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一体化”需要走得更快——专访意大利前总理恩里科·莱塔

人物 王齐龙
当今世界将继续朝着经济一体化和全球化方向发展,欧盟国家必须团结在一起,否则,他们将会被边缘化。因为全球化的成功,并不是由某人在幕后推动,而是因为技术的发展。这才是全球化真正的发动机,而且技术的进步不会停止

恩里科·莱塔。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董洁旭


欧盟“一体化”需要走得更快——专访意大利前总理恩里科·莱塔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齐龙

在采访前,当翻阅到《中国新闻周刊》上一则关于意大利教练里皮执掌中国国家足球队的图表新闻时,意大利前总理恩里科·莱塔停了下来,向记者仔细询问每一个图块上的含义。

在11月初于耶鲁北京中心举行的一场对话会上,这位AC米兰球迷称,如果中国资本成功收购国际米兰和AC米兰两家意甲豪门,将会增加中国在意大利的受欢迎程度。

早在32岁时就出任意大利政府欧洲事务部长的莱塔,长期研究欧洲一体化进程。面对来势汹汹的中国资本和激烈的全球化竞争,他认为,欧洲国家要想在全球市场中取得一席之地,必须加强合作。

在莱塔看来,给欧盟造成负面影响的英国脱欧,不过是全球化负面效应的“替罪羊”。“一体化”仍将是未来的关键词,欧盟国家应该改革机制,强化经济联盟的作用,让经济和货币两个“轮子”同时运转起来。

如今专注学术研究的莱塔,同时出任了法国巴黎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院长、欧洲智库雅克·德洛尔中心主席等职务,并不时就欧盟改革问题建言。

改革之初会遇到许多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在2013年4月至2014年2月担任意大利总理期间,你曾积极推动意大利的结构性改革,当时面临着很多困难和压力?

莱塔:结构性改革十分重要,但改革的结果无法在短期内显现。像银行改革、就业市场改革等,你在改革之初就会遇到困难,因为社会存在各种毛病。

从长远的角度看,你会看到改革的成果。像德国,他们在2003年至2005年期间推行过结构性改革,而到目前,他们已经看到成果了。但在改革之初,他们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也使当时的总理施罗德失去支持,输掉了大选。

结构性改革需要时间,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必须等待一定的时间,让意大利显现出改革的成果。

其次,欧盟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在走出金融危机后,我们迎来了两个新的危机:一个是难民危机,另一个则是英国脱欧。这完全没预料到,给欧洲和意大利都创造出许多难题。

我们此前从未想过会出现波及范围如此之广的难民危机。难民首先抵达的两个国家是意大利和希腊。在过去6个月中,意大利就迎来了10万名难民。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意味着巨大开销和许多社会问题。

这不仅是对意大利,对整个欧洲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民粹政党借机争取支持和选票,而政府至今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

来自伊拉克、阿富汗和叙利亚等3个国家的难民占到整体难民数量的80%。而这三个国家在过去15年中都遭受了长期战乱。

欧洲正在为(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还债。伊拉克战争的结果非常负面,首先是产生了大量的难民,其次是极端组织IS(“伊斯兰国”)崛起。

所以说,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和叙利亚战争,这都是西方国家犯下的错误,而如今我们正为这些错误还债。

货币联盟和经济联盟要同时运转

中国新闻周刊:英国脱欧对欧盟是一个多大的危机?

莱塔:对欧洲的稳定和经济复苏来说,英国脱欧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英国脱欧会迫使欧洲国家及其领导人采取内向型的政策。

在我看来,英国脱欧可能是未来10年中最为严重的灾难。欧盟和英国都将被迫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用于艰难的谈判,以处理这一场“离婚”。

这将是一个双输的局面。而根本的问题是在欧洲以外,如何在全球市场中增强竞争力。如果欧盟花费大量时间来互相争斗,或者讨论如何对付彼此,会给欧洲带来不稳定因素,也会导致欧洲无法获得海外的投资。

因为来自中国、韩国、巴西、海湾国家等地区的投资,都需要稳定。但由于英国脱欧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或许他们会认为,这将让欧洲陷入到无休止的争执。

而意大利是最需要直接投资的国家之一,但如果英国脱欧导致欧洲吸引的外资减少,对意大利的未来将会造成困难。

中国新闻周刊:欧盟机制上是否存在一定的问题,由此促发了内外因素,从而酿成了欧洲当前所面临的挑战?

莱塔:欧盟在机制上确实存在问题。事实上,我们所创立的欧盟,是一个经济和货币联盟(EMU)。但这一联盟在应用中并不平衡,我们的E(经济)很小,但M(钱)很大。

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形成了货币联盟,但因为遭到了部分国家的抵制和抗拒,我们至今没有实现经济联盟。譬如,德国曾说过,欧盟刚创立了欧元,现在需要一个消化的过程,所以不要走得太快。

我想,这是一个错误。如果同时建立起一个非常有效的货币联盟和经济联盟,欧盟就能够很好地运转起来。如果只建立起一个大范围的货币联盟,这并不足够。

这也是欧盟未来的最大挑战。我们必须对这一体系进行“再平衡”,推进和强化经济联盟。

欧盟内部至今存在28个国家市场。在许多经济领域里,同时存在的这28个独立市场,完全不可能与美国、中国、韩国展开竞争。

以手机市场为例,每个国家中都有着三四个运营商,这意味着欧盟没有统一的运营商,而是在国家层面有着超过70个运营商,这当中没有一个具备全球层面的竞争力,因为单一国家市场的规模有限。

另一个例子是,欧盟已经批准成立银行业联盟。这是非常好的措施,形成银行业联盟,能确保欧盟的银行在动荡的市场中安全运转。

欧盟需要改革,欧盟需要继续向前,而不是停滞不前。今天最大的问题是,太多国家以及他们的领导人和民众认为,不要往前走,停下来,欧盟需要一段时期来做好准备。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大的错误。

唯有联合起来,欧洲经济才会形成影响力并具备竞争力。我非常担忧,我们正在使欧洲一体化的梦想衰竭,因为民众的愤怒和焦虑让民粹政党崛起。这也是我此次来到北京所不断重申的,那就是“一体化”才是世界未来的关键词。欧盟应继续走下去,不应停下来,不应后退。

中国新闻周刊:你曾经批评布鲁塞尔过于官僚,这是导致“新老欧洲”的矛盾无法调和的原因吗?

莱塔:难民问题和“新老欧洲”问题,是欧盟正面临的大问题。这让我们突然意识到,原来有两个欧洲。两者在对待难民的态度上完全不一样,而这与他们国家的历史相关。

像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国,都是习惯于与移民相处的国家。这些国家中移民数量占人口总量的平均值达到10%。

不过,东欧和中欧的“新欧洲”国家此前从未接收过大量的移民,并不知道移民意味着什么。但他们突然间要接收移民,而仅仅是很少量的移民就把他们给“压垮”了。

我们需要去理解他们的难处,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采取强硬的态度,不能接受像波兰、匈牙利等有着数百万人口的国家,却不愿意接收两三千名难民。

中国新闻周刊:是否正因为欧盟内部缺乏战略统筹,各自为政,最终影响到欧盟的统一?

莱塔:我看到了一些变化,但这些变化并不仅体现在欧盟上,也反映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或是美国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身上。

部分选民要求政府做出一些改变。首先,选民对全球化感到恐惧和害怕。在美国,很多人支持特朗普,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全球化带来的后果,导致国家出现贫富差距。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欧洲。欧洲一部分民众具有国际视野,能够说多门语言,常常外出旅行。但大部分人口像美国的民众一样,并非见多识广,只会说本国语言,草根出生,对来自国外的事物感到恐惧。

当下这样的分裂,在我看来,是非常复杂且需要应对的议题。这是全球化快速发展带来的结果。

欧洲和美国当前出现的许多现象,正是部分西方民众对全球化感到担忧的集中体现。特朗普有一句竞选口号与支持英国脱欧者非常相似,“重新掌握国家的控制权”(Take Back Control)。支持者愿意喊出这句口号,是因为他们对全球化进程感到震惊,甚至已经被压垮了。

我认为,这种分裂在全球范围内都已经出现,并在西方国家最早显现。



8月22日,意大利总理伦齐(中)、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和法国总理奥朗德,齐聚意大利小岛文托泰内,在“加里波第”号航空母舰上举行会谈,讨论英国“脱欧”后欧盟的经济发展以及难民危机等共同关心的问题。图/IC


技术进步是全球化真正的发动机

中国新闻周刊:反全球化现象归根到底还是经济问题,而此前你和多位欧洲学者撰写的《修复和准备:英国退欧后的增长和欧元》报告中还曾提到,要增加在欧洲范围内的投资。为什么提出这样的建议?这与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中通过投资带来经济发展的理念有相通之处吗?

莱塔:因为金融危机,欧洲不得不削减预算、减少债务,也减少了投资,这也是今天欧洲所面临的问题。

欧洲的投资处于非常低的水平,所以我们大力支持所谓的“容克计划”,提出了一些促进投资的想法和工具。这项由欧盟委员会提出的计划,旨在为欧盟创造3500亿欧元的投资。

“一带一路”是一个非常棒的倡议,当今世界确实需要长期的倡议。在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欧洲国家的发展正是依靠公共投资所带动的。

欧洲应该观察中国正发生的变化,因为我们需要相似的长期投资。

中国新闻周刊:你刚才也提到法国和德国明年将迎来大选。而意大利在接下来的12月也将举行一场宪法公投。在你看来,这场公投会导致意大利成为下一个脱欧的国家吗?

莱塔:我并不这么悲观。我对公投结果有信心,但即便是公投失败,意大利也不会退出欧盟。

英国脱欧的结果,对英国来说变得非常复杂。没有人倾向于跟随英国的脚步。即便是瑞士、丹麦等与英国关系紧密的北欧国家。我想,在未来数年内,英国就会考虑重回欧盟,他们会意识到他们所犯下的错误。

中国新闻周刊:即便像意大利“五星运动党”、法国“国民阵线”等民粹政党炒作议题,民众也会吸取英国脱欧所带来的教训,不会支持脱欧?

莱塔:是的,我确认。而且这些民粹政党不再像以前一样倾向于脱离欧盟,他们正改变自己的主张。

像法国“国民阵线”的(党主席)玛丽娜·勒庞已不再说“我们要离开欧盟”。如今她做出了改变,她非常明白,离开欧盟将意味着自杀。

但不应该将意大利“五星运动党”与法国“国民阵线”相提并论。他们并不主张让意大利脱离欧洲、脱离欧盟,他们在这一议题上不断改变着自己的主张。因为每个人都知道,离开欧盟将意味着失去活力。英国所遭受的困难将很大程度上说服民众不要支持脱欧。

中国新闻周刊:你提到英国脱欧将给欧洲乃至世界带来非常复杂的影响,能谈谈你对未来数年内世界局势的预判吗?

莱塔:英国脱欧最大的困难将是,处理这场英国和欧盟的“离婚”会消耗大量的精力。此外,对于英国来说,孤立将是非常糟糕的想法。因为英国只有6000多万人口,仅相当于中国一个省的人口。

当今世界将继续朝着经济一体化和全球化方向发展,欧盟国家必须团结在一起。否则,他们将会被边缘化。

我们需要意识到,全球化的成功,并不是由某人在幕后推动,而是因为技术的发展,这才是全球化真正的发动机,而且技术的进步不会停止。

同时,我们确实需要管控好全球化带来的社会问题,帮助那些弱者,免于遭受全球化带来的冲击。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