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要大规模空袭叙利亚?美国现在怕是打不起!

时政 马尧
美国在叙利亚发动的空袭 现在看来还是形式大于内容


争吵多时的叙利亚化武问题终于摊牌了。北京时间4月14日上午,美国联合英国和法国对叙利亚发起空袭,美军部署在东地中海的伯克级导弹驱逐舰唐纳德-库克号和1艘隶属于美军第五舰队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对叙利亚境内目标发射了战斧巡航导弹,而美国空军的B-1B轰炸机也参与了对叙利亚的打击。


展望未来,一个问题摆在爱好和平的人们面前:美国针对叙利亚的空袭是一次性的,还是大规模连续空袭的前兆?笔者认为,以下几方面的掣肘因素导致前者的可能性大于后者。


首先是军事因素,主要包含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战争经费问题,换言之,就是钱的问题。拿破仑曾经说过,战争的问题除了金钱还是金钱。尽管战争已经从那时的热兵器时代进化到信息化时代,这个问题还是摆在决策者面前。对于特朗普来说,“使美国再次伟大”需要钱、国内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需要钱、对中俄进行军事威慑还需要钱。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分别花掉美国数万亿美元,已经让美国纳税人极度不满。如果开展持续的大规模空袭,单一枚“战斧”式巡航导弹就耗资上百万美元,这是现阶段的美国无论如何也无法承担的。


二是战场态势。开展大规模空袭必然很可能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垮台。一旦该政权垮台,权力真空由谁来填补?这对美国来说是个巨大的难题——阿富汗泥潭已经让美军吃足了苦头。


三是俄罗斯的抵抗。作为传统军事强国,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上尽显强国本色,凭着一支规模并不大的航空兵部队硬是扭转了态势,使叙利亚政府军从劣势转变成优势。如果美国发动连续不断的大规模空袭,必将冒着和核大国俄罗斯迎头相撞的风险,这对于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不是一桩合算的买卖。此外,美军在中东的兵力部署也无力进行大规模空袭,实际上现如今的美国海军已经把部署重点放在亚太地区,中东地区可以调动的兵力相对有限——此次空袭,美国海军只动用了包括一艘伯克级驱逐舰和一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在内的数艘军舰。


军事因素之后,再来说说政治因素。从美国的政治制度看,总统担任许多不同的角色,或是戴着好几顶不同的帽子,这使他具有行使大权的能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总统可以为所欲为——官僚机构已变得如此庞大和坚不可摧,以至经常对总统置若罔闻。所以,庞大的官僚机构与总统权力间相互作用和制约,它可能对总统作为总司令、头号外交家、行政首脑或首席立法者的角色有重大的价值,也可能对总统的要求无动于衷。


此次特朗普在打击叙利亚的动机方面实际上就有政治方面的考虑。“通俄门”和艳星事件已经让特朗普苦不堪言,打击叙利亚就有转移国内注意力的考虑。这就注定了这种军事行动不会长久。


叙利亚的战火刚刚燃起,特朗普就后院起火。由于特朗普在宣布此次打击前,并未咨询美国国会,国会两党都出现了批评声音。民主党参议员凯恩称其行动“鲁莽”和“非法”,而在特朗普所属的共和党内,众议员托马斯·麦西则直接称其“违宪”,法律专家对这一问题也各执己见。特朗普的做法是否违宪尚不得而知,但是国内政坛的反对派对特朗普军事行动形成有效掣肘已经是肯定的了。


最后是外交因素。美国几乎每次对外军事行动都要寻找合法借口,这次也不例外,理由就是叙利亚政府军使用了化学武器。然而叙利亚和俄罗斯都予以否认,甚至还传出西方国家摆拍化武袭击视频的丑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马朝旭4月13日在安理会中东局势公开会上发言,呼吁有关各方在叙利亚问题上保持冷静克制,避免采取任何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升级的举动。马朝旭说,当前,叙利亚局势十分危急,正处于战与和的十字路口。中方对形势发展高度关注,对紧张局势可能升级深感忧虑。当务之急是对有关事件展开全面、客观、公正调查,形成具有权威性的结论。


美国在叙利亚发动的空袭现在看来还是形式大于内容,至多是对俄罗斯进行战略试探,如果有机可乘,再时不时进行小规模骚扰性质的空袭让其成为一个不断流血的伤口。而大规模持续性的空袭对于美国来说存在政治、军事和外交方面的多重掣肘,在可预见的将来,难度极大。

 

(作者系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