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合作模式开启新“金色十年”

时政 徐方清 贺斌 蒋涛
带一路”朋友圈再加上“金砖+”朋友圈 会让这一倡议的影响力覆盖到更广阔的范围

9月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厦门出席金砖国家文化节启动仪式暨文化图片展。图/新华

 

从去年9月的杭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到今年5月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连续几场中国重要的“主场外交”中,在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因为是习近平在上述各个会期中的首次亮相,再加上是会期内所有致辞中演讲时长最长、内容最为翔实的一次,成为备受各方关注的重头戏,甚至被一些分析认为是“定调演讲”。

 

9月3日,习近平在厦门的这场主旨演讲也不例外。超过40分钟的演讲中,在一开场为自己曾工作过的城市进行了“轻松代言”后,习近平回顾了金砖合作在过去10年里取得的成绩,也为共同开创金砖合作第二个“金色十年”提出希望。

 

“金砖合作正处在承前启后的关键节点上。”习近平说。他还提出了观察金砖合作发展两个十分重要的维度:一是要把金砖合作放在世界发展和国际格局演变的历史进程中来看;二是要把金砖合作放在五国各自和共同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来看。

 

在英国国际发展研究院新兴大国与全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谷靖看来,这是从内外部两个层面的战略视角来观察金砖合作,既宣示信心、回应质疑,也规划路径、展望愿景。“面对全球发展的不确定性和变数增多的国际关系,金砖合作如能通过这次峰会的顶层设计找准方向、夯实基础,我对金砖合作的可持续性和发展势头是持非常乐观的态度的。”谷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做大做强的“金色十年”

 

如果一切顺利,四年之后,在上海浦东世博园区将会出现一个新地标。作为首个落户上海的国际金融组织,开业两年多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将迎来自己的永久性总部大楼。9月2日,这座新大楼破土动工,预计将在2021年9月前完工并交付使用。

 

一天后,9月3日中午,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新闻中心举行的发布会上,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介绍,截至目前,新开发银行已经批准了11个项目,承诺的贷款总额达到30亿美元。

 

同一天,新开发银行还在厦门与中国福建、湖南、江西三省分别签署贷款协议,支持这三省有关绿色发展项目建设。而在今年7月,新开发银行的第一个区域开发中心——非洲开发中心已经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成立。

 

史耀斌列举了11个项目所涉及的领域,包括新能源、生态环境治理、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改造等。绿色环保和公共性,是新开发银行所选项目的主要优先方向。

 

不过,即便有新开发银行这样的“明星”组织,并且在近两年的表现也相当亮眼,但在整体上,由于没有新的“明星”组织和项目的出现,再加上金砖国家间存在分歧,金砖合作在近几年里也遭遇了一些质疑。

 

“外界的质疑,主要是关于金砖合作推进缓慢,以及金砖国家内部因为分歧较多而难以协调一致。”谷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但从现实的情况看,如果将眼光放得长远些,会发现这种质疑其实并不具有太强的说服力。来自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10年来,金砖国家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比重从12%上升到23%,贸易总额比重从11%上升到16%,对外投资比重从7%上升到12%,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0%。

 

“现在,有人看到金砖国家等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出现起伏,就断言‘金砖失色、褪色’。毋庸讳言,受内外复杂环境影响,金砖国家发展难免遭遇不同程度的逆风。但是,金砖国家不断向前发展的潜力和趋势没有改变。我们对此充满信心。”9月3日15时30分许开始,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出席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外界质疑做出回应。

 

金砖国家合作始于2006年,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4国外长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首次会晤。2009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首次会晤,之后每年举行1次。2010年底,南非正式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金砖国家扩大为5国。

 

经过10年的快速发展,金砖国家合作已形成以领导人会晤为引领,以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外长会晤等部长级会议为支撑,在经贸、财政、金融、农业、教育、卫生、科技、文化、禁毒、统计、旅游、智库、友城、地方政府合作等数十个领域开展务实合作的多层次架构。

 

而从内部分歧的层面来看,合作的过程恰恰是化解分歧的最有效途径之一。虽然金砖合作本身不具有对成员国的法律约束力,但对于都是区域性大国的成员国而言,每一个国家如果要想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区域和国际影响力,就都不愿意轻易去做有损自己国际公信力的事。此外,开放的贸易体系对于每一个成员国都是非常重要的。

 

2015年5月,在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俄罗斯期间,中俄在莫斯科发表两国《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这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与习近平共同出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国倡导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可和谐地互相补充,两者的对接可在将来促进整个大陆共同经济空间的形成。

但在之前的两年里,俄罗斯对“一带一路”的态度经历了一个曲线型的转折过程,从一开始的消极疑虑,到中途的谨慎审视,再到后来希望以创造性角色融入进来。

 

“一方面是俄罗斯国内经济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则是国际环境的变化,乌克兰危机对世界地缘政治产生了深远影响。”谷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在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所长陈凤英看来,金砖合作的一个基础性的共同点是发展。10年来,金砖五国发展自己、做大自己、甚至做强自己。“虽然遭遇了金融危机等内外部冲击,但五国总体上做到了抱团取暖,因此,在世界经济衰退的时候,这些国家当时的经济是增长的。虽然俄罗斯和巴西后来因为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出现了经济滑落,但整体来看,力量还是呈上升趋势的。”

 

对于过去十年的金砖合作,习近平在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开幕式演讲中评价称 “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整体架构轮廓初现”,并总结了今后的合作中需要发扬光大的三条启示:“平等相待、求同存异。金砖国家不搞一言堂,凡事大家商量着办。”“务实创新、合作共赢。金砖国家不是碌碌无为的清谈馆,而是知行合一的行动队。”“胸怀天下、立己达人。”

“一带一路”+“金砖+”

 

“请问,墨西哥什么时候能成为金砖国家正式成员?”9月3日,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新闻发布会上,一位来自墨西哥的记者向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发问。两个小时前,另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同样是来自墨西哥的一名记者,给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提出的问题是:中国和墨西哥能否在短期内签订自贸协定(FTA)。

 

墨西哥是受邀来到厦门参加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的五个国家之一。从2013年起,每一年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都由东道国出面邀请一些非金砖国家进行对话交流。作为今年金砖轮值主席国,中国邀请了埃及、几内亚、泰国、墨西哥、塔吉克斯坦5个国家的领导人出席,并概括性地提出“金砖+”合作模式,目的是构建更广泛的伙伴关系。

 

“我们应该扩大金砖国家合作的辐射和受益范围,推动‘金砖+’合作模式,打造开放多元的发展伙伴网络,让更多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参与到团结合作、互利共赢的事业中来。”9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开幕式上如是说。

 

在一个月前的第七届金砖国家经贸部长会议上,首次尝试的“金砖+”合作模式就取得了积极的成果。分别来自于国际贸易中心(ITC)、联合国贸易与发展大会(UNCTAD)和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的代表和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代表出席会议并发言。

“中方提出邀请一些国际组织参与经贸部长会议的倡议之初,还是有些担心的,怕其他成员不接受。”商务部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没想到,各方都很快表示出欢迎和支持态度。从3月份经贸联络组第一次会议开始,国际组织代表就开始参与进来。

 

会议最终形成的八项经贸合作成果中,有很多是得益于国际组织代表的深度参与。比如,ITC和UNIDO就联合参与撰写了最后由会议批准的《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合作倡议》的报告;《金砖国家服务贸易合作路线图》报告也得到了ITC的帮助。

 

“金砖各方都有强烈的愿望,改进程序和效率,从而为企业在金砖国家的投资兴业营造更好的环境。我们也欢迎国际组织发挥积极作用。”商务部部长钟山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最关键的是扩大“朋友圈”。“五个国家长期在一起虽然很不错,但毕竟有限,因此朋友圈必须扩大。”陈凤英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开放是关键,金砖合作是开放的,开放之后就能对国内产生倒逼作用,而新的竞争力量的加入也就能带来新的活力。 

 

当前,世界经济经历深刻调整转型,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并存。虽然世界经济呈现温和复苏势头,但与此同时经济增长动能不足、治理滞后、发展失衡等矛盾依然突出,保护主义上升、反全球化思潮抬头令人忧虑。此次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闭幕后发布的主席声明表明,欢迎和支持中方提出“金砖+”合作模式,并认为这一模式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合作创造了重要机遇,有助于加强南南合作和国际发展合作,构建更加广泛的伙伴关系网络,推动实现公平、开放、全面、创新发展。

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期间的几乎每一个会议场合的讲话中,习近平都提到共建“一带一路”,称这一倡议会为各国实现合作共赢搭建起新的平台,并为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创造新的机遇。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四年来,中方同有关国家协调政策,其中包括俄罗斯提出的欧亚经济联盟、东盟提出的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哈萨克斯坦提出的“光明之路”、土耳其提出的“中间走廊”、蒙古提出的“发展之路”、越南提出的“两廊一圈”、英国提出的“英格兰北方经济中心”、波兰提出的“琥珀之路”等。此外,中国同老挝、柬埔寨、缅甸、匈牙利等国的规划对接工作也全面展开。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一带一路”倡议由中国提出,但由世界共享,最重要的三个主题词是:共商、共建、共享。“一带一路”朋友圈再加上“金砖+”朋友圈,会让这一倡议的影响力覆盖到更广阔的范围,也会更有利于金砖合作开创新局面。

 

汇聚金砖合力

 

9月4日下午9点,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后发表了《厦门宣言》。

 

和以往的会晤宣言关注的全球性议题多和气候变化、医疗卫生等公共性强的议题不同的是,《厦门宣言》共有约20条内容涉及到叙利亚、巴以冲突、伊拉克、也门局势、朝核、伊核、恐怖袭击等全球热点问题,就这些问题首次集体发出“金砖声音”。

 

其中第44条这样写道:“我们十分遗憾朝鲜进行核试验。我们对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和长期存在的核问题深表关切,强调这个问题只能通过所有相关方直接对话,以和平方式解决。”

 

“金砖国家是世界和平的维护者、国际安全秩序的建设者。”在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开幕式的演讲中,习近平还介绍,今年金砖国家会举行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和外长正式会晤,建立常驻多边机构代表定期磋商机制,召开外交政策磋商、反恐工作组、网络安全工作组、维和事务磋商等会议,“要加强在国际和地区重大问题上的沟通和协调,汇聚金砖合力”。

 

习近平还希望,金砖国家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建设性参与地缘政治热点问题解决进程,发挥应有作用。

 

随着金砖合作的不断拓展,政治安全合作逐渐成为金砖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金砖合作在进入新“金色十年”后进一步提升合作水平的重要领域。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金砖国家研究基地执行主任徐秀军指出,在全球大国之间总体维持和平以及部分金砖国家仍存在政治竞争的情况下,很难想象金砖国家将建立传统意义上的政治盟友关系,但将政治、安全、社会、文化等议题纳入金砖国家合作框架似乎是深化合作的一种趋势。

 

而在过去的十年里,经济合作虽然一直是金砖合作的主线,但未来十年,构建一个更加高效、反映当前世界经济版图的全球经济治理架构,增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依然挑战重重。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组织在2016年的统计,此前10年里,金砖五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但在2015年,五国国内生产总值约占世界总量的22.53%。而金砖国家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占13.24%,在国际货币基金(IMF)组织的份额占14.91%。

 

这三组几乎是成倍递减的数据,是全球经济治理失衡的一个比较集中的体现。《厦门宣言》指出,我们重申致力于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19年春会、不迟于2019年年会前完成第15轮份额总检查,包括形成一个新的份额公式。我们将继续推动落实世界银行股权审议。

 

徐秀军在金砖领导人厦门会晤前夕撰文指出,新兴国家经济实力的提升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它们在国际经贸合作和全球治理格局中的不利地位,新兴国家在全球治理机制中的代表权和话语权与其自身实力很不匹配。 

“发挥金砖作用,完善全球经济治理。”对于现有全球经济治理格局中的弊端和问题,习近平在演讲中指出,金砖国家应该紧紧围绕经济合作的主线,落实《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推动各领域合作机制化、实心化。

 

习近平表示,金砖国家需要合力引导好经济全球化走向,提供更多先进理念和公共产品,推动建立更加均衡普惠的治理模式和规则,促进国际分工体系和全球价值链优化重塑。但与此同时,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不是要动谁的奶酪,而是要努力把世界经济的蛋糕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