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蕾的困惑:我是否有点过度自信

人物 周甜
她还是有一些 困惑,最近的困惑是“我是不是有点过度自信了”。


徐静蕾。图|受访者提供

徐静蕾的困惑:我是否有点过度自信


口述/徐静蕾  

采访及整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周甜


晚上9点,在位于北京的一间录音棚的会客厅里,徐静蕾出现了,一身黑色运动套装,戴着帽子,为采访的推迟而鞠躬致歉,显得礼貌又周到。

她在为自己的第七部电影作品《绑架者》录制宣传曲,采访之所以推迟,是因为今天的录音比她想象的要曲折。曲折的何止是今天的录制,她说动作片《绑架者》是她拍的最难的一部电影。

晚上十点,外卖送到了,甜粥、馅饼和皮蛋豆腐。这是徐静蕾那天的第一餐。她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有时候夜宵就连吃两顿。“我就觉得想吃的时候就该吃,不想吃的时候就不该吃。”她知道这有点放纵,可她也没觉得规律饮食就是对的。

行走娱乐圈二十多年,从“才女”到如今的“不婚女性代言人”和“冷冻卵子权威发言人”,面对所有外界给予的标签,徐静蕾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说不定一转年我就结婚了,这都有可能。你们还谁也别说,我怎么结婚了,我本来也没说我不结婚。”她说,她所说的任何话都只代表此时此刻她的立场。

徐静蕾今年43岁了,不再如当年那样清瘦,头发越剪越短,衣服越穿越简单。徐静蕾说她更喜欢当下这个被她形容为“简单粗暴”的自己。

时尚杂志她现在不看了,连夜看美国大选,最近比较关心量子力学的研究进展。感情的事她基本不想了,对于衰老,她也不恐慌。“不为任何努力改变不了的事情而着急”,是她的生活准则。当然,她还是有一些困惑,最近的困惑是“我是不是有点过度自信了”。

以下是她的讲述:

我是不是有点过度自信了?

《绑架者》是我做的最难的一部电影,中间有很多状况。最早我根本都不是做导演,后来就各种原因吧,也就做了导演。一开始拿到这个剧本,我觉得,还有点意思,再加上没做过嘛,基本上没做过的事,只要不是特别没兴趣,我觉得都可以试试。就像我得到了一个礼物,那如果我不都尝试一下,就觉得浪费了这个礼物。

但实际上做起来之后还是觉得挺不一样的,比如拉威压,是一二三拉,还是一二拉,就差这一点,明道就把头直接撞上了。黄立行肋骨骨裂,白百合也全身都是伤。爱情片拍不出人命来啊。动作片如果没有特别周密的计划和一个非常理性清醒的头脑,真没法做。

拍完动作片,觉得拍爱情片挺简单的。比如咱们今天说在一个餐厅吃饭,这个餐厅我们没有谈下来,换一个餐厅一样吃饭嘛,差不多那个意思就行。但动作戏就不一样,你在那个地方跑酷,所有的动作都是设计得非常清楚严谨的。一旦这个场景不行了,就变成你整个动作都得变。剪辑也是反复剪,这次是我剪的时间最长的一次,剪了整整一年。反正就是挺难的,老有人说我挺容易,我就觉得“你试试,你到我这容易一个来试试看”。

这电影吧,真是遗憾的艺术,人家老问我,你对你哪个片子满意,我就都没满意过,我就老觉得眼高手低,觉得我能拍成那样,但是好像就怎么都拍不成那样。其实我,我的优点也是在于我是想到就行动的人,不会停留在脑子里特别长的时间说我这么想想,那么想想。尤其是拍戏这种事,基本上是有一个想法拍脑袋就干。我最近正在反思,是不是也不应该这样,应该深思熟虑。

有的事情是可以心想事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