珍惜发展这样的良好氛围。


“确保没有令人尴尬的事情”


3月20日,《纽约时报》记者在红丝绒组合东京演唱会后台遇到了成员金艺琳。“你期待去平壤吗?”记者问。这位19岁的女孩笑了起来,竖起了大拇指:“平壤,好啊,好啊!”


那时,金艺琳还不知道她们是否会前往平壤。当天,韩朝双方正在板门店就韩国艺术团赴朝演出进行磋商。会后,韩国艺术团导演尹相对媒体表示,会谈尚未确定艺术团主要成员的名单。随后公布的谈判记录显示,当晚尹相提到了13名歌手,但最终只有部分人加入了艺术团。次日,韩方派出6人先遣团赴平壤考察剧场,统一部新闻发言人白泰炫称他们只是去检查声光电、舞台等技术问题。直到艺术团出发前一日,最终的艺术团名单才敲定。


除了红丝绒组合,由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都钟焕任团长的韩国艺术团还拥有包括国宝级歌手赵容弼、李仙姬、著名组合少女时代前成员徐贤、R&B代表歌手崔郑仁在内的11组表演者,而全部160人的阵容也使得该团成为2003年以来韩国向朝鲜派出的最大规模艺术交流团体。出任演出导演的是韩国歌手兼作曲家尹相,他正是与作为朝方代表的三池渊管弦乐团长玄松月就艺术团赴朝事宜在板门店举行会谈的韩方代表。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这次演出是4月27日韩朝首脑会谈之前的一次预热活动,也是对3月2日朝鲜艺术团在韩国江原道江陵和首尔演出的回访。自2005年赵容弼在朝鲜柳京郑周永体育馆举行演唱会后,韩国艺术团时隔13年再度在朝鲜举行演出。此前的整整15年间,韩国流行音乐距离平壤最近的演出场所是京畿道北端的临津江世界和平公园。每年8月,韩国乐手们在这个靠近三八线的场地歌唱和平,但此前“从未得到北方的回应”。


出访平壤的韩国艺术团11组表演者全部是韩国本土艺人,一些歌手在朝鲜有很高的知名度。艺术团成员赵容弼、李仙姬曾于2005年在朝鲜柳京郑周永体育馆举行演唱会。对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成名的韩国实力派歌手崔辰姬而言,这已是她第三次登上平壤的舞台。据韩国媒体报道,崔辰姬、李仙姬等艺术团成员的唱片在朝鲜有很好的销量,崔辰姬的代表作《爱的迷宫》还被认为是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生前最爱听的歌曲之一,而艺术团成员白智英的情歌《像中枪一样》也曾入选平壤大学生们最爱唱的歌曲。


2018年2月朝鲜三池渊乐团访韩时的表演中,《爱的迷宫》及李仙姬的名作《致J》也列入了演出曲目。在那次演出中,韩国歌手徐贤与朝鲜歌手和来宾一起献唱结尾曲目《我们的愿望是统一》。此番来到平壤,演出结束时,徐贤再次与其他歌手和现场观众同唱这首歌。


而对于当今韩国一线偶像女团红丝绒组合来说,她们前往平壤演出还是第一次。这一组合不仅是本次访朝团队中唯一的流行乐团,也是最近15年来第一个登上朝鲜舞台的韩国偶像团体。


“根据朝鲜的传统,男性一般不参与流行音乐活动。”对于没有男子偶像团体受到邀请,首尔大学和平统一研究院教授、韩国国家统一研究院朝鲜问题研究所原所长金炳鲁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如果朝鲜观众看到南方的偶像男孩们,他们应该不会喜欢。”


此外,此番韩国艺术团赴平壤演出的曲目设定也相对保守。“导演需要考虑不刺激北方观众的情绪。”金炳鲁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因为朝鲜在音乐和文化上非常保守,韩方导演会尽可能地组建温和的团队。”


著名歌手崔郑仁被选中时,就被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官员要求演唱代表作《上坡路》。崔郑仁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文化部官员告诉她这首描述恋人不畏艰难、携手前行的情歌“能慰藉朝鲜观众,触动人心”。


和《上坡路》一样,韩国艺术团在平壤首场演出的26首表演曲目多是朝鲜观众耳熟能详的名作。金炳鲁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演出前金正恩还特别点了一首《迟来的忏悔》,“这是他父亲喜欢的歌”。 此外,节目单中还包括金正恩母亲高英姬生前常演唱的朝鲜歌曲《男人是船女人是港》。而整场演出在尹相改编的朝鲜歌曲《再见》和结尾曲《我们的愿望是统一》中落下帷幕。


红丝绒组合的表演曲目是仅有的例外。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从乐团提交的5首备选歌曲中确定了两首,但没有公布选择这两首动感歌曲的原因。其中,《红色味道》是直白的爱情歌曲,《坏男孩》中有 “我喜欢你说话的无聊方式”等歌词。


不过,尹相坦言,艺术团尽可能地减少韩国流行文化对朝鲜观众的冲击。在《红色味道》的首发MV中,红丝绒组合分别身穿与西瓜、柠檬、葡萄等夏日水果色系相近的服装,色调明媚;但在东平壤大剧院的舞台上,女孩们选择了以暗红色和黑色为主色调的更严肃的服装搭配。15年前韩方上一次派出乐团时,因为部分男歌手裸露肌肤的着装,曾让朝方观众有些不适应。对于此番时隔多年再次赴朝演出,尹相表示,这一次“我会确保没有令人尴尬的事情发生”。


其他可能引发朝鲜观众不适的内容也被去掉。“我认为我们在台上很难表现出对半岛无核化问题的个人感情,”尹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对北方观众表现出我们对南方观众一样的尊重。”2015年,斯诺文尼亚摇滚团体莱巴赫乐队曾前往平壤演出,距离正式开演仅剩下两天时,朝鲜方面要求乐队删去正在彩排的两首歌曲,审查官员认为乐队的表演可能会被认为是嘲弄朝鲜文化。


但对于这一次韩国艺术团的演出安排,朝鲜方面没有提出更多要求。比较大的意外状况出自于韩方,在临行前一天,3月30日,红丝绒组合所属的韩国三大音乐公司之一的SM公司突然发布公告,称五名成员中的朴秀荣“将不会出现在未来四天的演出中”。


“当我们被要求参加演出后,我们就开始调整原有安排,以保证红丝绒的所有成员能参加演出。”SM公司在公告中称。不过,因为艺术团出访平壤的时间不短,在出行前,该公司接到电视剧《伟大的诱惑者》制作团队的通知,如果主演朴秀荣前往平壤,该剧将无法按时制作播出。


很快,朴秀荣、红丝绒和SM公司都陷入舆论指责的漩涡中。据韩国媒体报道,多数网友认为朴秀荣应当出席这种重要的演出。但持相反意见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认为红丝绒组合并非本次演出“非去不可”的团体,如果有一位成员无法前往,其他成员应该与之共进退。


最终,舆论压力迫使艺术团负责人尹相出面澄清。他在4月2日的声明中表示:“我们确实遇到了太多的困难,因为我们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进行准备工作。最初我们就预计到了红丝绒组合参演的种种困难,包括她们可能无法全员参加。但最重要的是:所有参加演出的明星们在这里万众一心。”


在涉朝交流中,韩方临时调整方案其实是“家常便饭”。两个月前,当朝鲜代表在板门店统一阁的谈判中突然提出三池渊乐团访韩事宜后,首尔的几家主要剧场就被要求临时对演出档期安排进行调整,以为朝鲜乐团演出空出档期。在平昌冬奥会上,韩国奥运冰球队也被要求临时调整部分队员名单,以便与朝鲜联合组队,冰球协会官员对此表示“无话可说”。


好在这一次红丝绒组合的意外状况没有影响到此后韩国艺术团赴朝演出整体安排的顺利推进。在朝韩双方就演出事宜谈判期间,朝方也没有对演出曲目提出异议。尹相在演出结束后也对媒体表示,朝方全程未对编舞和歌词做任何改动。


金正恩乐于表现自己


4月1日晚7时左右,韩国歌手崔郑仁穿着黑色上衣和灰色短裙走上东平壤大剧院的舞台。剧院内一片寂静,没有崔郑仁熟悉的欢呼。观众席里,着西装的男人和穿着民族服饰的女人一脸严肃。


“我第一个登上舞台,现场的气氛不是很热烈。”崔郑仁在演出结束后回忆。虽然已经是出道14年的资深歌手,但崔郑仁当时还是“跟着观众们一起紧张了起来”,好在她所演唱的精心选择的曲目《上坡路》得到了朝鲜观众的喜爱。崔郑仁表示:“观众们非常真挚地听着歌,那种感觉,真的是毕生难忘,非常棒。”


崔郑仁对自己上台时的遭遇并非没有心理准备。与红丝绒同属SM公司的韩国神话乐队曾于2003年前往平壤演出,也收获了一身正装的朝鲜观众的沉默与凝视。乐队队长文晸赫事后不无感慨地对媒体称:“朝鲜观众的眼光像镭射激光一样地盯着你。”12年后,莱巴赫乐队在朝鲜演出《穿越宇宙》《哆来咪》等西方歌曲及朝鲜民谣,现场观众的回应与对待神话乐队时相差无几,乐队成员甚至将礼节性的掌声理解为“庆贺演出终于结束了”。


而对于年轻的红丝绒组合来说,这样的观演氛围是习惯了与观众热情互动的她们从未面临过的挑战。在此前去日本演出时,她们面对的是东京体育场10000名挥舞粉红色荧光棒尖叫的日本观众,歌手们也不断做出“比心”的手势呼应粉丝。


面对红丝绒组合两首热情的动感歌曲,朝鲜观众明显压抑了自己的感情。无论歌手们在唱跳的过程中如何用眼神、手势和动作引导观众,台下多数人都没有做出任何互动反应。


4月1日的演出结束后,韩国首尔广播公司(SBS)录播了演出全程。朝鲜中央电视台也播放了艺术团的表演,但删减了红丝绒组合演唱的片段,这一组合青春靓丽的女孩们只出现在群星合唱以及与金正恩握手的画面中。


而在聆听曲风熟悉的歌曲时,朝鲜观众则表现出更大的热情。朝鲜名曲《绿柳树》的音乐刚一响起,观众就报以热烈的掌声。因为感冒,兼任全场主持人的徐贤嗓音已经有些沙哑,但她刚唱出第一句歌词,全场观众鼓掌呼应,后来还有观众甚至将双手举到头顶。


“歌谣女王”李仙姬在朝鲜的高人气,也因为观众的互动而展现了出来。在献唱自己的代表作《美丽的江山》时,着黑白色朴素大衣的她走上台一挥手臂,观众们立刻默契地拍起手来;此后镜头每次转向观众席,观众不分老幼,都跟着他们熟悉的韩国明星的节奏打着节拍。当歌手唱起深受朝鲜观众喜爱的《致J》时,观众席中爆发出难得的欢呼喝彩。而随着李仙姬将话筒方向朝台下一指,观众迅即配合齐声开唱。


演出临近尾声,当11组韩国演出者并肩站在舞台上,由李仙姬、赵容弼领唱《我们的愿望是统一》时,所有人都跟着节拍挥舞起手臂,之后观众合唱的声音越来越大,此时朝鲜观众的互动热情毫不逊于两个月前朝鲜三池渊乐团在平昌唱响同一首歌的盛况。当韩国艺术团成员唱完最后一句,全场观众起立并鼓掌欢呼。


同样在4月1日举行的韩国跆拳道表演团演出“点燃胸中之火”时,现场观众的情绪也出现了两极化的情况。当女团员伴着韩国男子组合防弹少年团的舞曲《Fire》进行表演时,平壤观众们反应平淡,即便表演团刻意引导大家鼓掌也没有什么效果。而在表演团进行高难度动作展示时,现场观众则回应以热情欢呼和掌声。对于韩国流行文化,朝鲜观众接受起来还显得有些不适应。


但在东平壤大剧院观看了朝鲜艺术团整场演出的金正恩却全程“表现出了很大兴趣”,同金正恩一起观看演出的韩国文化部长都钟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金正恩在演出过程中不断询问歌曲和歌词的背景信息等。



4月1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艺术团成员交谈。图/视觉中国


在演出结束后接见韩国表演者时,金正恩同他们一一握手。兴致颇高的金正恩还开起了玩笑:“今天我们观看了‘春天来了’,等秋天时我们应该演出‘秋天来了’吧。”因为韩国艺术团的表演中有金正日喜爱的歌手和歌曲,金正恩还表示:“我要把演出情况向金正日委员长祭告。”


在金正恩与朝鲜艺术团合影时,红丝绒组合成员被安排在最靠近朝鲜领导人身边的位置。《南华早报》报道称:“看起来红丝绒又多了一位超级粉丝。”


 “金正恩在演出后对歌手们的讲话令人惊讶。”金炳鲁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一方面,这可能是有意向韩国流行音乐人展现他的良好形象;另一方面,金正恩的举动也说明他其实乐于在他人面前表现自己,这一点和他的父亲不同,但与爷爷金日成很像。”


而在韩国外交部政策规划司前司长申范哲看来,韩朝双方就规模达160人的韩国艺术团赴朝演出事宜开始磋商到最终行程顺利完成,只花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让人对随后举行的更多韩朝双方的交流活动尤其是计划于4月27日举行的韩朝领导人会晤更多了一份期待。


“韩国首先释放出友善信号,而朝鲜则向韩国证明了他们的真诚——至少是维持朝韩关系的真诚。”申范哲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