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空降兵

时政 席志刚
经过60多年的发展,中国空降兵已由成立初期的“一人一具伞一杆枪”, 发展成为多专业合成、全时域作战、具备大机群重装空投能力的“空中集团军”


在雪山上的伞降。摄影 | 方超

揭秘中国空降兵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席志刚 特约撰稿|蒋龙

8月10日,由中国空军空降兵承办的“国际军事比赛—2017”“空降排”项目落下帷幕。在为期15天的比赛中,中国空降兵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伊朗、摩洛哥、南非、委内瑞拉6个空降兵参赛队激烈角逐,在12个科目中夺得11项第一,成为总冠军。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队分列二三名。

这是继空降兵作为联合作战体系中的精锐力量,于7月30日在朱日和训练基地接受习近平主席检阅后,又一次在重大活动中展示自己的实力。而在不久前,这支部队刚刚完成了体制改革。

“全旅化”改革

今年5月初,《空军报》报道了空降兵进行体制改革的消息。据报道,空降兵15军整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某军”,原所属师级单位拆成数个旅;原特种大队扩充成特战旅,另组建作战支援旅和运输航空旅。

此外,另有两个正团级单位将与空降兵学院进行整合,组建一个新的单位。

新空降兵部队的编制指挥体制也相应做出了调整。公开资料显示,改革前,空降兵15军的作战指挥实行“军-师-团-营”4级体制。改革后,指挥层级缩减为“军-旅-营”3级,更加扁平化,也跟解放军整体上“师改旅”的趋势一致。

军事专家认为,相比以前,“军-旅-营”的体制更加高效,“特色旅”则增强了联合作战能力。

空降兵部队副参谋长赵进军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指挥层级越少,部队的反应时间就越短,兵力投送得也越快。编制、指挥体制上的改革,从根本上是为了提高空降兵部队的快速反应能力。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整改后,空降兵部队取消了陆军痕迹较重的“15军”番号,进一步强化了空军之内独立兵种的概念。

军内分析人士认为,除了精简指挥层级、更改番号,空降兵部队此次改革的另一个看点,是扩编升格了数个“特色旅”。

首先是原军直属特种大队(正团级)扩充为某特种作战旅。在扩大了空降兵特战力量的同时,也预示了空降兵部队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特战化。该旅主要实施伞降(运输机)和机降(直升机)特种渗透作战,对敌进行要员“斩首”,指挥控制、侦察通信节点破坏等任务。

该旅下辖“雷神”突击队。“雷神”突击队是空降兵部队一支遂行信息化条件下战略威慑、战役突击、特遣行动和多样化任务的特种部队,是“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精锐中的精锐”。“雷神”突击队在2011年9月成立,时任空降兵部队政委范骁骏表示,建立“特中之特”的作战部队,就是要在“关键时刻、关键节点,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空降兵部队还组建了某作战支援旅。该旅由原空降兵15军军属通信团、工兵分队、防化分队等整合而成。在信息化战争年代,电子侦察、干扰、通信,战场设置、开辟,“三防”任务等支援性能力在作战中的地位空前凸显,成立统一的支援旅,正是联合作战的需要。

空降兵还整合成立了某运输航空旅。该旅由原航运团、飞行场站等组成。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1月,解放军空降兵部队已批量装备运-12轻型运输机。这表明运-12轻型运输机将全面替换运-5C空降兵训练机,承担空降兵基础伞降、日常伞降科目训练的任务。

一般来说,空降兵进行较大型演练、演习以及作战时,会由空军运输机部队承担投送任务。目前,国产运-20大型运输机列装数量不断增加,已稳步形成战力,曾因大型运输机数量匮乏难以实现“重装化”的中国空降兵部队,正向着合成化、重装化程度更高,机动性、快速响应能力更强的方向发展。

军内分析人士表示,从新空降兵部队实行全旅化编成来看,未来空降兵部队各作战旅会更加专业化和模块化。在支援部队的配合下,每个旅都是一个独立战役单元,向独立承担一场战役规模空降作战的方向转变。

“如此一来,空降部队的机动性更强,哪个战区有需要,空降旅可以就近奔赴目的地。”空降兵部队副参谋长赵进军表示,这无论对于独立使用,还是各战区联合作战,均让兵力投入更加机动。

目前,解放军空降兵部队新的体制、编成已基本形成。将来,在这些框架的指引下,新空降战车、轻量化大口径榴弹炮、突击车等也会陆续装备。而由运-20、运-9、伊尔-76等大中型运输机组成的运输力量也在不断壮大,空降部队的战斗力将会有大幅提升。


纵身一跃离机瞬间。摄影 | 方超
“会飞的步兵”全面转型

空降兵因其机动灵活、突然性、不受地形限制等优势,成为世界上很多国家军队的宠儿。

空降作战最早出现于上个世纪20年代。1927年,苏军使用运输机,在中亚西亚地区空投部队,一举歼灭了巴土马赤匪徒等叛乱分子。1930年,苏联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支正式的伞兵部队。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苏联、英国、德国等国都多次投入空降兵参战。但空降部队在二战期间损失惨重,损失率达到50%~70%。

二战后,随着大型军用运输机、直升机和伞降装备技术的发展,空降兵迎来了“春天”,战术级别的小规模空降、伞降与机降相结合、特种空降作战等日益盛行。美军在越南战争中大量运用直升机作战,苏军入侵阿富汗进行空降作战,美军入侵巴拿马和格林纳达空降作战,都是二战后成功的空降作战战例。

冷战结束后,在一些局部军事冲突中,美、俄空降兵也频频登场。美国空降兵在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登场,俄罗斯则在车臣战争、俄格战争中使用了空降兵。

回顾中国空降兵的发展,从1950年代初空降兵组建到1980年代末的这三十余年间,受限于中国空军装备水平和“陆军老大哥”的传统思想,以及在编制管理上的“四不像”,中国空降兵的发展相对缓慢,还有着太多传统陆军的影子,被很多人称为“会飞的步兵”。

上世纪90年代的海湾战争中,美军第82空降师的快速部署,以及第101空中突击师的突击作战,给中国空降兵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与此同时,这一时期,世界先进国家空降兵的重型装备实现了更新换代,重装连投、带弹空投等难点问题尽数解决。

这对中国军方是不小的刺激。中央军委把空降兵列为重点建设部队,空降兵部队的发展由此步入“快车道”。在加快空降兵的转型发展、增强空降兵战斗力的要求下,中国空降兵的发展走上了重装机械化的道路。

中国陆续从俄罗斯采购多批伊尔-76运输机,中国运-8机队规模不断扩大,以ZBD-3伞兵战车为代表的一系列重型装备列装,中国空降兵的发展就像陆军一样,完成了由“铁脚板”到“摩托化”,再到“机械化”“信息化”的升级,成为一支包括运输航空兵、步兵、炮兵、导弹兵、装甲兵,以及其他专业技术兵种在内的新兵种。

有军事专家认为,中国空降兵部队逐步实现由“单一结构”向“多元合成”,由“重点方向”向“全域作战”,由“战术配合”向“战役突击”,由“粗放行动”向“精确打击”的跨越,战略地位和作用日益凸显。

中国空降兵部队新的战略定位,是国家武装力量体系中的战略兵种,是担负全域作战任务的应急机动作战部队,是最高统帅部直接掌握的战略拳头。

空降兵部队副参谋长赵进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空降兵的定位取决于其独特的、无法取代的特征。空降兵部队在所有军兵种当中是机动速度最快的,可以到达一些其他武装力量不能或不能及时到达的地方,从而具有其他武装力量无法取代的地位。

俄罗斯空降兵副司令霍尔扎科夫中将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各国空降兵部队由于国防战略不同,定位略有差异,但其快速达成战术、战略目的的特征,让其常常被最高军事长官倚重,因为现代战争很可能在分秒之间就会分出胜负。

以空降兵的部队规模和装备进行排名,美国、俄罗斯、中国三国在全球空降兵中位列前三名。美、俄空降兵部队均参与过实战,实力在伯仲之间。

与美俄相比,中国空降兵部队无论在装备还是实战经验方面都稍逊一筹。但中国空降兵部队对标美、俄,近些年进步神速。中共十八大后,空降兵部队加速推进战略转型,实现了由轻装步兵向多兵(机)种合成,由重点遂行敌后作战向全疆域机动作战,由传统的单一伞降作战向空地一体立体突击作战,由摩托化半机械化向机械化信息化的跨越。


组织装机。摄影 | 王海涛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


今年,空降兵部队改革调整刚一到位,就开始全流程、整建制地进行空降演练。

在集群伞降训练中,空降兵将以往尾门单路离机变为双路离机,这意味着,在单位时间内飞机空投的效率将成倍提升。

重装空投,是衡量空降兵战场机动和火力打击能力的重要指标。近十多年来,空降兵在空降空投领域实现跨越式发展。先是2000年一次连投30件作战物资;随后技术又实现突破,可以保证各种车辆、火炮能够随机空投;2008年,又实现了人员和重型装备同机空降。

至此,空降兵部队初步实现了主战装备机械化、作战装备空降化和战场机动立体化。

中共十八大后,按照中央军委提出的“要扎实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的要求,空降兵部队“训战一体”的实战化训练理念开始发力。

2013年8月,空降兵首次实施多型机种、多型装备混装连投、大部队集群伞降,这意味着空降兵初步形成大规模空降作战能力;2015年6月,空降兵首次成功实施海拔6000米高空重装空投,突破了空降兵高原机械化作战的瓶颈,填补了海拔4000米以上高空重装空投的空白;2016年秋天,空降兵在海拔4200米的区域,首次成功实施全地形车、某型火箭炮与空降兵战车混装混投。

近几年,空降兵先后完成了“使命行动”“空降砺剑”等十多项重大演训任务,在各种复杂的环境下,验证人员、装备的作战性能。积累了上万组作战数据。

“新形势下,战争的形态变了,作战指挥体制、领导管理体制、编制装备、作战任务、作战样式、组训方式都将随之发生改变。”赵进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又不可能通过打一场战争来实现,只能营造实战化训练环境,组织实施实战化训练。

在厘清新形势下的战争形态后,按照中央军委“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空降兵部队提出新形势下“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的实战化军事训练思路。

“平时像打仗一样训练,战时像训练一样打仗,实现训练与打仗的‘零距离’。”赵进军说。

美国《空军》杂志及英国《今日中国防务》网站曾经总结了中国空降兵的六大特技,即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攻击敌高价值军事设施、破坏敌后勤保障设施、夜间近战、险恶地形作战以及城市作战。

这些特技与空降兵在战争中所面临的环境相关。赵进军说,敌后战场永远是空降兵的主战场,敌后情况不详,地形不熟,空降着陆后面临敌情侦察难、信息通联难、敌后机动难、后续补给难等困境。“必须搞透担负的作战任务、空降作战的制胜机理、作战的各种对手、战场环境,形成克敌制胜的战法,扬长避短,以能击不能。”

为提升战场生存能力,中国空降兵改进了伞降携装方法,可离地400米射击。这使空降兵具备了空中反击的能力。

此外,空降兵部队正尝试发展垂直两栖登陆能力,即海空联合行动。同时还训练在战斗中先发制人,通过跨越式突击,直插敌防御纵深,夺取关键目标。

赵进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只会跳伞和开枪,不算是一名优秀的空降兵。由于一兵多用的兵种作战性质,一专多能是空降战士的必备素质。除了要熟练掌握陆军步兵的各项技能,还要学会使用全连所有武器、营属炮兵火器,掌握工兵、防化兵、通信兵、侦察兵、导弹兵的一般技能。还要能驾驶多种机动车辆,会跳多种伞型和机型,能在山区、高原、海岛、森林等多种环境下进行野战生存。

据了解,近年来,空降兵革新战法训法24套,40余项过时的训练内容被删除,战斗力实现稳步提升。


一场演练中,空降的士兵正在进行秘密渗透。摄影 | 刘东华
重装时代

重型装备是体现空降兵火力突击能力的重要方面。

近些年来,伞兵突击车、伞兵战斗车陆续装备空降兵部队。在“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中,中国空降兵成功成批次空降新型伞兵空降战车ZBD-3。以此为标志,空降兵部队的装备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实现突破,正式迈入“重装”时代。

2010年8月,青藏高原,中国空降兵首次以主战兵种身份主导演习,直升机、伞兵战车、伞兵突击车轮番亮相,展示了远程打击、立体突击的作战能力。

随后,以ZBD-3伞兵空降战车为基础平台,这种履带式空降战车正朝着系列化、车族化的方向发展。该车底盘改进的余地很大,还可能衍生出空降迫击炮车、空降火箭炮车、空降反坦克导弹发射车等车型。

另外,空降兵部队的“大炮兵主义”传统仍然没有丢。受空运能力和作战思想的限制,中国空降部队过去仅配备有轻型火炮,主要是迫击炮和无坐力炮。目前则批量配备中口径火炮,主战火炮为122毫米牵引榴弹炮,并在加速研制大口径轻型火炮。

在2016年珠海航展上,出现了更先进的8×8轮式105毫米突击炮、155榴弹炮等很多先进空降重武器。在装备大口径轻型火炮后,中国空降部队的作战能力将进一步增强。

中国空降部队装备的现役运输机,已由过去以运七和运五中小型运输机为主,发展成以伊尔-76和运-8、运-9、运-12大中小型运输机梯次搭配。

2016年7月6日,中国自主研发的运-20飞机正式列装空军航空兵部队,标志着空军战略投送能力迈出了关键一步。据了解,目前空降兵部队已与运-20运输机部队就重装空投进行训练。

曾任空降兵研究所所长的高级工程师李振波表示,近几年来,中国重装空降能力提升很快,其他先进国家能够投的东西,中国空降兵也可以投下来。

对于空降兵未来的发展趋势是重装化还是轻便化,俄罗斯的霍尔扎科夫中将认为这并不矛盾,不同国家的空降兵有不同的任务,任务导向决定了空降兵在运用层面的灵活性。

“未来战争中,诸军兵种联合是趋势,空降兵单独使用是相对的。”赵进军说,此次朱日和阅兵中,九大作战群可依据战场需要模块化编成,空降兵部队在联合作战体系中编成可大可小,可轻便亦可重装。

从近20年的建设进程看,中国空降兵在借鉴苏/俄空降兵的“全面机械化”,以及美军空降兵“空地一体化”的基础上,正结合自身特点,逐步打造出具有自身特色、能满足中国战略需求的空降兵。
(感谢《空军报》张学峰对本文采写给予的支持)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1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