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对话会来了中国“解决方案”

时政 王齐龙
相比往年中国代表往往遭受到“攻击”,今年中国不仅被看作“问题”来源,还更多地 扮演起提供解决方案的角色


6月4日,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出席会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右)与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沙姆丁·侯赛因相互敬礼。图|CFP


香格里拉对话会来了中国“解决方案”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齐龙

在6月3日下午举行的“亚太地区的核危险”平行会议上,中国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研究中心原主任姚云竹少将是4位发言嘉宾中的唯一一名女性。

于新加坡召开的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 (以下简称“香会”)上的这场分论坛,所有发言嘉宾的发言时间都控制得很短,问答环节占用了更多时间。

“我就不停地回答问题,问题也很有意思。”姚云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场的提问中,大约有六成问题都抛给了姚云竹,这不是因为她的女性身份,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是来自中国的代表。

连续5次参加“香会”的姚云竹已经对这种场面很习惯了,中国这些年一直是“大家关注的重要议题”。她也提到,首次亮相“香会”的美国防长马蒂斯及防务团队,也是一个聚焦点,因为“在特朗普政府在执政以来,关于这届政府的亚太战略、亚太政策并没有清晰完整的表述”。

“去年以及过去几届,朝鲜问题都不是会上太重要的议题,但今年朝鲜问题的关注度明显上升。”谈到今年“香会”和往年的区别,姚云竹指出。另一个显着的变化是,南海形势和去年相比已经缓和很多。不过,有关南海问题的讨论,还是有很多。

“说得比较多的是澳大利亚、美国、日本和法国的防长,主要来自西方国家。本地区国家反而都比较低调,说得比较少。”姚云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依然面目模糊的特朗普“亚太战略”

按照惯例,美国新任防长马蒂斯率领阵容强大的代表团出席了本届“香会”,随行人员包括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和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此外,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军事委员会主席也到场。

会前,外界对马蒂斯在“香会”上的首秀极为期待。主办方也给了马蒂斯“优待”,在大会上为他安排了以“美国和亚太安全”为主题的半小时专场发言。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员、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前政治秘书胡逸山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马蒂斯讲话前,外界对于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头绪,因此很期待能通过他的发言了解其中的轮廓。

不过,马蒂斯这番基本依照讲稿陈述的发言,并不解渴。“看起来也只是过去政策的延伸,没有太大新的东西。”胡逸山说,马蒂斯的讲话与前两任美国防长在“香会”上所讲内容“差不多”,较多的还是重申美国在亚太地区继续扮演积极角色的决心,以及加强和盟友的关系等。

在胡逸山看来,马蒂斯的发言两点新意,一是美国呼吁所有国家对彼此的安全都做出足够的贡献,也就是希望盟国替美国分担军费支出;二是马蒂斯在阐述朝鲜问题时引用了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表述,“我们的目标不是政权更替”,某种程度上是向朝鲜释放了善意。

从现场参会者的反应来看,马蒂斯的这番“老生常谈”就连对其盟国都很难有说服力。

“在讲话的一开始,你就提到了基于规则的秩序,但特朗普总统看起来对此并不相信。”马蒂斯讲话结束后,澳大利亚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全球问题项目主任迈克·夫里洛夫在现场抛出了第一个问题,称依据特朗普政府上台后4个月以来的表现,美国盟友应如何不担心美国正在破坏70多年来美国所主导的秩序,对此他希望马蒂斯提供乐观看待的理由。

就在“香会”开幕前夕,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而早在今年1月,仅仅就任美国总统3天后,特朗普还签署了行政令,正式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日本自民党众议院议员河野太郎同样抛出了自己的疑虑和担心:“如今越来越多的人产生疑问,是否美日同盟仅仅关注安全议题,已不再注重共同的价值观?如果防长你认为这一同盟是基于共同的价值观,那我们今天正在增进的是怎样的价值观?”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副研究员鲁传颖在现场观察到,美国的盟国对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带来的变化感到了切实的担忧,“美国价值观外交往回撤,不是说说而已。”

此次“香会”设置了一场以“维持基于规则的地区秩序”为主题的专场,来自日本、澳大利亚和法国的防长均就此展开发言。但对这一议题的讨论并不仅限于该专场,在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的开幕演讲以及马蒂斯的讲话中,“基于规则的秩序”均被反复提及。

“大家都说,过去几十年,‘基于规则的秩序’使得亚太地区保持了和平与稳定,但没有人很认真地讨论这一秩序是什么。”姚云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不少与会者言谈间流露出对这种秩序是否将不复存在、美国对盟国防务承诺是否仍有效的忧虑。

“明面上看,好像是由南海问题、朝鲜问题引起的担忧。但实际上,地区在安全问题上存在不安定的感觉,就像暗流,人们不知道亚太的安全架构会朝着哪些方面发展。”姚云竹说。

面对来自盟国代表的质疑,马蒂斯在与身旁的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奇普曼反复确认问题后,这位四星上将开玩笑地说:“你们总是能指望得到一些坦率的问题,对吧?”

在回答中,马蒂斯引用了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名言,“美国人在耗尽所有可能的选择后,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情。”他还补充说,“所以我们依然在那里,依然和你们在一起。”

尽管马蒂斯的讲话看似坚定,但美国前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则表示,这一地区的国家仍有理由对美国未来的亚太政策感到不安,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并非由马蒂斯说了算。

而且,马蒂斯在讲话中并没有新的内容来支撑这种承诺。“地区的安全框架正在发生变化,怎么变,变化的趋势是什么,每个国家在这个变化中应该何去何从,都在琢磨。”姚云竹说。

“谈笑”与“斗争”并存

已是第六次参会的胡逸山发现,今年“香会”现场缺少了往年因南海问题所引起的“剑拔弩张”“彼此提防”的场面,各国代表更多的是有说有笑,甚至媒体记者还急于寻找热点。

备受关注的中美两军代表团的接触则发生在“香会”开幕晚宴上。姚云竹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中方代表团团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和美国防长马蒂斯的见面是在很多人的场合下进行,彼此遇见了,两人就握手,互致问候,然后进行了简短的寒暄。

何雷告诉马蒂斯,今年4月中美两国元首在海湖庄园会晤,为两国关系奠定了基调,希望在两国关系大框架下,两军关系也能得到发展。

马蒂斯认为,美国新政府成立后,需要与世界各国加强沟通和协调,海湖庄园的会谈是坦诚务实的。

尽管中美两军代表私下的交流比较和气,但在正式会议期间,双方代表针锋相对的场面也时有发生。

马蒂斯在讲话中大篇幅地谈及南海问题,主动提及去年的南海仲裁案仲裁结果,并暗指中国对南海岛礁实施“军事化”,执行了国际法不支持的过度海洋权利主张。

同时,马蒂斯以维护南海“航行自由”为由,强调加强与地区盟友合作的重要性。

为此,姚云竹在提问环节反问马蒂斯,他是依据哪些国际法律来支持所谓的“自由航行行动”?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否被美国漠视?对此,马蒂斯并没能说出美国的行动依据了哪些具体的国际法,只是遵循了传统。

更值得关注的是,马蒂斯在讲话中还谈到,依照《与台湾关系法》规定的义务,美国防务部门将坚定不移地致力于与台湾合作,提供必要的防卫设施。

不少观察家认为,这是2002年“香会”举办以来,美国防长首次在这一多边防务论坛上发表涉台言论,极为罕见。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徐弃郁也通过提问要求马蒂斯对“一个中国”政策进行表态。

马蒂斯讲话结束后,中方代表团团长何雷立即在会场外召开记者会,对美方上述观点进行反驳。

何雷谈到,美国不能只提《与台湾关系法》,还要提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反对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坚决反对其以任何官方的名义与台湾接触。

关于马蒂斯中提到的“航行自由”问题,何雷说,“航行自由不能和抵近侦察划等号”,并表示,南海“航行自由”从来都不存在问题。

尽管马蒂斯在讲话中延续了往届美国防长将中国视为挑战的论调,但他在发言中也谈到,对于中国重申与国际社会合作致力于实现无核化的承诺,特朗普政府感到鼓舞。他还引用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4月与特朗普通话的内容,表达与中方合作应对朝核问题的意愿。

朝核问题是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与中国在亚太安全领域展开合作的焦点。在4月初举行的海湖庄园会晤中,习近平与特朗普曾就朝核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而在随后4月12日和4月24日进行的两次通话中,双方也重申共同合作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立场。

在鲁传颖看来,马蒂斯的讲话恰好显示出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分歧以及政策上存在的自相矛盾之处。一方面,美国要维持盟友体系,但又主张“美国优先”,特朗普政府至今没有理清两者的边界;另一方面,在朝核问题上,马蒂斯一行表现出与中国合作的意愿,但在南海问题上,又保留了美国国防部、太平洋司令部的传统看法,两者存在认知上的明显区别。

从“问题”来源到“解决方案”

相比往年中国代表往往遭受到“攻击”,姚云竹发现,今年中国不仅被看作“问题”来源,还更多地扮演起提供“解决方案”的角色。

在“亚太地区的核危险”平行会议上,对于中国所提出的朝核问题“双暂停”提议是否具有可行性,与会者向姚云竹提问了解这一提议背后的操作层面的具体做法,譬如是否对“双暂停”设置时间限制,又如美韩实施暂停行动后,如果朝鲜不做出回应,是否应立刻恢复演习等动作。

姚云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场有代表还谈到,如果复谈后,是否可以不拘于六方,采取七方或八方会谈的形式。欧盟对外行动署副秘书长贝里亚德也表达了欧盟对参与朝核谈判机制的兴趣,他认为,欧盟可以暗中调停,甚至可以积极地参与到谈判中去。

让姚云竹印象深刻的是,原来主要涉及经贸领域的“一带一路”倡议,在这次“香会”上却被连接到安全领域一起探讨。

在6月4日举行的以“全球威胁和区域安全”为题的第五次全体会议上,作为东道主的新加坡防长黄永宏以不小的篇幅谈起了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的理解,认为该倡议将会为亚太地区新一轮发展提供动力,并表示新加坡将全力支持这一倡议的实施。

黄永宏表示,之所以在一个安全论坛上谈论起贸易,是因为安全和稳定,以及繁荣和进步可以相互促进。这两个领域应该补充和协调,以实现良性平衡。

中国代表团在会上也积极地向各方阐释中方在加强亚太安全合作方面的实际举措。何雷6月3日下午在参加议题为“安全合作新模式”的平行会议时说,近年来,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为破解国际关系中的“安全困境”,构建亚太安全合作的新模式,维护亚太持久和平提供了崭新思路。

他以中国在解决南海问题上的举措为例,指中国支持并倡导“双轨思路”,即有关具体争议由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础上,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加以维护。5月18日,中国与东盟10国共同达成了“南海行为准则”框架,为最终达成“南海行为准则”奠定了坚实基础,也为中国积极倡导解决复杂地区热点问题积累了经验。

何雷还谈到,当前,亚太地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格局已经形成。“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将来时,而是现在进行时”。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07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