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我不知道什么叫怂|影响中国2016

人物 吴子茹
鹿晗 1990年出生于北京,著名歌手,演员,亚洲偶像。
年度演艺人物:鹿晗
作为亚洲最著名的青年偶像之一,他在音乐、电影、剧集、综艺等多个领域展现出了全能的才华。这个坚持传播正能量的90后,用自己的努力和韧性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肯定。最初人们谈及他的时候,更多在谈论他创下的世界纪录,而现在,人们越来越乐于以演员和歌手的职业身份看待他的成长与变化。而他也以高品质的音乐审美、渐入佳境的角色塑造彰显着他的蜕变与成熟。

鹿晗:我不知道什么叫怂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吴子茹

鹿晗安安静静地站在领奖台上,与台下暴风般的热情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台上的他穿着一套得体的深色西装,搭配一条黑色小领带,脚上穿着一双时下流行的、铆钉点缀的黑色皮鞋,有些稳重的时尚,又间杂着些俏皮。

和他能引爆的影响力相比,这个年轻人极度礼貌而谦逊。“礼貌、谦逊”这也正是鹿晗一直以来留给大众的印象。



12月8日,北京钓鱼台国宾馆。

作为《中国新闻周刊》“影响中国”2016年度演艺人物,鹿晗下午4点多出现在颁奖礼现场。

这天稍早一些,他刚刚参加了电影《长城》上映前的媒体采访。鹿晗一如既往,看起来积极、快乐,情绪饱满。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坐在记者面前的鹿晗看起来成熟了许多,也自如了许多,两年来,鹿晗正在经历他自己的成长。

和很多意外进入这个行业的演员明星们一样,鹿晗的成名始于一个老套的故事。

2008年,鹿晗18岁,正在韩国留学,他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此前是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一名高中生。一次在首尔的繁华购物街明洞逛街时,被韩国SM娱乐公司的星探发掘,开始了演艺生涯。

2014年10月10日,鹿晗发布了一条微博,内容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我回家了。”这是鹿晗正式宣布回到中国娱乐界发展。

短短1分钟里,这条微博就收获了上万条评论。这时鹿晗24岁。很快,这个外型帅气、眼神纯净的年轻人,就将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影响力一次次刷新人们对偶像的认知。

但此时,国内的主流娱乐界对即将到来的鹿晗现象并没有表现出先知先觉,对于鹿晗这条微博评论火爆的消息,一家娱乐媒体用审慎客观的语气报道说:“鹿晗现阶段在中国区域具有相当高的人气。”

鹿晗进入国内娱乐圈后,很快以强大的粉丝号召力席卷主流娱乐界,接着又在更大范围内引起人们的注意。一个最有名的例子是,著名财经评论人吴晓波起初并不知道鹿晗是谁,但在2014年年底,根据百度一项关于男星“品牌数字资产”的数据计算结果,鹿晗名列所有华语男星第一。百度的人告诉吴晓波,鹿晗“是自己从大数据里跑出来的”。

吴晓波开始做功课,并且与鹿晗相约见面。一番观察后,得出一个结论:鹿晗,以及90后明星的集体跃起,是2014年的一个公共文化现象。

大数据和网络造星时代,人们开始凭借一串串数据了解这个突然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年轻人。

在网上,鹿晗的粉丝们有个特定的称呼,叫“鹿饭”。关于鹿晗的粉丝数量到底有多少,百万或者上千万,这个问题从来没有过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他们组织性强,以纪律著称,有效率,而且具有非常强大的行动力。



鹿晗。摄影|张沫



当人们意识到鹿晗超高的人气后,回过头去了解这个长相俊朗、人气爆棚的男生,发现了蛛丝马迹:早在2012年,鹿晗的一条微博就曾令人惊讶地创下来超过一千万条评论。

这条微博发布于这年9月10日,内容是一条关于曼联球队的微博。截至2014年8月5日,这条微博评论数量超过一亿条,创造了“微博上最多评论的博文”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就在去年4月20日,鹿晗25岁,他回国后的第一个生日,“鹿饭”们又齐心协力,截至当天在鹿晗的一条微博下创造了单条评论超过4200万条的纪录。

去年夏天,张艺谋导演的电影《长城》开机仪式,鹿晗的人气之高,让两位主演马特·达蒙和中国“四大天王”之一的刘德华都大吃一惊。举办开机仪式的酒店外,整整齐齐摆了几百束鲜花。这些花都是粉丝送给鹿晗的。

在《长城》里,已然具有最高人气的鹿晗却令人惊讶地饰演一位不太起眼的普通士兵。这个名叫彭勇的士兵,性格懦弱、胆小,被刘德华饰演的军师命令打开牢门的时候,他哆哆嗦嗦找不到钥匙。在长城上看见怪兽“饕餮”向他冲过来时,吓得只顾举着长矛瑟瑟发抖。

人们还记得鹿晗此前出演过的电影。2015年1月,中韩合作出品的奇幻喜剧电影《重返20岁》上映,这是鹿晗第一次接触大银幕,他饰演一名叫项前进的男生,戏份不重,但这不妨碍粉丝们为他涌进电影院。有人写文章调侃说,这部片子的七成观影人群应该来自三类人:鹿晗路人粉、鹿晗铁粉和鹿晗骨灰级粉。

让人惊讶的是,时隔一年多之后,《长城》在中国上映,出演普通士兵的鹿晗,开始表现出了出色的表演意识。

鹿晗饰演的士兵彭勇,一次次因为懦弱胆小被将领们呵斥,但却随着剧情的向前推移逐渐变得勇敢而坚定。曾将他从“饕餮”手里救下来的马特·达蒙,被误会为大战前盗窃火药的主谋时,一直瑟缩胆小的彭勇却站了出来,证明了马特·达蒙的清白。

影片最后,胆小的彭勇主动请缨,参与去首都击杀饕餮的行动。为阻挡怪兽们前进,保护战友,彭勇点燃了绑在手上的炸弹,与怪兽们同归于尽。在角色中,彭勇变成了自己希望变成的那样——勇敢,而在现实中,鹿晗也正在完成着自己成长的蜕变。

稍稍有心的人可以看到鹿晗的变化。《重返20岁》后,鹿晗又陆续出演了电影《我是证人》和《盗墓笔记》。直到这次在《长城》的表现,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年轻人在表演这件事情上付出的努力。

《长城》中这个士兵,在鹿晗看来,这是一个很“怂”的角色,他原本觉得很难演好。他开玩笑地叫彭勇为“怂勇”,而在私下里,鹿晗是个很“爷们”的北京人。

“一开始去演特别怂的人,我觉得对我来说挺难的。因为按我的性格,我不是特别怂的人。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怂。”《长城》上映前的发布会后,鹿晗这样对记者说。但这不妨碍鹿晗在电影中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拍摄过程中,鹿晗曾穿着厚重的铠甲,举着一根4米多的长矛。长矛外面裹着一层皮革,但里面是钢管,“特别沉”。一只手举着矛,另一只手拿盾,一直拍了一个下午。到最后控制不住自己,举着矛的手“一直在抖”。

尽管老把“还没有那么专业”挂在嘴边,但鹿晗很喜欢演戏,也在努力琢磨如何更好地投入到角色中去,现在对他而言最有效率的学习方法,就是好好研究剧本,“学习别的前辈是怎么演的”。

他甚至很期待扮演跟自己生活中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甚至是完全相反的角色”。比如杀手、变态,他说:“反差越大越好。就是不要去演自己。”他希望有机会去认真塑造一个角色,从头到尾,“从每个细节去塑造”。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鹿晗非常诚恳地对记者说,尽管他已经非常努力,但“自己现在的表演水平,还需要多加磨练”。他认为台词是其中比较困难的一部分,就在今年,鹿晗接演了第一部电视剧,是玄幻题材的《择天记》。“两天下来,台词就超过了之前所有演电影的台词数量。”为了演好这部电视剧,鹿晗认认真真守在横店,拍了一百多天。

除了《长城》外,王家卫监制、张嘉佳指导,梁朝伟、金城武、陈奕迅等一众一线演员的电影《摆渡人》即将在本月底上映。

当被问到是否对影帝有野心的时候,鹿晗对《中国新闻周刊》立下豪言:接下来的时间希望能好好磨练演技,“至少三十岁的时候希望有机会。”



中国新闻社社长章新新(左)为影响中国2016年度演艺人物获得者著名歌手、演员、亚洲偶像鹿晗颁奖。



2016年,鹿晗26岁了。

接近年底,鹿晗开始频繁出现在领奖台上,粉丝们也跟着忙碌起来。

一年的辛勤工作,到了收获的季节。

12月初,仅仅一周的时间里,鹿晗获得三项大奖。除了《中国新闻周刊》颁发的2016年度“影响中国”演艺人物外,还分别获得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亚洲全能艺人”奖。

这一年里,他发新专辑、开演唱会、参加真人秀综艺节目,也一部接一部拍电影。而参加综艺节目,鹿晗视为逐渐“放开自己的过程”。而每做一件事,鹿晗说,他都“很努力”。正是因为这样的努力,鹿晗在大众中的面目逐渐清晰起来。

认定目标就全力以赴,这也是鹿晗一直以来的行为逻辑,或许这可以部分解释他为何在年轻人中如此广受欢迎。长相美好阳光,又能兢兢业业,他一直都在用他的行动向年轻的粉丝们诠释“有梦想就去追”的道理。

2015年和2016年,鹿晗连续发表的音乐专辑《重启I》《重启II》《重启+》,都表现出了良好的音乐品位。《重启》系列是鹿晗在音乐风格上的一次独立尝试。在音乐上,鹿晗并没有走一条更为稳妥的路线:以他的市场号召力,生产便于传唱的抒情歌曲。相反,他进行了非常大胆的尝试,尝试运用地下电子音乐、rap、hip-pop等风格,整张专辑听起来另类、前卫又大胆。

两年多时间里,鹿晗搅动着娱乐界话题的同时,也开始了自己的转变和成长。借助一次次公开亮相的机会,自觉或不自觉地,鹿晗逐渐褪去自己身上的标签,渐渐向人们还原一个更加真实、丰富的自己。他参加真人秀节目《奔跑吧兄弟》,配合大张伟搞怪,向大众展示自己“北京爷们”的形象。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鹿晗回顾这一两年来的状态,他快活地眨了眨眼睛,像个大男孩一样露出了毫无保留的笑容:“终于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状态。”他说。用鹿晗自己的话说,这是个越来越“放得开”的过程。他坦诚地说他很享受这样的过程,未来,他将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希望有更多机会让人们了解到一个“真实的鹿晗”。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

    Warning: extract()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string given in D:\wwwroot\inewsweek\web\data\tplcache\moban\shidarewen-x.html.cache.php on line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